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玉军:普京的“孩子们”③|大器晚成:与圣彼得堡有缘的别格洛夫
2020年03月18日  |  来源:澎湃新闻  |  阅读量:4243

普京与别格洛夫

与圣彼得堡的“缘分”

2017年12月25日,普京总统任命别格洛夫为总统驻西北联邦区全权代表。他重新回到圣彼得堡,办公地点在瓦西里岛靠近三号地铁线的一栋楼房。可以说,别格洛夫的职业生涯与他在圣彼得堡和列宁格勒州的社会、政治活动密不可分。在此期间,他参与了克琅施塔德海军大教堂的修复和爱国者公园的开发工作。

2018年10月3日,别格洛夫被任命为圣彼得堡代理市长。此前一天,他在市政府任职的妻子和女婿为避嫌提出辞呈。2019年2月18日,根据普京总统的命令,别格洛夫成为俄罗斯联邦安全会议成员。

别格洛夫在担任圣彼得堡代理市长这段时间似乎运气不佳,一系列丑闻和麻烦接踵而至。

2019年冬季,城市服务的疏忽和协调不足导致了严重后果。从1月1日到3月13日,圣彼得堡有3755人因严寒冻伤,91人因屋顶冰雪坠落而受伤,其中1人不治身亡。圣彼得堡市民纷纷吐槽城市的除雪工作。而恰在此时,别格洛夫为提高在市民中的威信搞了一系列宣传活动,亲政府出版物对此进行了积极报道。但装模作样的星期六义务劳动等活动以及社交网络上频繁出现的亲政府言论,引起了市民们对代理市长的高度不满。

2019年4月,应别格洛夫的请求,普京总统批准了建设圣彼得堡和莫斯科之间价值1.5万亿卢布的高速铁路方案。此外,普京还从储备基金中拨款1.5亿卢布用于修建“列宁格勒围困博物馆”,斥资1060万卢布向私人开发商收购24所幼儿园、4所学校和16处医疗设施。

在担任代理市长期间,别格洛夫对圣彼得堡的权力结构进行了重大人事调整,解除了与原市长格奥尔基·波尔塔夫琴科过从甚密的几位副市长、委员会主席和区长的职务,包括副市长伊戈尔·阿尔宾和米哈伊尔·莫克列佐夫。大规模调整官员的一个原因就是该年冬天市内除冰不力。许多媒体都注意到别格洛夫对教会事务的积极关注,但一些媒体认为,他拒绝将伊萨基辅大教堂转交教会,这证明其对俄罗斯东正教会的态度是作秀,其行为具有机会主义性质。

2019年5月25日,别格洛夫宣布打算以自提名候选人的身份参选圣彼得堡市长。有分析认为这是由于他想与统一俄罗斯党的负面形象保持距离。尽管如此,别格洛夫还是被认为是来自权力层的候选人。大家认为,从被任命为代理市长起,别格洛夫就开始了他的非正式竞选活动,这包括来自克里姆林宫对他的支持以及亲政府媒体对他的大规模报道。据统计,2018年10月至2019年1月,亲政府媒体对别格洛夫的正面报道多达上千条。

别格洛夫的副手柳波芙·索维尔沙耶娃在他的竞选活动中扮演了重要角色,她对圣彼得堡的媒体施加了巨大压力。此外,商人尤里·科瓦尔丘克所拥有的“国家传媒集团”也对别格洛夫进行了大规模的正面宣传。

在市长选举登记和正式选举期间,别格洛夫屡次被指责伪造竞选材料和滥用职权,包括在地铁中有组织地收集签名、以公益广告的名义免费发布竞选视频、强行收集学生和机关事业单位雇员的签名等。有媒体报道,别格洛夫团队出于个人目的使用在线机器人并播放不利于竞争对手的虚假广告。负责运作此事的人与商人叶夫根尼·普里戈任有关系。6月,俄罗斯著名反对派人士阿列克谢·纳瓦尔内的地区竞选总部公开了别格洛夫团队在维堡区伪造的提名表,但别格洛夫的竞选总部否认了这种说法。

