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玲:临危受命,德国能否引领欧盟走出危机
2020年08月20日  |  来源:《世界知识》2020年第16期  |  阅读量:3108

新冠疫情不仅考验了欧洲各国的卫生体系,更是对各国经济韧性、治理结构,以及欧盟成员国间合作精神的重大挑战,欧洲一体化站在了又一个历史性关键节点上。由于初期应对不利,欧洲付出了惨痛的代价,成为受疫情打击最严重的地区之一。面对空前危机,德国和法国发出重振一体化呼声,推动欧盟通过了包括“恢复基金”在内的全面经济救助计划。本期“封面话题”聚焦疫情冲击下的欧洲一体化进程。

——编者手记 

7月1日,德国接任欧盟轮值主席国,开启为期半年的任期。德国接任恰逢欧洲一体化的危机时刻,在新冠疫情冲击下,欧盟不仅面临卫生危机,还需要应对疫情所带来的前所未有的经济和社会冲击。欧洲一体化进程面临自启动以来最严峻挑战。作为欧盟内最大的经济体,德国“临危受命”,承载着欧洲伙伴的期待。

2020年7月21日,德国总理默克尔(右)与法国总统马克龙在位于比利时布鲁塞尔的欧盟总部出席记者会。

欧洲的危机关头

新冠疫情不仅考验了欧洲各国的卫生体系,更是对各国经济韧性、治理结构,以及欧盟成员国间合作精神的考验,欧洲一体化面临历史性关键节点。面对疫情,由于准备不足、医疗物资缺乏、欧盟机构权能有限、成员国之间协调不力等种种原因,欧洲付出了惨痛的代价,成为受疫情打击最为严重的地区之一。当前,一些成员国正面临着第二波疫情的风险。更为严峻的是,在疫情封控措施下,欧洲经济和社会正承受前所未有的冲击,失业率不断上升,尤其是年轻人失业情况严重。5月份西班牙和意大利年轻人的失业率分别高达32.9%和23.5%。疫情冲击下,欧盟的卫生危机正不断扩展为经济和社会危机。

疫情还对欧盟成员国合作和协调精神提出挑战,考验了一体化的韧性。疫情早期,成员国各自为政,各行其是,欧洲团结受到严重质疑。此后,虽然各方显著加强协调,但在该践行怎样的团结原则方面仍龃龉不断。围绕经济复苏方案,南欧国家指责以“节俭四国”(荷兰、奥地利、瑞典、丹麦)为代表的欧洲北方国家缺乏团结精神,没有跳出应对欧债危机政策的“窠臼”;北方国家则认为南欧国家需要反思为何无法有效应对疫情及其带来的冲击。与此同时,西欧和东欧国家围绕民主和法治问题的冲突也因疫情而加剧。可以说,疫情再次撕开了近十年来欧盟多重危机留下的伤痕。老牌政治家、欧洲共同体委员会前主席德洛尔针对疫情期间欧洲缺乏团结提出警告,认为这对欧盟而言是“死亡威胁”。成员国缺乏团结不仅影响联合行动的可能,还极大冲击了欧洲民众对欧盟的支持。一份民调显示,由于疫情初期意大利向欧洲的求助没有得到有力回应,有67%的意大利人认为欧盟成员国身份对意大利不利。

新冠疫情成为德国欧洲政策转折点

德国在欧洲一体化中的角色一向备受争议。2007年,德国接任欧盟轮值主席国,恰逢法国和荷兰否决《欧盟宪法条约》。德国斡旋各方,推动达成《里斯本条约》,带领欧盟走出“宪政危机”。然而,在之后的欧洲债务危机和难民危机中,有很多声音认为德国给欧洲带来了更多分歧,而不是团结和应对。债务危机期间,虽然德的作用不可替代,但因为其坚决反对发行共同债券,坚持严肃财政纪律,强推紧缩政策,被多方认为是将德国本国的利益置于欧洲利益之上,缺乏战略视野。难民危机中,德国“单边”对难民开放边境的政策更是被波兰、匈牙利等中东欧国家认为是“道德帝国主义”。法国总统马克龙上台以来,提出一系列雄心勃勃的欧洲改革计划,希望重启法德轴心,“重建一个独立、统一和民主的欧洲”。但是,对于法国的倡议,德国一直未能给予实质和有效支持,更多是做出象征性回应,导致法德轴心陷入空转。德国在回应法国诉求方面的迟滞,除了自身的内政掣肘和法德在诸多欧洲议题上的分歧等因素外,还与德国的欧洲角色定位相关。如何在实现领导力的同时,展现其作为“欧洲的德国”,而不是引发“德国的欧洲”之忧,一直是德国面临的悖论。

1 2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