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洁勉:疫情下国际格局和世界秩序变化趋势分析
2020年11月09日  |  来源:俄罗斯研究2020年第5期  |  阅读量:6897

疫后选择的主要考量。在权宜应对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之后,国际社会将会对世界主要议题进行更加深远的反思和前瞻,在需要和可能之间界定主要议题、相应战略和配套机制。就主要议题而言,更加突出的是要应对传统安全和非传统安全的混合叠加问题。这些议题不仅有类似新冠肺炎疫情的大规模流行疾病,而且还有注入了高新科技因素的新型安全挑战。就相应战略而言,国际社会和主要大国需要进行更加立体综合的思考,不断超越寻敌导向的同盟体系,抛弃非赢即输的零和博弈,增强合作共赢的战略途径。就配套机制而言,国际社会在疫后要在需要和可能中实现综合平衡,加快对现有机制的改造和对新型机制的创造,通过机制作用达到调动世界整体力量和智慧的目标。

(二)大国责任的新要求

新冠肺炎疫情成为当前国际关系的重要变量,严重冲击了原有的国际格局和世界秩序,提出了许多新的挑战。国际社会的各种行为体面临有效处理矛盾和重新调整关系的新任务,力求在应对疫情中求得新的平衡。

1.国家根本责任的新诠释

新冠肺炎疫情表明,国家的作用在全球化时代不仅不会消失,而且在特殊情况下还会得到加强。俄罗斯"瓦尔代"国际辩论俱乐部的报告指出,无论是国际组织、跨国公司或其他各类非国家行为体都无法独立应对全球性危机,民众仍寄希望于国家履行其使命,提供安全和福祉保障。国家保护公民生命健康的职责在大疫袭击之下有了更新和更深的意义。

紧急施政的权力和界限。在政府代表国家进行"封国"和"封城"重大决策问题上,不同政治制度都面临决断的困难。2020年1月25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专门召开会议研究防控新型冠状肺炎疫情的相关工作,提出"内防扩散、外防输出,对所有患者进行集中隔离救治,对所有密切接触人员采取居家医学管理,对进出武汉人员实行严格管控,坚决防止疫情扩散"等措施。美国迟至3月13日才宣布进入"国家紧急状态",并在4月16日宣布分阶段重启经济。日本暴发疫情较早,但因东京奥运会而首鼠两端,时任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拖到4月7日才宣布在东京等7个都府县开始实施为期一个月的"紧急状态"。英国也是重灾区,首相约翰逊也因罹病入院抢救,英国政府在伦敦"封城"问题上比较坚决。

生命健康和经济的平衡。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预测,受新冠疫情影响,世界正面临着自20世纪30年代以来最严重的全球性衰退。国际货币基金组织2020年6月预测,2020年全球经济将萎缩4.9%,其中发达经济体下跌8.0%,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下跌3%。世界银行发布的《全球经济展望》则认为,全球经济将萎缩5.2%,成为二战以来最严重的衰退。新冠肺炎疫情迫使许多大国的经济活动停摆,有关政府陷入两难境地。中国坚持把生命健康放在首位,但在疫情得到基本控制后,就提出"双保"。美国是重灾区,特朗普总统在大选期间把政治和经济考虑放在第一位,以致疫情在不少州内发生反复,最终还是影响到经济生活和经济利益,其本人也被确诊感染新冠肺炎病毒。

人民生命和国家安全的平衡。新冠肺炎疫情再次凸显了大国维护国家安全新的内涵。在新形势下,传统安全和非传统安全相互交织并混为一体,既包括本国领土范围内的生命和财产安全,也延伸到本国领土范围之外。一个国家不仅需要维护本国的安全,而且还要加强国际的经济、政治、卫生等合作。国际安全合作需要国际组织机制的保障和国际法的规范,世界主要大国在这些方面负有特殊的责任,也需要共同落实原有的和新的国际责任。

2.国家内外责任的再平衡

此次新冠肺炎疫情对原先存在的民族主义和民粹主义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许多大国以承担国内抗疫责任而推卸国际责任,增加了全球秩序和全球治理的困难。

主要大国的再平衡。在内外责任平衡方面,中国和美国恰成明显的对照。习近平主席强调,中方秉持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愿向其他国家提供力所能及的援助,为世界经济稳定做出贡献。美国则不仅奉行"美国第一",而且还大肆攻击世界卫生组织,阻挠国际合作抗疫,这种做法遭到了世界绝大多数国家的谴责。俄罗斯外交部发言人扎哈罗娃提出,美国退出世界卫生组织的举动是非建设性的,俄罗斯反对将国际卫生领域的合作政治化。欧洲大国纷纷表态支持世卫组织,法国、德国因不满美国在宣布退出世卫组织后仍试图主导有关谈判,甚至退出了七国集团有关世卫组织改革的谈判。

