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鲁郑:美国有个著名八卦:凡在末位是零的年份当选总统,都会……
2020年11月09日  |  来源:观察者网  |  阅读量:2861

扣人心弦、跌宕起伏而又丑陋无比的美国大选,终于历经漫长的计票过程而降下帷幕。历史上年龄最大的候选人、民主党的拜登笑到最后。

处于空前困境的西方早就把拜登胜选当作扭转乾坤的关键。无论是恢复世界秩序、自由贸易、气候保护、推动全球化还是面对中国崛起的竞争等等,都期待美国重新扮演领导者角色。对中国而言,无论谁当选,都要慎重考虑中美关系以及可能对自身发展崛起的影响,特朗普连任更多的是战术层面考虑,但拜登当选也不会是多么巨大的挑战,都是危机并存。

相对特朗普的执政风格,拜登的对华政策,或有两个最大变化:第一会重拾价值观牌;第二,会重打盟友牌。

拜登在胜选前就承诺,将在当选后的最初数月召开全球“民主峰会”,他的政府不会像特朗普当局一样敌视欧洲意识形态。且不说在全球疫情如此严重的情况下,这个“民主峰会”是否能开的起来,是否还有“民主自信”,但也显示了拜登重拾“价值观牌”的立场。

应该说2016年以前,“价值观牌”还是一个应对中国的比较有效的武器。但是经过英国脱欧、特朗普四年执政和新冠疫情的打击,这张牌基本上已经废了。中国社会各界已经树立了坚实的制度自信。即便自由派群体也难以再用这张牌产生影响力,甚至这张牌会对他们的公信力造成巨大伤害,比如他们还敢主张欧美的今天就是中国的明天吗?

至于价值观牌里面的人权议题,在我看来效果也有限。比如马克龙在9月8日回应议员要求时曾批评中国的新疆政策,结果一个月以后,一位历史老师就因为涉及伊斯兰教先知的漫画而被报复杀害。马克龙对此事的处理和表态引发全球穆斯林国家的抗议,本国国内更是袭击不断。由于西方国家纷纷站在法国一边,这位历史老师的举动、法国的举动正是把整个西方和伊斯兰世界拖进一场对抗中。这时候,美国和欧盟还有什么资格再打人权牌?如果西方打着保护穆斯林的旗号向中国施压,只怕不但没有效果,还反而会引发自己国内民众的反对。

至于盟友牌,我在《拜登赢了,欧洲也不会跟着美国跑》一文就分析过,欧洲本身就有很大的独立性,它的利益和美国也不完全重合,而且政策经常过山车般变化的美国也实在靠不住,所以对于欧盟来说如何利用中美竞争谋取自己的最大利益才是最重要的战略谋划。

当然,在某些领域盟友牌还是有用的。比如在经济领域,贸易逆差、中国市场开放、国有企业补贴、知识产权保护、技术转让等议题。这里面有不少本身也符合中国自身发展的需要,比如知识产权保护,中国现在也是知识产权大国,也需要强调保护。更主要的是,经济领域更便于谈判妥协,只要不打贸易战,双方都是赢家,这和主权问题不同。

至于地缘政治,如东海、南海、台海等,欧洲现在还是有心无力。因为欧洲目前最大的挑战是遏制疫情、恢复经济。国际事务并非首位,更何况还需要经济强势复苏的中国支持。

不过从拜登个人的政治理念和从政经历来看,中国虽然被美国视为最大的竞争对手,但双方仍然有着巨大的合作空间。

拜登是自由贸易和全球化的信徒。他执政后,大概率会改变或取消特朗普在全球多地发起的贸易战。正如他在竞选时指出的,贸易战只是伤害了美国消费者,多数关税都被转移到消费者身上。虽然从中国的进口减少了,但美国的贸易逆差却继续迅速上涨,因为其他地方填补了中国的空白或是其中一部分成了转口贸易,工作岗位和产业也没有回流到美国。

此外,要想全球化,就不能脱钩,特别和中国,更是不可能。所以拜登即使不会马上取消对中国的各种限制,但也不会再度升级,并试图通过谈判来获得中国的某些让步,之后再逐步取消。

我个人判断是,华为的处境会有较大改善。一是拜登可以给予更多企业出口许可,变相废除特朗普的科技战。中国每年进口3000亿美元的芯片,占全球市场的三成多,且增速也是全球最快的。这样大的市场如果放弃了,会严重影响到美国自身的发展。虽然美国的供给无可替代,但中国这个市场也同样是无可替代:欧洲发达国家有自己的技术,比中国落后的国家不需要这样先进的产品。

第二,这不仅是拜登个人的信仰,也是民主党支持者的理念。哪怕是为了对自己的选民负责,他也要改变特朗普的做法。而且这次选举,华尔街金融巨头们一反常态的大量捐款支持拜登。这固然是不满特朗普变幻莫测的执政,也是希望通过捐款能一定程度影响拜登的决策。资本是最支持全球化的,可以说拜登、他的选民以及华尔街资本都罕见地结成统一战线,要逆转特朗普时代。

第三,拜登主张国际合作来应对共同挑战。比如气候变化、核扩散、新冠疫情、反恐等等,而这些议题离开中国是不可能的。所以美国必然要在这些领域和中国合作。既然需要中国的合作,中国就有了和美国讨价还价的筹码。这不像特朗普,谁都不管不顾,就是单打独斗,甚至让中国难以找到影响他的抓手。

第四,从国际关系上来讲,拜登一向把俄罗斯视为敌人,中国不过是最大的竞争对手,他在竞选时也是这样区分中国和俄罗斯的。他表示 :“如果这个国家是我的威胁或是敌人,我不会允许我的关键技术出口到那个国家。这会对供应链、军事合作等方面造成连锁效应。相对的,如果你把中国当成竞争对手,就可能有沟通空间,甚至可能共创双赢局面。这是截然不同的情况”。

拜登的立场,可能和如下事件有关:一是当年俄罗斯吞并克里米亚,就是他参与应对和进行制裁的。二是2016年大选,情报部门的结论是俄罗斯的干预改变了大选结果,导致民主党希拉里功败垂成。这对民主党来说可谓苦大仇深。干预内政本就突破了美国的底线,再加上俄罗斯不仅收留了斯诺登,还出兵叙利亚,直接站到和美国对抗的第一线。

所以拜登执政以后,很有可能会将相当大的精力放到俄罗斯身上。而俄罗斯除了更紧密地站在中国一边,也没有多少选择。

1 2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