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缉思:新冠疫情下的中美关系
2020年05月29日  |  来源: 北京大学国际战略研究院  |  阅读量:7439

相比之下,美苏关系是本来也就不抱期待,压根儿就没打算好。中美双方则互有所求,期待挺高,如今各自失望。这种痛苦比美苏冷战的痛苦更为严重、持久,更让人难受。

现在的美国,种族主义和民粹主义开始显性化,比如对亚裔人的歧视、恐惧。加上政治因素,对美籍华人和华侨,还有中国留学生的隔膜和歧视也变得现实。中国民众中越来越普遍的文化优越感和民族自豪感也令美国人不服气。

疫情之下,中国人戴口罩,西方人不戴口罩,只是文化和生活习惯不同,并不是政治问题,但也掺入了民族因素。

近期来看,中美关系不太可能突然翻车。首先,第一阶段经贸协定暂时缓和了经贸冲突。其次,两国各自的国内生态使双方都会努力避免双边关系突发严重事态。中国正全力以赴争取抗疫胜利,实现今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奋斗目标,现在复工、复产、复课已经提上日程。美国除了应对疫情,政界正忙于大选和两党相互攻击。再次,新冠肺炎正在向包括美国在内的全球蔓延,疫情发展很难预料,挑动中美对抗的势力很难得逞。所以,中美关系虽然在变差,但也不至于出现断交或全面恶化的突变。当然,未来不能排除这种突变的可能性。

四、国际态势与其他国家对中美关系的态度

中美关系也是世界大国关系和整体国际关系的重要部分。从世界其他地方的政治经济动态来看,俄罗斯出现新变化,普京有可能执政到2036年。欧洲各国现在民族主义右翼、民粹主义上升。中东陷入动乱。韩国、日本忙于自己的国内事务。东盟各国也在集中精力处理内部事务,比如马来西亚的总理又要换人。智利等拉美国家也相继出现动荡局面。

在本来就已经碎片化、多元化的世界格局里,又纳入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世界上各个地方都开始出现问题,全球经济普遍下滑,甚至有进入衰退的危险。

面对中美关系,其他多数国家都不愿意加入中美任何一方去跟另一方对抗。所以,我不认为当下的世界是两极格局,美国这一极已经削弱,美欧之间的凝聚力在特朗普执政期间也明显缩小。中国通过GDP高增长和外向型经济,尤其是通过“一带一路”,为世界做出了很大贡献。但如果中国想拉一个国家跟自己牢牢地站在一起对抗美国,也很难。中国的国际地位持续上升是现实,但不能奢望组成一个抗争美国的国际战线。

五、小结

新冠疫情对中美关系造成了相当大的冲击,双边关系下滑的速度加快,官方关系处在几乎冻结的状态,战略互信缺失日益严重,民间相互反感的情绪前所未有。未来,中美第一阶段贸易协定执行难度更大,经济和技术逐步脱钩已是难以逆转的趋势,各方面的交流也将进一步压缩。这是20世纪七十年代初中美关系改善以来最为困难的一个阶段。这个阶段将持续的时间和下滑的底线均难以预料。

作者是北京大学国际战略研究院院长 

1 2 3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