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玉军:普京的“孩子们”⑭|富尔加尔:被逮捕的州长搅动俄罗斯政坛
2020年09月04日  |  来源:澎湃新闻  |  阅读量:5320

2019年3月,富尔加尔发布命令,除排名前三位的副州长外,禁止边疆区政府的所有公务员出差时用公款乘坐航班公务舱,仅允许乘坐经济舱。5月7日,他指示边疆区政府将各级官员的开支缩减15%。他表示,在边疆区居民收入缩水的情况下,行政机构占据豪华办公楼,官员们乘坐公务舱和豪车是不合适的。

2019年10月,富尔加尔宣布削减当时空缺的哈巴罗夫斯克边疆区副州长职位,表示裁减冗员可以更好地节省预算资金。

除裁减冗员和控制行政开支外,富尔加尔还努力降低边疆区政府债务规模。他宣布,边疆区政府计划到2025年将收入增加300亿-350亿卢布,将地方政府债务从2019年1月的491亿卢布减少到280亿-300亿卢布。自他上任后,边疆区政府“没有借新债,而旧债正在偿还”。

富尔加尔视察工作

2020年7月8日,富尔加尔在边疆区杜马发表年度工作报告。他指出:“在我到来之前,边疆区的政府债务占本地区收入的69.7%。通常,官方允许的预算赤字不超过预算收入的10%,而在我们这里预算赤字为14%-15%。这意味着,没有联邦财政部的签字,我们根本没钱做任何事情。在我上任后,实行了严格的紧缩制度,边疆区政府将本地区预算赤字从2018年的97亿卢布减少到2019年的32亿卢布。我们设法稳定了政府债务,将其降至占地区收入的66.3%,这在目前条件下是一项艰巨的任务。”

四是为边疆区居民解决燃眉之急。为解决边疆区北部地区交通基础设施落后、居民往来不便的困难,富尔加尔签署了一项命令,为生活在边疆区北部的居民每年提供4次机票优惠,儿童票价为3000卢布,成人票价为4500卢布。这一措施先在鄂霍次克试点,获得成功后普及到边疆区北部地区的所有居民。

当富尔加尔发现阿穆尔河畔共青城的学生餐因政府补贴无法兑现而不达标时,他严厉斥责当地官员“为了自己能够找到3.3亿,却不能为孩子们找到500万”。之后,他协调相关部门解决了550万卢布政府补贴。

当哈巴罗夫斯克建设局的市政公司从股东手里筹集了资金开发房地产,但工程却长期拖延而无法完成时,富尔加尔约谈公司领导并命令检察院介入调查。他在会议上说:“钱在城市里被盗,责任却转移到了州长身上。这种作法我无法接受。”

在边疆区政府工作报告中,他强调“我们从根本上改变了燃料的购买和供应系统,今天我们再也没有听到关于某处燃料不足或未交付的报道。我们制定了优质的医疗保健计划,城市里正在建造新的综合性医院、肿瘤医院、儿童医院、结核病医院、传染病医院和社区的全科诊所。”

富尔加尔的一系列措施给哈巴罗夫斯克边疆区政坛带来了一股清新之风,但同时也触碰了一些既得利益集团的“奶酪”从而引起了反弹。

2019年3月1日,哈巴罗夫斯克边疆区杜马通过了两项《边疆区章程》修正案,主旨在于限制州长的权力。第一项规定,州长对政府一些机构负责人的任命必须与杜马进行协商。第二项禁止州长对已经通过杜马二读的法案进行修正。同时从边疆区章程中去掉了关于通过单一制选区和政党比例制各选出18位议员的规定,调整为从单一制选区选出24位议员,按政党比例制选出12位议员。多家媒体分析认为,这一变化的实质是统一俄罗斯党希望在边疆区杜马中获得更多席位。

2019年9月8日,哈巴罗夫斯克边疆区举行新一届杜马选举,由12个政党比例制选区和24个单一制选区组成的选举系统正式运行。然而,结果并未如统一俄罗斯党所设想的那样对他们有利。自民党一举夺得边疆区杜马36个席位中的33个。此外,在阿穆尔河畔共青城第70号单一制选区的杜马代表补选中,自民党成员伊万·皮里亚耶夫胜出。这就意味着,自民党在边疆区杜马的36个席位中占据了压倒性的34席。这一结果引起了统一俄罗斯党的极大不满,统俄党认为,富尔加尔利用手中的行政资源帮助自民党在边疆区杜马选举中获得了完胜。但这种说法引起了边疆区民众对统一俄罗斯党的强烈义愤。

陷入政争

富尔加尔的执政风格和自民党在哈巴罗夫斯克边疆区政治影响的上升引起了其他政党、组织和人士的敌意。2019年初,针对富布加尔的一场政治围剿就静悄悄地开始了。

2019年2月6日,俄罗斯联邦政府副总理、总统驻远东联邦区全权代表尤里·特鲁特涅夫严厉批评阿穆尔河畔共青城社会经济发展长期综合计划的实施工作,指责当地用于建设和改建项目的4.26亿卢布拨款迟迟没有启用。4月18日,负责阿穆尔河畔共青城发展的哈巴罗夫斯克边疆区副州长米哈伊尔·潘科夫被解职,该职位本身也被裁撤。这也导致哈巴罗夫斯克边疆区向俄罗斯联邦预算退还了5.71亿卢布资金。

1 2 3 4 5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