区域机制的再平衡。欧盟在战后区域一体化方面较为成功,但在英国脱欧后又面临疫情的冲击。欧盟和一些欧洲大国在突如其来的疫情面前,急于自保而放弃欧盟义务,出现了截留医用设备和关闭边境的现象。意大利等国严重不满欧盟在疫情中的救助不力。2020年7月21日,在历经长达五天的特别峰会之后,欧盟领导人终于达成了疫情后刺激经济的协议。根据协议,欧盟将提供7500亿欧元的援助金和低息贷款来应对新冠疫情的影响,其中3900亿欧元作为援助金,而剩余的2600亿欧元将作为低息贷款。与之相比,上海合作组织、中日韩三边合作机制、中国-中东欧合作机制等多边机制针对疫情迅速展开沟通协调,促进成员国合作抗疫。例如,上合组织在5 月初就提出在新冠肺炎疫情形势下秉持"上海精神",相互有效支持、相互协助,以及加强实验室能力建设、提高专业人员技能水平、开展联合科研、推动疫苗研发和有效治疗方法等在内的一揽子行动计划。

领域机制的再平衡。进入 21世纪以来,大国在领域机制建设上成败参半。大国在联合国千年发展目标和2030年发展议程上以及巴黎气候变化条约方面达成基本共识,但在国际反恐机制、军控裁军和核导问题等机制建设方面,却止步不前甚至倒退。在当前新冠肺炎疫情中,以世卫组织为代表的公共卫生机制受到美国的极大破坏,就是二十国集团也受到七国集团的严重挑战。

3.国际社会责任的再平衡

大国未能协调进行国际合作抗疫的问题,再次凸显了全球治理的缺失和国际体系的矛盾。因此,在新形势下,大国需要重新认识对国际社会各自和共同的责任问题。

抗疫中的国际再平衡。在新冠肺炎疫情有可能长期化和继续蔓延的形势下,大国需要加强协调,要从临时性的双边和多边协调朝着经常性和机制性方向发展,防止世卫组织"瘫痪"。与此同时,大国在国际合作抗疫中还要承担特殊的责任,在疫中和疫后的经济社会重建问题上也要体现担当。中国已经明确表态,疫苗研发完成并投入使用后将作为全球公共产品,优先向发展中国家提供,还承诺两年提供20亿美元的国际援助,通过深化国际合作,助力各国经济社会恢复发展。

高低政治的再平衡。大国要努力防止将低政治的非传统安全威胁高政治化。疫情防控和气候变化、环境保护、抗震救灾、缉私缉毒等属于低政治的非传统安全威胁,但是,美国等一些国家蓄意将疫情防控"高政治化"。特朗普政府一再把新冠肺炎病毒称为"中国病毒",不断声称中国要为疫情传播负责,还要追究中国的经济责任。一些西方国家以抗疫为名,要求中国免除穷国的债务负担,并乘机攻击"一带一路"具有地缘政治目的。

再平衡的理论挑战。当前,西方利用其掌握着的主要理论和话语权,常常在大国国际责任问题上抛出似是而非的"原则",在西方的语境下达到混淆视听的目的。首先,国际社会亟须对现有的大国国际责任理论进行盘点,重点批判过时和反动的理论。其次,发展中大国要在国际责任上勇于探索和敢于立新,用代表时代潮流和发展方向的理论和话语去削弱和替代西方的霸权。最后,东方和西方、南方和北方要共同创建国际责任的理论和话语。世界的现实是,各种主要力量将长期并存,各方的理论和话语都不可能取得独占地位,因此,谋求最大公约数才是切实可行的。

(三)疫情对大国关系的冲击和影响

自 2020年初起,新冠肺炎疫情肆虐全球,催化了大国关系新一轮的互动,赋予国际格局和世界秩序变化以新的内容和形式。

1.美国的盟国体系遭受严重冲击

在此次生命攸关的新冠肺炎疫情中,美国的许多盟国友邦不再听从盟主的发号施令。例如,七国集团外长会议拒绝了美国对中国的"污名"和"甩锅"。又如,法国和德国的领导人重申国际合作和共同抗击疫情。究其根本原因,还是旧有的盟国体系已经无法应对当前世界的许多挑战,凝聚盟国的基础正在发生重大动摇。但需要指出的是,美国和欧洲的同盟关系没有改变,美欧在中国问题上的一致性要远远大于差异性。正如郑永年指出的那样∶"尽管欧洲国家需要中国的援助,但各国对中国援助所能产生的地缘政治影响,也保持着高度的警惕。"

2.现有国际组织和机制应对乏力

面对新冠肺炎疫情的突然爆发、全球蔓延和长期存在的严峻形势,世界卫生组织、二十国集团、联合国安理会等或受到某些大国的干扰,或反应迟钝,或苦无良策。例如,美国以世卫组织偏袒中国和应对疫情不力为由停止付费和最终退出,世卫组织由此而无法发挥其应有的功能和职责。早在2020年5月,联合国安理会除美国外的14个成员有意促使全球范围内全面停火以便人道主义救援工作能够顺利展开,但直到7月1日才一致通过2532 号决议。

1 2 3 4 5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