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胜湘 张鹏 高瀚:特朗普政府国家安全战略的不确定性论析
2020年08月12日  |  来源:《东北亚论坛》2020年第5期  |  阅读量:7410

四、前景展望与应对之策

特朗普执政已三年多,美国国家安全战略的不确定性是否会有所减缓?中国应该如何应对其给中国与世界带来的影响?

(一)前景展望

美国国家安全战略的不确定性与特朗普的政治经验和治理能力不足、政府领导人频繁更换、民主党不断施加的违法追究压力以及战略安全思维的博弈性有关。这些因素在特朗普时期仍将存在,美国国家安全战略的不确定性还将持续。不仅如此,今后其国家安全战略的推进还将受到国内外两大因素的影响和制约。

在国内,特朗普政府推进国家安全战略的进程将受到两党掣肘。自特朗普上任以来,以特朗普为代表的共和党与佩洛西为代表的民主党之间的政治较量就没有停止。中期选举后,美国国内政治已发生重大变化。中期选举前,由于共和党控制着国会两院,特朗普政府也基本能得到国会两院的支持。中期选举后,虽然共和党继续控制着参议院,但民主党已赢得众议院多数,终结了共和党同时控制参众两院的局面,这也给特朗普政府带来一大难题,其国家安全战略的实施能否得到参众两院的同时支持?美国民主、共和两党有众多的政见分歧,这将严重阻碍特朗普按其意图推进国家安全战略。如在修建美墨"隔离墙"问题上,两党剑拔弩张,特朗普在推特上不断发文将边境安全问题怪罪于民主党,因为民主党不支持特朗普想要的"修墙"预算,特朗普多次威胁如果民主党不支持"修墙"预算拨款,就让美国政府关门,结果造成联邦政府部分机构历史性地关门35天。2019年1月25日,特朗普与民主党虽达成短暂开门三周的协议,但在"修墙"问题上仍没有达成一致。2月4日,白宫表示特朗普为了获得"修墙"资金将宣布美国进入国家紧急状态(National Emergency),2月15日,特朗普正式对外宣布了这一决定,试图绕过国会获取"修墙"经费。2月28日和3月14日,众议院和参议院分别通过议案阻止其紧急状态令。3月15日,特朗普否决参议院的决议案。4月5日,众议院已提起联邦民事诉讼,寻求阻止特朗普绕过国会获取修建边境隔离墙资金。表面上看,"修墙"争议是特朗普为代表的共和党与众议院多数派领袖佩洛希、参议院少数派领袖舒默为代表的民主党之间的争论,1而根本上是美国国内已经分裂为两种不同力量之间的对抗,即严重撕裂的"平民主义和精英主义"对决。"3月4日,众议院司法委员会就"妨碍司法""公共腐败""滥用权力"等议题扩大对特朗普的调查。5月9日,美国多家非政府组织向民主党众议员特莱布递交了超1000万人签名的"弹劾特朗普请愿信"。9月12日,美众议院司法委员会投票正式通过了启动弹劾特朗普总统的相关调查程序,并举办"弹劾总统听证会"。9月24日,佩洛西宣布正式启动对特朗普的弹劾程序。10月31号,众议院以232票赞成、196票反对的表决结果,通过了弹劾特朗普的调查程序决议案。"12月10日弹劾条款公布。12月17日,白宫网站公布了特朗普回怼弹劾调查的公开信,认为弹劾是骗局,"通俄门"等调查是政治迫害。"'第二天,众议院依然通过了弹劾条款。2020年2月5日,参议院否决了众议院弹劾条款。从泾渭分明的两党投票情况来看,弹劾实际上是美国党争的结果,甚至在2月4日出现了特朗普拒绝与佩洛西握手,佩洛西当面撕碎特朗普国情咨文的局面。

弹劾没能让特朗普辞职,但会使特朗普声誉受损并影响其个人情绪,从而带来其内外政策的突然变化。为了转移国内注意力,特朗普有可能在外交政策上制造紧张状态,这将进一步增加美国政府推进国家安全战略的不确定性。如2019年12月3日,特朗普突然宣布中美达成协议可以放在2020年大选后。12月8日,他突然以朝鲜实施"重大试验"为由警告朝鲜将面临"失去一切"的风险,这必将会影响东亚安全局势。与此同时,又传出美国要对欧洲更多商品征收100%的关税。2020年1月2日美国利用无人机定点清除伊朗海外情报和特种作战部队"圣城旅"总司令苏莱曼尼和"人民动员"组织领导人穆罕迪斯。1月5日,特朗普发推特又威胁已锁定了52处伊朗目标。这些行动跟特朗普受到弹劾压力试图转移国内视线不无关系。在国外,特朗普政府的"美国优先"战略不受欢迎。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前后反复强调"美国优先",以确保美国国家利益的实现。然而"美国优先"意味着其他国家靠后,无论是其盟国还是非盟国都必须优先保证美国利益,如果美国利益得不到保护,特朗普政府将会采取单边行动。这就是为什么特朗普政府会不顾国际社会的反对做出一系列反常规行动的原因之一。这些反常规的单边主义行动受到了国际社会的一致反对。即使是美国的铁杆盟友———英国也认为,特朗普政府的单边主义损害英国利益,英国要和志同道合的国家一起推进以规则为基础的多边主义,将中国作为系统性对手不符合英国利益。51在2018年和2019年召开的G7会议上,特朗普因此成为真正的"孤立主义者"。2019年12月3~4日在伦敦举行北约成立70周年活动会议上,特朗普再次被孤立,结果导致特朗普突然宣布取消即将召开的新闻发布会,并提前回国。特朗普上台后使稳定的美欧关系变得不怎么稳定,美俄关系降到冰点,中美关系更加紧张,中东和拉美局势更加动荡不安。世界因特朗普政府国家安全战略的不确定性而变得更加不确定。

特朗普总统个性和偏好也是美国对外战略的不确定性之原因所在。他绕开媒体发推文吹嘘自己的政绩,以争取选民。这些因素使美国与世界仍将承受特朗普政治秀之痛。目前已临近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民意调查时特朗普有持续落后于民主党候选人的情况。特朗普的支持率一直低于50%,5新冠疫情发生后由于应对不力,其支持率又进一步下降。从特朗普推文可以看出,在国内疫情如此严重时,其仍不忘国内政治争夺,甚至曾经极力掩盖疫情。让他没有想到的是,新冠疫情让美国股市10天内四次熔断,石油期货出现负值,美国社会开始惊慌。他从最开始肯定中国控制疫情到后来"甩锅中国",使中美关系又面临新的考验。期间还"甩锅世界卫生组织"甩锅民主党""甩锅州政府"。因此,特朗普为了赢得国内选举也有可能进一步采取损害中美关系和破坏国际秩序稳定的"神经式"行动以转移国内视线,其国家安全战略的不确定性依然存在。特朗普时期美国已从国际秩序和国际规则的建设者和维护者变成国际秩序的破坏者,特朗普或许成为美国和西方主导的世界秩序的终结者。即使特朗普谋求竞选连任失败,美国国家安全战略不确定及其给世界带来的不稳定性也许会有所减弱,但不会消失,中国对此应该有充分的应对准备。

1 2 3 4 5 6 7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