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永亮:“一带一路”合作体系:基础框架与发展路径
2020年08月20日  |  来源:《当代世界》2020年第7期  |  阅读量:5029

经合组织能够形成较大国际影响力,主要得益于以下几点:一是聚焦重点领域。经合组织所有业务基本都围绕发展这一主题展开,一般不涉及政治、安全等问题。二是锻造核心竞争力。经合组织主要通过发布高水平研究报告提升在发展领域的话语权,强调专业性和知识性。三是注重对外推广。经合组织重视将各类规则标准向国际社会推广,并努力上升为国际通行标准。

第二,世界经济论坛(WEF)。1971年1月24日至2月7日,德国人克劳斯·施瓦布离开瑞士工业集团(Escher Wyss),在瑞士达沃斯组织召开首届欧洲管理研讨会,邀请了31个国家的450名顶尖公司高级管理者和50名专家学者参加。2月8日,欧洲管理论坛正式成立。施瓦布起初的构想是打造一个讨论企业管理方法的论坛,引导欧洲公司学习美式管理方法,提出并推广了“利益相关者”理念,倡导企业管理者综合考虑股东、客户、顾客、雇员、企业所在社区、当地政府等各相关者的利益和关切。之后受美元与黄金脱钩等事件影响,施瓦布将论坛主题从管理领域扩展到经济社会领域,开始关注全球经济走势等重大议题。自1979年起,论坛定期发布《全球竞争力报告》和其他领域研究报告,逐步发展成为一个知识生产中心。1987年,欧洲管理论坛更名为世界经济论坛。目前,世界经济论坛自我定位为一个致力于推动公私合作的国际组织,主要功能是汇聚政界、商界等重要领袖,共同制定全球、区域和行业议程。世界经济论坛认为其是唯一聚焦推动公共部门与私营部门合作的全球性组织,而且始终坚持公正性、全球性、全面性和前瞻性等理念,因此是独一无二的。

世界经济论坛能够形成重要国际影响力,主要源于以下几点:一是坚持聚焦主题。从初期的欧洲管理论坛到现在的世界经济论坛,尽管其讨论内容有所扩展,但基本聚焦于具有系统重要性的世界经济热点问题。二是塑造专业形象。世界经济论坛不但定期发布高质量研究报告,而且利用会议场合推出《增长的极限》等具有重要里程碑意义的研究报告,有效发挥了引领国际舆论风向的作用。三是强调客观包容,倡导严谨、系统、客观地认识世界,主动邀请各相关方分享观点,倡导国际社会成员携手合作,共同应对全球挑战。

“一带一路”合作体系发展方向前瞻

上述国际机制或平台在历史背景、功能定位、理念原则、性质特点等方面与“一带一路”有明显区别,但其机制平台发展经验对“一带一路”合作体系建设具有一定参考价值。

第一,突出先导性。“一带一路”建设必然会产生外部效应,“一带一路”合作体系也必然会产生重要国际影响。因此,“一带一路”合作体系需要主动走在世界发展前沿,发挥先导性作用。一是积极进行制度创新,探索搭建重大工程项目跨国管理体系,打造自由便利的国际投资规则,建设新型国际金融规则体系,推进科技金融、绿色金融、数字金融等新型金融产品规则制定等,引领国际经济合作发展方向。二是广泛凝聚各方合力,推动“一带一路”建设与世界贸易组织改革进程等相互助力,推动各层面地区合作机制相互协同,推动形成沿线国家与域外国家广泛参与的局面。三是努力激发合作潜力,通过“一带一路”相关机制和平台调动各国企业、媒体、智库、社会组织积极性和主动性,为全球治理改革创新开辟新路径、凝聚新动力、打造新平台,把相关领域涌现出的先进理念、规则、标准逐步推广为全球性规范。

第二,注重专业性。“一带一路”合作体系可聚焦“合作发展促进平台”这一关键功能定位,通过不断提升相关机制和平台的专业性和权威性,持续增强对国际社会的吸引力和感召力。一是相关机制和平台应注重发挥信息枢纽作用,通过信息收集和发布,推动各方结合自身比较优势,科学合理确定合作项目,积极发挥项目促进和项目孵化功能。二是相关机制和平台应注重发挥知识生产作用,在“一带一路”建设中研判政治、经济、社会环境,分析“一带一路”建设面临的阶段性任务和潜在风险挑战,总结推进“一带一路”项目建设的方式方法,定期围绕经济形势、投资机会、科技发展、安全风险、“五通”建设进展等发布研究报告,以有说服力的研究成果引领“一带一路”建设方向。三是相关机制和平台应积极鼓励各方沟通交流,注重把各方共识以制度和规则的形式确定下来,并把符合世界发展方向的制度规则向国际社会积极推广。

“一带一路”合作体系建设应始终与“一带一路”工程项目建设进程相适应。作为“一带一路”倡议的典范项目,希腊比雷埃夫斯港今年来的发展令人瞩目,希腊港口发展和规划委员会于2019年10月批准了比港提交的后续发展规划,意在进一步把比港打造成世界一流港口。图为航拍的希腊比雷埃夫斯港。(图片来源:新华社)

1 2 3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