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庆国对话傅高义:中美关系处于冰点,但希望仍在
2020年08月07日  |  来源:中美聚焦  |  阅读量:4767

导读

“太平洋对话”是中美聚焦的最新尝试,让太平洋两岸的思想领袖在这个艰难时刻继续进行坦率而直接的网上对话。

政治上,中美关系正处在建交以来最低点。双方都需要解决好自己的问题,以重建信任。中美竞争不好避免,但需要建立一个框架来遏制对抗。

以下是本次“太平洋对话”的重点内容,对话双方是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原院长贾庆国教授哈佛大学费正清中心前主任傅高义教授

对话于2020年7月28日进行,由中美聚焦特约编辑周柳建成主持。

(点击上方图片观看对话视频)

周柳建成:我是周柳建成,您正在收看的是《太平洋对话》节目,在这里我们为您带来来自美国和中国的实况内容。本周我十分高兴,我要向两位曾经在工作和生活中为塑造世界和人类做出贡献的人致敬——哈佛大学费正清中心前主任傅高义教授,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原院长贾庆国教授。你们在北京,在波士顿,而我在香港。我们今天生活的这个世界又是怎样的呢?外交部长王毅说,中美建交大概40年,现在两国关系正处在“最低点”。贾庆国教授,您同意这种说法吗?

贾庆国:至少是最低点之一吧,要看你怎么衡量。我认为从政治上讲,两国关系已经到了最低点。但如果你说经济关系、社会联系,我想我们是进步的。所以,我认为是政治关系处在建交以来的最低点。

周柳建成:傅高义教授,您见证了这段关系以许多美好而复杂的方式开启、发展、演变。一些人说它到了最低点。大概一年半以前,吉米·卡特警告说,我们正走向一场“现代冷战”。这些只是说说而已,还是如今已经完全成为现实了呢?

傅高义:我和贾庆国的看法一样,在政治上,也许我们是处在最低点。正像你知道的,蓬佩奥前几天有一个演讲,我们所有认为中美关系很重要的人,都觉得这个演讲糟透了,对他这个演讲的反应是非常强烈的。我认为,从政治上说,有关冠状病毒的讨论,每个国家都指责对方,领导人指责对方国家,说一些夸大的不实之词,这是非常严重、非常危险的。我同意,从政治上说已经是最坏了。但同时,我们仍然有很多联系,甚至是在医疗领域。我们两国的人民在共同努力。当然,我们也有很多商界人士在合作,学者们在一起工作。所以,现在并不像1973年我第一次访问中国的时候,当时几乎没有任何接触。

周柳建成:您说到疫情,当然,除了政治代价以外,还有人的生命代价。每天都有人感染,有人死亡。我们一会儿再谈疫情,如果可以的话也会谈到您早先在1973年的经历。但是傅高义教授,您在《华盛顿邮报》上发表的最新文章,让我们想起您几十年来教过许许多多中国的学生。您说他们现在左右为难,一方面是对自己国家的忠诚,这是一种真正的忠诚,另一方面是对美国的喜爱,他们当中的许多人把美国当成了自己的第二个家。平衡两边的利益,同两边做朋友,在现在的二元世界里是不是做不到?

傅高义:他们和我的感觉一样,我想爱国,但我也想同其他国家保持良好的关系,他们当中的许多人在美国生活得很愉快。美国人不假思索地批评时,他们批评所有共产党员,好像他们千人一面,好像他们都恨美国,这不是事实。很多在这里的人,他们想爱中国,想帮助自己的国家,但又想与他们的朋友、他们的研究、他们在美国共事的学者和同事保持良好关系,他们左右为难。我认识的很多人都爱国,想帮助国家,当然他们也为自己的国家感到自豪。与此同时,他们明白,美国还是有很多好人,虽然美国政府的对华政策充满恶意,特朗普和蓬佩奥说了一些不靠谱的话,但他们知道,很多美国人仍然准备做他们的好朋友,准备和他们一起工作。

1 2 3 4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