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庆国对话傅高义:中美关系处于冰点,但希望仍在
2020年08月07日  |  来源:中美聚焦  |  阅读量:5258

周柳建成:贾教授,您听到了傅高义教授说的美国功课,他们还需要继续努力。您认为这是第一步吗?我知道,对于一些活动是否成问题,或者一些技术是否是威胁,目前可能还没有任何共识,但让我们从一个基本点开始。您以为,中国人,或者广义上的整个中国,是不是可以开始治愈创伤,通过更多的分享,来采取措施修复两国关系?我的意思是说,他们在大谈国际社会,您认为需要更多分享吗?如果中国在这方面已经有所表现,那么是否应当做得更多一些呢,就把它当成一根橄榄枝?

贾庆国:我觉得,目前的问题是有很多原因的。美国和许多美国人对中国的做法持怀疑态度,部分原因是他们认同不一样的假设。一个是现实主义的假设,当一个大国崛起时,它会扩张,会挑战现有的大国,也就是所谓的“修昔底德陷阱”。当然了,还有一些人赞同这样的观点,即美国的政策是要把中国改变成像美国一样的自由民主国家,而他们对于中国没有按照他们的期望做出改变感到非常失望。在特朗普政府眼里,中国是敌人,是对手,这无疑令气氛进一步被毒化。中国是小偷,是罪犯,是一个不遵守法律的国家,是侵略者,诸如此类。所以我认为,在很多美国人对中国是不信任的。这个问题在5G或高科技方面特别突出。基本上,就像汤姆·弗里德曼所说的那样,在5G时代,由于互联网,由于信息的高速传播,有关系的国家需要有某种程度的信任。你需要某种信任来维持这段关系。基本上,我认为中美两国正在受信任赤字的困扰。结果就是,特朗普政府可以推动与中国技术脱钩的政策。当然了,中国能做的是努力修复,更好地解释它所做的事情,从南海到新疆,再到香港。我想,中国并没有很好地解释它的行动,为什么要这样做,情况是什么,要邀请人们去看看这些地方究竟发生了什么。中国可以做的另外一件事是,你知道,华为已经提出开放其部分软件的源代码,它试图通过这种方式,确保其他人不会担心自己放在软件里的任何内容。所以从基本上说,在技术方面,我们应该有更多的沟通,也可以互相给对方保证。我想,美国人也有责任向中国保证,微软和谷歌不会损害中国所说的国家安全。双方必须在这方面做出很多努力,以重建某些信任,重建某种程度的信任,好让两国关系继续保持下去。但在目前,我觉得问题在于,我不相信特朗普政府会这么做。期待下届政府能做到这一点。

周柳建成:您用了“信任”这个词,这让我想到一个新的调查,我想是几个小时之前出来的,是爱德曼公司(Edelman)做的调查。它显示,95%的中国人相信他们的政府。我之所以提出这个问题,是因为我们生活的这个时代暴发了全球疫情,在这个时代,对政治领导层的信任肯定是非常重要的。尽管美国和中国在这方面可能有差异,但我们大家肯定都会同意,我们生活在一个不断变化的世界上,我们不信任我们的政府和机构,对现状总是感到悲哀,对未来总是感到陌生。但毫无疑问的是,无论两国之间发生什么,中美关系都是当今世界上最重要的关系。最后我要问你们一个问题,我相信很多人都会问,你们认为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呢?不管有没有大选,假如我们去掉这个因素,您认为会发生什么呢,傅高义教授?

傅高义:我想,在一定程度上还是要取决于大选,因为我觉得在特朗普政府的领导下,我们无法指望有太大的改善。人们发表各种疯狂的言论,这不是一个重视外交的、拥有长期战略的组织良好的政府。我认为,在我们这边,最大的希望是到明年1月,双方的工作小组开始会面,商讨如何建立双方的信任。美国人最关心的一些问题是,中国市场对美国公司真的公平吗?我想,他们中的许多人都在抱怨说,他们的产品如何被使用、被拿走,以及中国政府如何偏袒中国公司,而不是美国公司。当中国还很弱的时候,这没有多大关系,但是现在中国公司很强大,中国人很有竞争力,这就是一个非常大的问题了。我们也非常关注像南海这样的地方,在那里,中国的飞机和船只开始有所行动,这让人们对中国的意图有很大的怀疑,让信任变得更加困难。所以简单说就是,明年1月,如果我们有一个新的政府,我们就可以开始进行会晤,假如得到最高领导人的全力支持,我们双方有很多人都能很好地进行这些讨论。我认为,最高领导人必须介入重建信任和改善关系的进程。不过我希望,我们可以从应对新冠疫情和全球变暖这类问题上入手,开始建立一些合作项目,然后扩大到安全领域,这样一来我们就可以开始重新建立一定的信任。我想我们会成为竞争对手,但你要知道,球队都是很强大的竞争对手,但它们是在一个框架内运作的,我想这也是我们现在所需要的。我们需要一个框架来遏制对抗,这样我们才能共同努力,建立真正对双方都有利的友好关系。

周柳建成:贾庆国教授,这里我得请教您了,您说中国可能需要在沟通方面做得更好,在将来把自我表达做得更好。事情将会怎么发展呢?现在的情况是,新疆是个问题,西藏问题反复出现,我所在的香港是新的话题。当然,你们有一个应用程序,世界各地数百万青少年在用它跳舞,用自己的手机录下自己,但现在这些是中美关系中最大的问题之一。此外还有“第二阶段”贸易协议,还有南海问题。您对这一切有什么看法?

贾庆国:我想我同意,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这种关系不可能得到改善。也许下届政府上台之后,我们有机会改善两国关系。但这并不意味着问题消失了,我们在处理这些问题时必须实事求是。我认为,中国应该做得更好,更透明,更清楚地向别人解释自己的行动和行为,同时邀请别人过来,亲眼看看情况是怎样的。中国一直在说:“啊,不,你说的是错的,是一派胡言。”但是,你需要证明你所说的是对的。在这方面,我想中国还有许多功课要做。同时,我认为中国应该继续深化改革,特别是国企改革,为市场竞争创造更加公平的环境。很多人说我们会有一种竞争关系,或者竞赛关系,我不反对竞争或竞赛,但我确实认为我们需要良性竞争。良性竞争对两国都有好处,对世界也有好处。中国或许可以在美国做得好的地方向它学到很多东西,而美国可以在中国做得好的地方向中国学很多东西。例如,中国在基础设施建设方面就做得很好,美国可以向中国学习,而美国在更好地保护个人权利方面做得很好。所以,如果我们能更好地让对方学习,我们就是在为对方、也是在为世界做贡献。我想这种竞赛或竞争,世界其他国家和各国人民是非常欢迎的。

周柳建成:就是这样。我想说的是,这个功课不仅中国人和美国人要做,所有国家的人都要做,包括我自己这代人,还有现在正在使用抖音的那些人,因为这显然是一种影响每一个人的动态关系。非常感谢二位对我们敞开心扉,这样我们才能明白,为什么这些对我们所有人来说都很重要,无论我们今天身处地球上的哪个地方。傅高义教授,贾庆国教授,非常感谢!疫情当前,祝你们健康、安全,保重。

傅高义:非常感谢。


1 2 3 4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