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胜湘 张鹏 高瀚:特朗普政府国家安全战略的不确定性论析
2020年08月12日  |  来源:《东北亚论坛》2020年第5期  |  阅读量:7411

(一)对美国声誉的损害和软实力的削弱

美国是一个号称"自由、开放、自信"的国度。"二战"结束以后以其经济、军事和政治影响力在全球独占鳌头,汇聚了世界上最优秀的人才,各种不同的人群通过合法和非法的途径来到美国学习、创业和谋生,世界上不少国家一直在追随和效仿美国。特朗普执政后,其种种做法严重损害了美国在全球的声誉,并大大削弱了其软实力。一系列禁令、挑起贸易争端、在防务费用上对盟国施压等使"心胸狭小、自私、傲慢、缺乏自信、不负责任"的美国形象开始生长,美国的声誉因此受损,其再难以形成对世界,包括其盟国在内的巨大号召力。尽管美国在"二战"后至今推行的霸权政策对美国的形象有很大影响,然而在世界上承担的国际责任还是有利于美国负责任国家形象的塑造,"仁慈的霸权"(benign hegemony)也是人们对美国霸权的默认和礼貌称呼,但今天特朗普政府已经使美国从一个"可信赖"的国家变成了一个不可靠的国家。因为谁也不清楚美国政府会在什么时候突然发出威胁,也不知道会在什么时候突然制裁某个国家。无论是法国、德国、土耳其、日本等美国的盟国,还是中国和俄罗斯等美国认定的战略竞争对手,或是伊朗和朝鲜等被美国认定的"流氓国家",以及印度等美国的战略伙伴,都成为特朗普政府威胁和制裁的对象。世界甚至因此有可能会出现学者害怕到美国交流、企业害怕到美国投资、国家害怕和特朗普政府打交道的现象。

(二)对国家安全战略执行力的影响

特朗普政府国家安全战略的不确定性将严重影响其国家安全战略的执行力。战略重点不够明确会使美国国家安全战略执行起来像"盲人摸象",这样我们就能理解特朗普政府为什么在国家安全战略的执行上变化如此之快。战略决策充满非理性和突然性会使美国政府官员在推进其国家安全战略时无所适从,这就是马蒂斯辞职的主要原因。特朗普突然宣布从叙利亚撤军使美国在中东的战略和政策蒙上阴影,而国防部长马蒂斯辞职则会使美国中东战略的执行雪上加霜。从国际上来看,美国执行国家安全战略的不确定性会引起其他国家对美国责任承诺的怀疑,这些国家不太可能会和美国一起贯彻执行纯属美国意图的战略,这也是法、德两国为什么提出要发展欧盟独立防务的原因所在。特朗普政府正使美国变成真正"孤独的超级大国"。

(三)对国际规则和国际稳定局势的破坏

特朗普政府国家安全战略的不确定性将破坏现有国际规则和国际局势的稳定。特朗普执政后制造了一系列史无前例的非常规"退群"事件。2017年1月,美国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6月退出《巴黎气候协定》,10月退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12月退出《移民问题全球公约》,2018年5月退出《伊朗核协议》,6月美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宣布退出联合国人权理事会,10 月特朗普表态美国将退出《中导条约》,2019年8月2日,美国正式单方面宣布退出该条约。8 月19日,美国宣布试射一枚常规陆基巡航导弹,引起国际社会的剧烈反映。2019年4月,又表示将退出联合国《武器贸易条约》,甚至威胁退出世界贸易组织(WTO)、联合国和北约。由于美国多次行使否决权阻止WTO仲裁机构新法官的产生,12月11日,WTO仲裁机构因两名法官任期结束而停止运行。2020年5月18日,特朗普又威胁退出世界卫生组织(WHO),5月29 日,正式对外宣布美国将终止与WHO的关系。美国在重大国际协议上表现出背信弃义,这不仅削弱了美国的软实力,更为严重的是随意破坏国际规则。特朗普政府频繁"退群"使美国从制定规则、维护规则的引领国家变成带头破坏规则的国家。

特朗普政府对世界既有规则的破坏是一个危险的先例和信号。如果其他国家效仿美国,世界将重回"丛林状态"的无序时代,这也是包括美国的主要盟国在内的世界大多数国家反对,特朗普"退群"的主要原因。人类吸取两次世界大战的深刻教训形成的战后规则和秩序受到"退群"的巨大挑战。假如世界变成一个没有秩序、不遵守规则的世界,美国也不可能独善其身,也会受到无序世界的惩罚。历史已经反复证明世界各国都曾经是无序世界的受害者,包括美国自身也曾在"二战"参战前惨遭日本的突然袭击。因此,特朗普政府"退群"有可能建构美国在世界的新身份,即美国是世界麻烦的制造者、国际规则的破坏者和世界秩序的搅局者,而不再是世界秩序的维护者和建设者。实际上,"退群"也难以维护"美国优先"的国家利益,而是两败俱伤。国际社会的确是在特朗普宣布"退群"后受到了损害,但美国自身也难以逃脱"退群"的惩罚。2019~2020年美国经济放缓信号就是对特朗普政府破坏国际规则和国际局势的"回应",美国深受新冠疫情之害跟其不断"退群"也有很大的关联性。

特朗普政府国家安全战略的不确定性也会破坏现有国际局势的稳定。冷战结束以后的国际局势在既有规则和秩序的影响下总体相对稳定,因为有了这些规则和以这些规则为基础的秩序,国家间的交往成本会大大降低,国际社会对各国的行为有遵守规则和顺应秩序的预期。特朗普政府推进国家安全战略的不确定性会使国际社会对其对外战略决策和行为缺乏预期,为了应对其不可预测性,各国也会运用不确定性战略,结果会造成国际局势的动荡和恶化。事实正是如此,如2018年12月19日特朗普在推特上突然宣布从叙利亚撤军给中东地区造成新的不稳定,宣布撤军决策时叙利亚已出现土耳其兵临城下的紧张局势,美国的盟友因没有得到任何撤军通知也不知所措,这也逼得博尔顿和蓬佩奥兵分两路急于赶到中东忙于安抚。2019年3月21日,特朗普又突然通过媒体对外宣布,美国承认以色列在第三次中东战争开始占领至今的叙利亚戈兰高地享有主权,中东安全局势再度紧张。4月8日美国又宣布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为"恐怖组织",美伊关系进一步恶化。11月18日,蓬佩奥公开宣布美国认为以色列在约旦河西岸建立的定居点不违反国际法。2020年1月2日,美国精准暗杀伊朗海外军队与情报高官。伊朗自美国退出伊核协议后正式宣布终止履行其第五阶段协议,伊核协议濒临崩溃,中东局势又增加新的变数。特朗普政府已成为地区动荡之源。

1 2 3 4 5 6 7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