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英:全球去美元化正在加速
2023年05月09日  |  来源:人大重阳  |  阅读量:1804

日前巴西总统卢拉访华,中巴发表联合声明指出要加强本币贸易。为促进两国直接使用本币进行贸易结算,今年中国已在巴西建立了人民币清算行,使得我国在29个国家和地区建立的人民币清算中心达31个,已与40个国家进行了货币互换,规模超过4万亿元。

中巴货币合作弃用美元并非个案,美联储激进货币政策带来的严重负面溢出效应给不少发展中国家带来股债汇三杀的局面,肆意的“长臂管辖”和金融制裁及以邻为壑的货币政策令美元霸权显露无遗,美欧银行业流动性危机暗流涌动,使得很多国家开始尝试在双边贸易中弃用美元,而直接使用本币结算。印度与马来西亚已经在贸易中使用本币。巴西与阿根廷不仅倡导使用本币结算,甚至在考虑研发共同货币。马来西亚总理安华访华时提出建立亚洲货币基金,不再依赖美元,而东盟也在讨论去美元化。从拉美到中东、到欧亚,俄罗斯不仅与中国和印度贸易使用本币,而且对不友好国家出口天然气以卢布交易。从双边到多边,从理论到共识再到行动,全球去美元化正在加速。

去美元化恐成大势所趋

从数据看,今年1月份美元在国际支付中的占比大幅锐减至40%,而美元在各国官方储备货币中占比从1999年的71%降至不足59%。各国官方储备中的美元更多被黄金和其他货币所取代。不仅俄罗斯央行在增持黄金,中国及多国央行特别是发展中国家和新兴经济体央行都在连续大幅增持黄金,2022年各国央行增持的黄金规模超过1136吨,创二战以来的次高。从理论看,世界货币具有交易、投资、储备等功能,美元作为世界货币,应该具有准公共品性质,兼顾本国与全球利益,但美国国内利益优先导致了美元霸权,美国前财长康纳利就宣称“我们的货币,你们的问题!”如果作为世界货币标尺的美元总是价格剧变,那标尺标定的商品和资产价格就难以稳定,进而引发金融市场风险,因此伴随美联储周期性地加息与降息,以美元回流剥夺他国利益,这本身就成了危机来源。如果美元作为世界货币不承担作为世界公共品的责任,美国只谋取本国利益,给他国输出通胀和风险,见到利益就收取,见到风险就逃之夭夭,遇到危机就甩锅,那么去美元化恐成大势所趋。

去风险化及去霸权化引发去美元化

避险加剧波及美元。美国常用降息来输出通胀,加息来回流美元,美联储以“翻云覆雨手”来搅动美元潮汐,给全球带来风险。本轮美联储快速加息不仅令中小银行风雨飘摇,而且激化大型金融机构风险。今年3月黑石暴雷后,硅谷银行等接连倒闭,危机外溢致瑞信被收购。欧美银行业危机加速了去美元化进程,在外汇储备中减持美元增持黄金再次成为热议话题和多国现实选择。

抛售美债成为趋势。减持美债原来可能是少数国家的行为,但是伴随美债收益率倒挂、美国银行业风险暴露以及美国滥用制裁手段消耗美国信誉,美债和美元信用流失。美联储不顾一切地大幅加息令美国联邦基金利率从零利率攀升至5%的高位,让全球处于高风险、高债务、高利率、低增长的环境中,抛售美债成为共识,2022年持有最多美债的日本和中国分别减持美债达2245亿美元和1732亿美元。不仅美债持有大国的中国和日本,而且法国、沙特、以色列、土耳其等国也都在纷纷抛售美债。

制裁反噬危及美元。伴随美国页岩气革命,美国由传统的石油进口国转变为石油出口国,石油美元逐渐势弱。而在乌克兰危机中,美欧对俄罗斯实施了包括能源禁运、金融管制等在内的近2万项制裁,美国联合多国将俄罗斯多家银行剔除SWIFT。此举也使得俄罗斯更加坚定地实施从2014年以来的去美元化战略,在大幅降低美元在外汇储备中份额的同时,大幅提升人民币和黄金的份额。作为反制裁,油气储量和产量都在全球数一数二的俄罗斯要求对美国等48个不友好国家出口天然气以卢布结算,天然气卢布跃然纸上,令石油美元被天然气卢布所对冲。

美元霸权激发弃用。特朗普政府发起的贸易战至今仍未停止,为了美国利益第一,特朗普要求“买美国货、雇美国人”。美国的强硬政策引发多国不满和担忧,贸易摩擦重挫美元。马斯克发推特称:“问题很严重,美国政策过于强硬,使其他国家都想抛弃美元。”无论是对全球发起贸易战,还是用美元霸权和SWIFT对他国制裁,都不仅破坏了国际规则,也损害了美国信誉,损失了美元信用,加速了去美元化的进程。

去美元化从单边到双边到多边

货币互换重挫美元。巴西和阿根廷作为南方共同市场中最重要的两个成员国,早在2008年10月就实行了双边贸易本币结算制度,为南方共同市场的去美元化开辟了道路。截至2022年底,人民币已经超过欧元成为巴西第二大官方外汇储备货币。与此同时,本币互换下的中俄贸易在突飞猛进,2022年中俄贸易接近2000亿美元。

多边合作弃用美元。不仅双边层面实现大量的本币互换,欧亚经济联盟去美元化,金砖国家去美元化和使用本币在提速。注册资本1000亿美元的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的设立更令成员国间的本币结算蔚然成风。与此同时,发展中国家和新兴经济体的本币使用更广泛,去美元化决心更坚定。

实际上不仅是美元本身的难题无解,更重要的是美国并不顾及美元作为世界货币的义务,而是以美国利益为第一,美联储货币政策负面外溢明显,输出通胀与风险,美元反而成了财富收割机。更为严重的是,美国动辄对他国实施金融制裁和“长臂管辖”,让不少国家处于危险中,因此,去美元化就成了去风险化。

另一逻辑是世界经济格局发生根本变化。2008年以来发达经济体与发展中经济体在全球的占比呈现“剪刀差”。金砖国家10多年来对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率超过50%,近10年来,中国经济对世界经济的贡献率高达38.6%,这些变化客观要求国际货币体系实现多元化。

尽管去美元化已全面开启,成为大势所趋,但去美元化是一个长期的过程,不会一蹴而就。

刘英为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院务委员兼研究部主任、研究员

分类: 全球治理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