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玉军 周楚人:普京的“孩子们”⑮|纳瓦利内:高调反腐的反对派领导人
2020年10月19日  |  来源:澎湃新闻  |  阅读量:5170

基洛夫案与伊夫·罗彻案至此暂时告一段落。但2019年11月纳瓦利内直接将矛头指向了俄罗斯总统。他宣布反腐败基金会对俄罗斯总统普京提起诉讼。纳瓦利内认为,作为《俄罗斯联邦宪法》的保证人,俄罗斯总统无所作为,不采取任何行动或措施去制止强力机构对宪法权利的系统性破坏,这是在逃避宪法保证人的职责。莫斯科特维尔法院拒绝接受行政诉讼,法院认为,纳瓦利内的起诉违反了俄罗斯联邦三权分立的基本原则,即不能在行政诉讼的框架内对俄罗斯总统提出诉求。

中毒

2020年8月20日,纳瓦利内在从托木斯克飞往莫斯科的飞行中突发中毒症状陷入昏迷。飞机紧急降落在鄂木斯克,纳瓦利内被带到医院接受重症监护。根据检查结果,鄂木斯克医生指出是代谢异常导致患者血糖急剧下降,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尚不清楚,但纳瓦利内的血液和尿液中未发现任何毒药。

纳瓦利内的妻子后来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医生们最初准备分享有关信息,但后来又声称毒理检测被推迟了。她认为,这“显然是在拖延时间,没有公开他们所知道的实情”。克里姆林宫新闻发言人佩斯科夫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俄罗斯最好的医生参与了纳瓦利内的救治工作,他与俄罗斯的其他公民一样,希望纳瓦利内早日康复。

纳瓦利内被转运至柏林的医院

8月21日,德国非政府组织“和平影院”(Cinema for Peace) 的一架医疗飞机从德国出发前往鄂木斯克,将纳瓦利内接到了柏林。22日上午,纳瓦利内以德国总理默克尔的“客人”身份被带到柏林的夏利特医院接受进一步的治疗。24日,夏利特医院发表声明,确认纳瓦利内中毒,在纳瓦利内体内发现一种乙酰胆碱酯酶抑制剂。28日,医生指出“症状有所改善”。尽管纳瓦利内彼时的病情仍然很严重,但已经脱离生命危险。纳瓦利内的新闻秘书基拉·亚米什在接受“莫斯科回声”采访时表示,纳瓦利内的症状是中毒造成。

9月2日,德国政府发言人声称检测结果表明纳瓦利内被诺维乔克(Novichok)神经毒剂毒害,纳瓦利内的团队在其登机前住过的托木斯克酒店房间进行搜查,声称在茶水杯中发现了苏联军方研制的诺维乔克(Novichok)神经毒剂。次日,俄罗斯总统新闻发言人否认毒害纳瓦尔尼,警告其他国家不要草率下结论。然而德国政府9月14日再次宣布,法国与瑞典实验室的检测表明,纳瓦利内确系神经毒剂诺维乔克中毒。

10月8日,纳瓦利内在个人网站上留言,尖锐质疑:“如果不是刑事案件,那我的衣服在哪里?为什么我不能从鄂木斯克医院得到我自己的医疗文件?为什么警察跑到医院大喊‘你只能穿着化学防护服接近他’?”他确认这是一场谋杀,但部分俄罗斯官员称其“自导自演”是地狱般的污蔑。

经过32天治疗后,9月22日,纳瓦利内已经出院,目前情况良好。虽然不知道能恢复到什么程度,是否会留下严重的后遗症,但纳瓦利内本人仍打算回到俄罗斯继续工作。

纳瓦利内中毒事件在俄罗斯及欧洲引起了轩然大波,虽然俄罗斯官方极力否认与这起中毒事件相关。但是在禁止化学武器组织证实此案涉及诺维乔克(Novichok)神经毒剂后,德国表示不排除以暂缓“北溪-2”天然气管道项目来制裁俄罗斯的可能。德国外长和法国外长在10月12日出席欧盟外长会议时督促欧盟考虑对制俄开展新一轮制裁。

10月14日,欧盟常驻代表团同意对俄罗斯实施制裁,具体制裁名单尚未公布,但有消息透露针对的是“因官方职务而被视为应对这一罪行和违反国际法行为负责的”个人以及一个“参与诺维乔克(Novichok)神经毒剂研发的”机构。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第一时间回应,欧盟在此次事件中表现欠妥,俄罗斯会对欧盟的制裁进行反制,不排除停止俄欧对话的可能。

在白俄罗斯问题尘埃未定的情况下,纳瓦利内中毒事件又再起波澜,吉尔吉斯政局横生变数,纳卡地区战火重燃,这不可避免使得欧亚地区的发展前景变得愈加扑朔迷离。最终纳瓦利内中毒事件会怎样收场?此次事件会对俄欧关系造成怎样的影响?这位号称俄罗斯最有威望的反对派领导人、《外交》杂志评出的全球百名思想家之一在2024年之后又会在俄罗斯政治生活中占据怎样的位置?这一切,让我们拭目以待。

(冯玉军,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副院长、教授,复旦大学一带一路研究院战略与国际安全研究所研究员;周楚人,复旦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硕士研究生。)

1 2 3 4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