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晨:欧盟“欧亚联通”规划能否对接“一带一路”?
2019年01月18日  |  来源:国际研究学部   |  阅读量:2920

在中国提出“一带一路”倡议五年后,欧盟终于也出台了自己的欧亚联通初步规划设计。2018年9月,欧盟委员会公布题为《连接欧洲和亚洲——对欧盟战略的设想》(简称《连接欧亚设想》)的政策文件,此文件虽然并非欧盟正式的“欧亚战略”,但因其包含欧盟对未来欧亚互联互通可能应用的原则和发展重点,关系到欧盟的亚洲外交战略走向,所以也引起世人的广泛关注。 

欧盟,作为一个28国的高密度联合体,能否在“向西看”的过程中,与中国提议的“一带一路”倡议对接,共同以联通的方法,促进亚欧大陆的经济发展,需要人们对《连接欧亚设想》进行探究。


一、欧版“欧亚联通”规划

2018年10月初,笔者在布鲁塞尔访问时,见到了欧盟对外行动署亚太司司长贡纳尔·维冈(Gunnar Wiegand)和《连接欧亚设想》的一些核心起草者,对这一被英国《金融时报》等媒体称为“欧版‘一带一路’”的文件进行了较为深入的了解。维冈等人强调,欧盟委员会制定《连接欧亚设想》,是为了落实欧盟两年前通过的《欧盟外交与安全全球战略》,是带有鲜明欧洲特色的,代表欧盟“道路”的亚欧联通方案。

在此份文件中,欧盟提出“可持续”、“全面”和“基于规则”是它联通欧亚大陆的三原则:

“可持续”是指投资需要同时保持市场效率和财政上能够负担,工程不会危害环境,满足低碳要求,通过公共咨询保持项目的公开性,实现良好治理;

“全面”意指铺设海运、空运和陆地运输网络,加上涉及网线、无线设施和卫星的数据网络,建设包括天然气、电网等在内的各类能源网络,同时还包括学生、学者之间相互交流,以加强相互理解程度为目标的人员交流机制;

“基于规则”意味着欧盟支持国际组织和机构制订亚欧联通中的规则、公约和技术标准,要求政府采购进程公开化和透明化。

具体来说,欧盟打算在以下几方面加强亚洲与欧洲之间的互联互通:在交通、能源、数字化和人员网络方面促进跨境高效连接;加强基于共同认可的规则和标准的双边、区域性及国际性合作;运用成员国、欧盟、国际组织和私营部门的多种金融工具对亚欧联通项目融资融通。

整体来看,欧盟是在目前资金有限的状况下,希望发挥自己作为“规制性力量”的优势,利用自己的人力资源和智力优势打造一个高标准的亚欧连接网络体系。


二、同“一带一路”的关系

欧盟的欧亚联通计划与中国倡议的“一带一路”是何种关系呢?

毋庸否认,二者存在一定的竞争性。中国在基础设施建设领域的高效和有力的融资支持在欧亚大陆刮起了“一带一路”旋风,赢得中亚、中东和中东欧国家的广泛好感和拥护,引发了欧盟的关注和担心。一定程度上,正是“一带一路”催促欧盟加速了其欧亚联通规划的制定。欧盟委员会出台此份文件,也正是为了在10月中旬亚欧会议前展示欧盟的“雄心”,争取亚欧国家的关注和支持。

但是,应当看到,欧版的亚欧联通方案与中国的“一带一路”均非排他性的地缘政治倡议,二者之间所体现的安全观相似,经济领域则存在很强的互补性和对接可能。

安全观方面,近年来,欧盟已经对其全球宪政主义外交原则进行调整,逐渐去除其中不切实际的浪漫主义色彩,开始以“有原则的务实主义”指导自己的对外行动。此份欧盟方案同两年前公布的《欧盟外交与安全全球战略》均将中国视为其“相互连通”战略中的主要亚洲合作对象,期望中国能够深度参与解决世界其他地区,特别是亚欧大陆的冲突和治理。它已调整自己的对外干预观,认可安全和稳定离不开发展和繁荣,认为人道主义援助应当和当地发展事业相结合,这种综合安全观与中国的对外援助和“一带一路”倡议的理念相近,从而为中欧在亚欧大陆第三方的合作增加了在安全领域的共识。

经济合作方面,中欧双方基础理念相近,各具比较优势,可以相互补充,形成合力。比如,欧盟希望将自己内部成熟发达的“泛欧交通运输网络”与亚洲连接,这与“一带一路”中以“中欧班列”为标志的铁路和公路建设和调度目标一致,此份欧盟文件中注明欧盟已经注意到中欧铁路运输运力的大幅增长。欧盟希望推动沿线国家数字经济和绿色经济的发展,这也是“一带一路”里“网上丝绸之路”、“绿色丝绸之路”的涵盖之义。在目标一致的情况下,中国可以发挥资金优势、数据领域和基建领域的技术优势,欧盟可以充分利用自己原有的技术援助、规划能力和对国际组织的影响力,共同促进亚欧内陆国家的经济繁荣,提升联通能力。

总体来看,在经济全球化遭遇单边主义和保护主义严重挑战的当今世界格局下,欧盟此份“欧亚联通”方案的积极意义远超消极意义。中国与欧盟自2015年起即在互联互通领域进行紧密的政策沟通,“一带一路”与欧洲投资计划(即“容克计划”)相互对接,中欧互联互通平台已举办过三次主席会议。欧盟提出这份方案,表明欧盟联通欧亚的认真态度,显示亚洲在欧盟外交中的重要地位。

当然,欧盟对欧亚联通建设中的法制化、透明化和市场化要求也应引起我方企业和政府相关部门的充分重视,中欧在标准制订方面需要在国际组织层面进行广泛磋商和谈判。同时,我们也不要高估欧盟执行此份文件的力度和欧盟的投资额度,毕竟欧盟内部行为体众多,法律和规制复杂,协商成本高,而且当前欧盟内部民粹主义力量声势浩大,预计它难以拨出新的大笔资金支持包括其东部近邻国家在内的欧亚大陆联通建设。 

(本文原载《半月谈》,作者系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研究所研究员)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