根据全俄舆论研究中心的数据,到2019年夏季,别格洛夫的支持率为55%;而刚被任命为代理市长时,其支持率仅为24%。在2019年9月8日的投票中,别格洛夫以64.46%的支持率赢得了圣彼得堡市长选举,其任期将于2024年结束。有分析认为,别格洛夫的顺利当选很大程度上是由于缺乏真正的竞争对手以及另一位候选人弗拉基米尔·博尔特科临时退选造成的。 

2019年9月18日,别格洛夫宣誓就职圣彼得堡市长。一周之内,他组建了新的市政府机构,柳波芙·索维尔沙耶娃、爱德华·巴塔诺夫、尼古拉·邦达连科、叶夫根尼·叶林、弗拉基米尔·基里尔洛夫、弗拉基米尔·科尼亚基宁、尼古拉·林琴科、奥列格·马尔科夫、安娜·米加宁娜、马克西姆·沙斯科尔斯基被任命为副市长。

但到11月底,索维尔沙耶娃就调任西北联邦区总统全权代表,其职务由俄罗斯前交通部长马克西姆·索科洛夫接任。不久之后,曾负责普京在瓦尔代总统官邸安保工作的瓦列里·皮卡列夫又被任命为圣彼得堡市副市长。

家庭生活

1993年,别格洛夫通过题为《曲面钢筋混凝土元件的稳定性》的论文答辩,获得技术学副博士学位。

2012年,别格洛夫在莫斯科国立技术与管理大学通过题为《哥萨克社区的农业生产管理:地方可持续的社会经济发展潜力》的博士论文答辩。2019年,互联网论坛出现了很多对别格洛夫论文抄袭的指责。

别格洛夫公示的2017年个人收入为690万卢布(约65万元人民币),家庭总收入超过2200万卢布。有媒体称,别格洛夫还拥有四只瑞士名表:两只宝玑,一只爱彼和一只百达翡丽,估计价值为1900万卢布。

2019年8月底,纳瓦尔内的“反腐败基金会”透露别格洛夫在莫斯科卡扎姆尼巷拥有一套150平方米的公寓,估价为1.5亿卢布,相当于全家5年的收入。别格洛夫的新闻处回应称,该公寓于2005年以1650万卢布的价格购置,购房资金为以前经商时的收入。但是《新报》随后发布材料称,该公寓于完工4年后的2013年在联邦注册、地籍和测绘局登记,而别格洛夫直到2018年才承认有这套房产。更重要的是,别格洛夫1999年出任公职前的收入并不足以购买这套房产。

别格洛夫的妻子是纳塔莉亚·弗拉基米洛夫娜·别格洛娃,1955年11月12日出生于克拉斯诺达尔边疆区。2004-2018年,她担任圣彼得堡民事登记委员会的领导;2009年,她获得了“为祖国服务”二级勋章,并通过了莫斯科科技大学管理学专业的副博士论文答辩。

别格洛夫的长女尤莉亚·别格洛娃,她于2011-2017年担任圣彼得堡文化委员会法律部门的负责人。其丈夫帕维尔·亚历山大罗维奇·贝洛夫毕业于圣彼得堡体育学院和国家行政学院西北分院;2008-2012年他在顶点(Zenit)足球俱乐部的商务部门工作,2012-2016年任该俱乐部副主席;2016年9月-2018年10月任圣彼得堡市体育运动委员会主席;2019年起出任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圣彼得堡公司副总经理。

别格洛夫的小女儿奥尔加·库德里亚索娃,自2009年起一直在圣彼得堡国立大学宪法教研室担任副教授,她拥有“列宁91租赁公司”9%的股份。她的丈夫斯坦尼斯拉夫·库德里亚索夫拥有瓦西里岛汽车租赁公司的控股权。

(作者是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副院长)

1 2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