倪世雄 基辛格:秘密推动才促成中美建交,公开讨论只有无尽的争吵
2020年10月31日  |  来源:观察者网  |  阅读量:3989

问题9:请您从一个普通美国人的角度来分析一下美国人如何看待中国的高速发展,并且对于两国未来有什么样的展望?

基辛格:我1971年第一次来中国的时候,和现在完全不同。路上也没什么车,没有那么现代化的设施,当然也不会有塞车。对于全球而言,中国在这40多年的发展都是难以置信的奇迹。经济的发展在起初相对比较简单,但是随着更深层次的发展,各种复杂的问题和矛盾就会暴露出来。美国在这些年中发展相对没有这么快,那是因为我们发展的基点本来就高,那么百分比肯定就会小。但是我们的创新产业蒸蒸日上,互联网可以说就是美国自己发明出来的,所以美国依然在许多方面有着自己无可比拟的优势。“美国正在衰落,中国迅速崛起”这样的认识是错误的。中美两国都在崛起,只是崛起的方面有所不同而已。中美都需要长远的眼光,而不能像欧洲那样目光短浅,只考虑一些自身的小问题。在冷战时期,苏联在军事上有优势,当时的核弹数量有约15000枚,现在俄罗斯的核弹数量大约1500枚左右,但是经济却明显优于当时的苏联。所以何为增长?我们都需要更加深入的认识。

坦率说,我自己对中美关系的看法受到一战的影响,那时欧洲各国为了一件不是特别重要的事情就开战,战争结束后,他们都比以前的情况更糟了,而欧洲也失去了优越的地位。如果美中出现冲突,也会有类似的结果。这就是我的新现实主义外交。双方之间的骂战很容易,但两国要更好地合作。我们不要追求这样的局面:中国超过我们了,美国就要去打压;美国超过我们了,中国就要去打压。这对我们两国今后的100年都重要。

问题10:有两个比较轻松的问题,第一个,是您的姓叫“Kissinger”,听上去很浪漫,所以您是不是年轻时在女生中间十分受欢迎?第二个问题是你今天来到中国,我们学生们不像几十年前可能都是端着纸笔来听您的问答,而是拿着手机、iPad对着您。那么对于我们这代的中国学生,您有什么看法,又有什么希望呢?

基辛格:关于第一个问题,那要从我年轻的时候说起了。先说我大概是10到15岁的时候吧,那时候也不懂“约会”的概念,感觉生活的世界和现在完全是两个。之后,等我出了名,那自然就在女生中间比较受欢迎了,我自己追女孩子也没遇上什么特别的困难。要说两代学生之间的差别,那么可以说是一代读纸质书本汲取知识的人和一代通过互联网搜索信息的人之间的区别。以前读书,由于各种内容不可能都记住,所以要将书本内容进行细分,把一些重要概念进行记录和记忆。而现在有了因特网,大家都可以随时在网上就某个问题找一个具体的答案,所做的信息收集都是个人性质和碎片化的。所以以前的学生的知识结构是概念化的,而现在的学生的会是碎片式的。现在的学生可以从网上获得更多能够查阅得到的知识,但是对于一个问题的分析与理解,可能也只是从现象上进行了表面粗浅的解读,而没有能够像以前那些明晰概念的学生那样,从本质上更加深入地来进行分析。我的孙女今天也和我一起来了,她对我说,她在Facebook社交网站上有好几百的好友,这对我而言是一个完全无法理解的概念。而且我疑惑,如果有这么多的朋友每天在网上,通过社交网站与你互动,那么你哪里还有时间去做别的事?当然,我并不是批评现在的年轻人频繁使用社交网站,这就像我们必须接受互联网成为我们当今生活一部分的现实一样。我曾经和欧洲的一位领导人交谈过,我问他对于大众舆论是什么看法,他对我说,他对大众舆论没有什么概念,他认为大众需要的并不是一个个深刻的结论、结果,大众需要的只是表面的刺激,一个个事件作为焦点,那就足够了。

(倪世雄,复旦大学教授,美国研究中心主任。)

1 2 3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