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瑟夫·奈:特朗普会成为世界政治的转折点吗?
2020年09月04日  |  来源:Project Syndicate  |  阅读量:2755

内容提要:唐纳德 · 特朗普的总统任期是世界历史上的一个重大转折点,还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历史事件?特朗普的选举吸引力可能会转向国内政治议题,但这对世界政治的影响可能是变革性的,特别是如果他获得了连任的话。

随着美国进入2020年总统大选的最后阶段,两党的提名大会都没有对美国的外交政策进行过多的讨论,唐纳德 · 特朗普(Donald Trump)和乔 · 拜登(Joe Biden)之间的较量,显然主要将在国内问题上展开。然而,从长远角度来看,历史学家们会追问,特朗普的总统任期是美国在世界政治角色上的一个重大转折点,还是仅仅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历史事件?

在目前的这个阶段,答案自然是不可知的,因为我们不知道特朗普是否会连任。我的书《道德重要吗? 》给1945年以来的14位美国总统打了分,但给特朗普的打分是“不完整”的,目前他排在倒数的四分位。

像富兰克林·罗斯福这样的顶级四分位总统,看到了美国在20世纪30年代孤立主义的错误,并在1945年之后,建立了一个自由主义的国际秩序。而另一个转折点是哈里 ·杜鲁门(harrys.Truman)战后的一系列战略决策,这些决策导致了持续至今的永久联盟的形成 。美国在1948年,对马歇尔计划进行了大量的投资,在1949年创建了北约,并在1950年领导了一个“联合国军”的对朝作战。1960年,在艾森豪威尔执政期间,美国与日本又签署了一项全新的安全条约。

多年以来,(无论是在他们自己之间,还是在与其他国家之间)美国人在对越南和伊拉克等发展中国家进行军事干预的问题上,一直存在着严重的分歧。但自由主义的国际秩序还是继续得到了广泛的支持。直到2016年总统大选,特朗普成为第一个攻击自由主义国际秩序的政党提名人。特朗普亦对外国干预持怀疑态度,即使他增加了国防预算,但美国使用武力的次数却反而减少。

特朗普的反干涉主义相对受到了国内外的欢迎,但他对美国国家利益狭隘的、交易性的定义,以及他对国际联盟和多边机构持怀疑态度,导致了他的观点并不能反映多数人的意见。自1974年以来,芝加哥全球事务委员会一直在询问美国公众,美国是否应该积极参与或置身于国际事务之外。大约有三分之一的美国公众一直是置身事外的孤立主义者,在2014年这一群体达到了41% 的高点。然而,与传统观点相反,在2016年大选前,64% 的美国人对国际事务持积极参与的态度,到2018年,这一数字上升到70% 的高点。

特朗普的当选和他对民粹主义的吸引力,依赖于2008年大衰退所加剧的经济混乱。但关于种族主义、女性角色和性别认同等更多的文化变革问题正在呈现着两极分化的趋势。虽然特朗普没有赢得2016年的普选,但他成功地将白人对少数族裔日益增长的可见度和影响力的不满,与外交政策联系起来,他将美国国家经济不安全和工资停滞,归咎于糟糕的贸易协议和国际移民。然而,根据前国家安全顾问约翰 · 博尔顿(John Bolton)的说法,作为总统,特朗普几乎没有什么像样的战略,他的外交政策制定主要是由国内政治和个人利益驱动的。

1 2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