杨洁勉:疫情下国际格局和世界秩序变化趋势分析
2020年11月09日  |  来源:俄罗斯研究2020年第5期  |  阅读量:6895

三、全球秩序的过渡和发展

国际格局的重要变化是同世界秩序联动发展和互为因果的,世界秩序经过疫情冲击后需要进行调整、补充、更新和创新,方能维持和保障疫后全球事务和国际关系的正常运作。

(一)疫后世界秩序的重点议题

疫后世界秩序建设是21世纪以来世界秩序建设的延续和发展,其阶段性重点议题是因疫情而突显的全球性挑战,相对集中在全球意识和国际合作方面。

共赢经济议题。新冠肺炎疫情使世界经济陷入危机,主要大国经济受到巨大影响,因而尽早恢复经济和增加经济动力成为迫切的首要任务。但是,各国相应出台的应对政策,因缺乏磋商和协调,不仅没有产生预期的效果,反而还往往相互抵消和冲突。因此,全球范围内经济战略磋商和经济政策协调是极其重要的一步,也是建设世界经济秩序的前提。2020年3月的二十国集团特别会议因为美国的阻挠而没有发挥应有的作用,第二次特别会议也没有开成。现已决定2020年二十国集团领导人年度峰会将于11月21日-22 日以视频方式举行,其效果如何还有待进一步观察。

综合安全议题。国际社会在回顾欧洲黑死病和"西班牙流感"、特别是近20年来流行病的基础上,重新认识了以公共卫生为代表的非传统安全威胁,并在全世界综合安全的高度上讨论建设全球安全秩序的问题。一方面,非传统安全威胁往往具有全球性、分散性、不可预知性,因而需要予以综合应对。另一方面,国际社会需要继续加强应对传统安全威胁,努力缓和世界主要大国相互敌对的军事安全战略,增加裁军和军控的国际合作,维护已有全球安全秩序的严肃性,加强危机管理等。最后,还要努力应对由传统安全和非传统安全相互作用而产生的混合安全威胁,这是当前和未来重要的新安全威胁。

共处文化议题。文化是国际关系的常量,在全球化和现代化进程中的作用越来越重要。冷战结束后,东西方的意识形态角力逐步转为东西方文化斗争,世界文化秩序成为重点和难点。疫后世界多样文化共处的主要议题有∶

一是美西方以文化优势弥补经济优势的不足。加拿大著名学者罗伯特W·考克斯有句名言∶"国际关系学的制度建设和理论发展,是以盎格鲁国家为主的核心国家根据其历史观为自己而设计的。"二是非西方文化的发展势头更加强劲,东方文化成为东亚抗疫成功的重要原因。美国马里兰大学心理学教授米歇尔·盖尔范德就提出,冠状病毒疫情发展轨迹受到文化的影响,以东亚国家为代表的"严密文化型社会"展示出更强的有效性。三是多样文化共处和世界秩序共建具有内在逻辑关系。多样文化共处是共建世界新秩序和完善全球治理体系的重要实践路径。2019年5月,习近平主席在亚洲文明对话大会开幕式上就发出深化文明交流互鉴的倡议,是中国推动共建世界秩序的鲜明体现。

(二)新秩序的机制规则保障

国际机制和规范规则决定利益的分配和保障秩序的运行,需要根据条件环境的变化而变化。当前的一些国际机制和规范规则,在抗疫中因严重落后于形势发展而难以发挥应有和有效的作用,加重和加深了世界的"失序"和"无序"困境。

发挥现有机制的作用。国际多边机制和规范规则的制定需要复杂纷繁的磋商和长时间的磨合,因此最好的选择是充分发挥现有机制、规范、规则等的作用。习近平主席2020年9月23日以视频方式会见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时就指出,"疫情也放大了全球治理体系中不适应、不匹配的问题。各方应该思考如何加以完善,而不是推倒重来,另搞一套。"为此,一是发挥联合国及其系统的核心和权威作用。联合国安理会、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世界贸易组织和世界卫生组织等,在全球事务和专业领域中维护和保障着世界秩序的公平性和有效性。二是发挥非组织性的机制作用,维护二十国集团世界经济合作主要平台的地位,尊重其倡导的规范规则,加强其协调和指导的独特作用。三是重视区域组织在区域秩序中的特殊和补充作用,欧盟、东盟、非盟等区域组织可以发挥更加有效的抗疫功能,并且促进疫后经济和社会的正常运作。

