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胜利 侯聪睿:地区安全秩序重塑与日澳安全合作
2020年09月15日  |  来源:《亚太安全与海洋研究》录用定稿  |  阅读量:5819

2. 日澳安全合作有助于双方突破美国亚太联盟体系的局限

美国亚太联盟体系主要以双边联盟为框架,美国盟国之间的安全合作受限。日澳加强安全合作在某种程度上也是突破美国亚太联盟体系。日澳两国利用“亚太地区国家”与“美国盟国”的双重身份,尝试将美国亚太联盟体系与其他双多边安全机制进行对接,并在这一过程中探索构建有利于自身的地区安全秩序。作为亚太联盟体系的“北锚”与“南锚”,日澳安全合作的加强有助于推进亚太联盟的网络化转型。

3. 日澳安全合作也是应对美国实力衰弱的未雨绸缪

虽然美国亚太联盟体系依旧是重要的亚太地区安全机制,并发挥着极为重要的作用,但面对美国在亚太地区影响的相对下降和美国对盟国的战略诉求增加,日澳安全合作也是双方对美国在亚太地区安全主导权衰弱的应对。鉴于美国战略收缩以及向盟国卸责,日澳两国对于与美国联盟关系的依赖性会有所下降。日澳安全合作,既不会被美国视为对地区秩序的挑战,还会因增强美国亚太联盟体系的地区影响力而得到美国的支持。即便未来美国对日澳两国的安全承诺以及对亚太地区的资源投入力度下降,日澳可以通过双边安全合作的增强而未雨绸缪。

4. 日澳安全合作会影响地区安全走向

尽管日澳两国并非影响亚太或印太地区安全合作的最为重要国家,但日澳安全合作加强却会撬动地区安全的走向,影响印太战略的走势。(1)双方都在与美国的联盟关系之外寻求安全合作,将会推动美国亚太联盟网络化转型,使得亚太联盟体系对于地区安全的辐射增强。(2)日澳两国都主张构建相对包容的地区安全秩序,从而突破联盟体系的束缚。受此影响,亚太地区安全合作可能出现与亚太联盟体系镶套的多边安全合作制度。(3)日澳安全合作增强对中国周边安全的影响不容忽视。日澳对中国的海洋维权行为曾多次指责并携手阻扰,日澳的做法损害了中国的利益,也加剧亚太地区安全的复杂性。

(二)日澳安全合作的限制

日澳安全合作虽然有所加强,但其可持续性面临限制,特别是美国的态度对日澳安全合作具有重要影响,中国也是日澳地区安全秩序重塑的重要影响因素。除了这些外部因素,日澳双方之间对于地区安全的分歧,也会影响双边安全合作的限度。

1. 两国合作会受到美国因素的影响

作为美国的盟国,日澳两国在安全上对美国都具有较强的依赖性,两国安全合作的内容和方向需要配合美国的战略选择。如果没有美国的支持,日澳有关地区安全秩序的任何构想的实现都比较困难。但美国会在多大限度内允许盟国自主开展安全合作,也存在不确定性。在战略收缩的背景下,美国乐见自己的盟国开展合作,减少自身的战略资源投入和战略压力,以低成本的方式维持联盟关系并延续美国在亚太地区的安全影响。不过,盟国之间越来越多地直接开展合作,也会冲击美国在联盟体系中的领导地位,这也意味着美国对日澳安全合作的支持有限。

2. 日澳安全合作难免不受中国因素影响

尽管日澳两国在对华安全威胁认知方面存在共识,但也不乏分歧。两国与中国的利益关系差异,导致其对华政策并不完全契合。澳大利亚与中国并不存在核心利益冲突,对中国的制衡意愿也比日本要弱,中澳关系的恶化并不符合澳大利亚的利益。日澳对华分别采取了战略戒拒与战略调适的应对方式,实际上也凸显了两国对华战略的分歧。中国是亚太地区安全秩序重塑的重要力量,日澳安全合作如何处理好与中国的关系也非常重要。日本认识到中美战略竞争加剧,并选择强化美日同盟来应对中国崛起的不确定性,防范中国对地区安全秩序带来的改变。澳大利亚则认为中美关系是影响澳大利亚安全环境的关键因素之一,希望中美能建立合作关系,从而避免自己在中美之间选边站的困境。

3. 日澳在地区安全秩序构想上的差异也限制两国安全合作

日澳两国虽然在地区安全秩序构想上存在相似之处,但也不乏差异。日澳对自身在地区安全秩序中的角色定位不同:日本将自己定位于地区安全秩序的塑造者,并积极主动出台了多个外交政策,提升地区话语权;澳大利亚则受限于国家实力和影响力,更多扮演地区安全秩序倡议者和参与者的角色,通过联合其他各方力量来推动地区安全秩序重塑。这些分歧也使得日澳安全合作面临一些障碍。

五、结 语

日澳两国同为美国盟国,其安全合作的增强虽然与美国的推动不无关系,不过本文侧重从内部视角分析日澳两国合作的动力,关注两国安全合作的自主性。当前,随着美国地区影响力的相对衰弱和中国崛起,加之地区安全问题的复杂化,亚太地区安全秩序面临重塑。日澳两国对美国实力的相对衰弱和亚太联盟体系的局限性都有所考虑,积极参与地区安全秩序重塑可视为未雨绸缪,亦成为日澳近年来增强安全合作自主性的动力。日澳安全合作的增强不仅关乎双边关系的发展,也会对亚太联盟体系和地区安全合作不可避免地造成冲击,特别是对于印太战略的走势具有重要影响。

对中国而言,不应将美国亚太联盟体系视为铁板一块,仅从亚太联盟体系衍生物的角度理解日澳安全合作的动力,还要注意到两国安全合作的自主性。周边地区是中国的重要战略依托,周边地区安全秩序重塑对中国至关重要。面对地区安全秩序的重塑以及周边国家的复杂心态,中国也应更积极地推动多元包容的地区安全秩序构建,积极提升与日澳两国的双边关系,降低两国的对华安全威胁认知,防止中国在地区安全重塑中处于不利地位。

(凌胜利,外交学院国际安全研究中心主任、副教授;侯聪睿,外交学院国际安全研究中心科研助理。)

1 2 3 4 5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