机制规范的调整创新。新冠肺炎疫情和世界严重失序,要求国际社会加快对国际机制、规范、规则进行与时俱进的调整和创新。在当前一段时间里,最为迫切和重要的任务是补齐短板,加快在新疆域、高科技、公共卫生等方面的建章立制步伐,以国际机制、规范、规则等整合全球力量,打赢一场抗疫的总体战和持久战。为此,国际社会应共同参与联合国及其专门机构的改革进程,不断完善全球卫生治理体制机制。更长远地看,国际社会还需要加大决定方向、制定原则、形成共识等工作的力度,为世界新秩序提供更加坚实的思想理论基础。

多边主义和共商共建。开展国际合作、践行多边主义,是世界有效应对新冠疫情等全球性危机的唯一途径。习近平主席在第七十五届联大一般性辩论发言时强调指出∶"全球治理应该秉持共商共建共享原则,推动各国权利平等、机会平等、规则平等,使全球治理体系符合变化了的世界政治经济,满足应对全球性挑战的现实需要,顺应和平发展合作共赢的历史趋势。"在建设新的国际机制、规范和规则中,一定要遵循公平正义的原则,特别要尊重广大发展中国家的愿望和权益。为此,国际社会需要在共商的基础上达成共识,在共识的基础上进行体制机制建设,并且要求世界各国共同遵守和相互合作。

坚定信心和排除干扰。在世界秩序尚不完善并有失公正的现实条件下,维护和落实国际机制、规范、规则,是一项任重道远的长期任务。其一,坚定历史进步的信念。在当前困难挑战众生时,"不畏浮云遮望眼",坚信国际公平正义最终必然胜利,并在此基础上集结一切力量维护和落实相关的机制、规范、规则。其二,坚决反对霸权主义思想行径。当前,主要反对美国的霸权主义思想和霸凌行径,坚决维护国际机制、规范、规则的普遍性和权威性。其三,坚持多边主义。在当前形势下,坚持多边主义能够起到集思广益和积聚力量的作用,调动国际社会的一切积极因素,加大世界新秩序的建设力度和速度。

(三)新秩序建设的划时代意义

当前与近代以来的世界秩序建设的一大区别,是西方或霸权大国不再能垄断世界秩序的议题、机制、规范、规则和权益分配等,非西方力量正在成为世界新秩序的建设者之一。

历史发展进步。纵观近代、现代和当代的世界秩序,基本上都是在大规模战争后由主要大国主导决定,并体现在体制机制、规则规范等方面的权利分配。其中唯一可以称为例外的,是冷战后的世界秩序建设是在总体和平环境下进行的,可是由美国主导的这一进程最终成为"烂尾工程"。但是,非西方和西方力量共同建设世界秩序是个史无前例的世纪工程,非西方力量还需要经过相当长时间的努力,才能实现国际力量对比的基本平衡,基本实现非西方和西方之间的真正平等。这是个历史进程,它可以加快但决不能缺失。

理念认知提升。在相同的国际大背景下,不同行为体对世界秩序的认知并不完全一致,有的甚至完全相反,反映了国际社会在此重大问题上达成共识的难度。中国的世界秩序观具有强烈的目标驱动意识,欧洲的世界秩序观希望保有其现存优势,美国的世界秩序观还是唯我独尊,广大中小国家对世界秩序的认知还很难超越本身的局限。因此,国际社会关于世界新秩序的聚焦点,应该是未来三五十年世界秩序的目标和使命。

1 2 3 4 5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