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合秘书长诺罗夫:20年成长,上合为国际关系健康发展注入正能量
2021年07月12日  |  来源:上观新闻  |  阅读量:1948

上海合作组织形成了一种替代单边主义和集团政治的积极方式。

今年是上海合作组织成立20周年。身为上合秘书长的诺罗夫也格外忙碌。在上月来上海西郊宾馆参加纪念上合组织成立20周年的国际研讨会前,他刚刚去过浙江、湖北等地参加活动,还在黄鹤楼前吟诵《黄鹤楼》;而在沪上研讨会结束后,他又匆匆赶往其他地方出差考察。

自2019年担任上合秘书长以来,这位乌兹别克斯坦前外长将于今年底结束任期。或许正是如此,时间对他显得更为珍贵。用他的话说,秘书长三年任期是一种“幸运”,使他可以近距离地接触中国这个文明古国,同时见证上合成长为具有国际威信和强大吸引力的组织。而我们的专访,也从上合组织的历史开始。

20年前的历史性决定

记者:20年前,上合组织成立于上海。20年后,用您的话说,这一组织已成为“解决欧亚和国际事务的建设性力量。”日前您来到上合的诞生地,是否有一些特殊感受?

诺罗夫:被任命为上合组织秘书长,对我而言是个幸运的机会,让我更多地了解、发现中国,接触伟大而古老的中华文明。

工作期间,我有机会多次在贵国各地旅行,参观了很多城市。我想说,上海过去和现在都占据了特殊地位,未来也将如此。它是中国现代化、现代技术、金融和商业管理技能的发源地。当然,最重要的是,上海是中国共产党的诞生地,最近中国正在庆祝建党百年。

上海合作组织是世界上唯一一个以城市命名的、具有国际法律主体性的国际组织。《上海合作组织宪章》在联合国秘书处登记。上合组织是其前身“上海五国”的直接继承者,这很大程度上决定了它未来活动的方向和目标。

当然,在西郊宾馆的大厅开会,本身也有一种特别的、难以形容的感觉。20年前,上合组织六国元首就是在西郊宾馆逸兴亭聚首的。2001年6月15日,哈萨克斯坦、中国、吉尔吉斯斯坦、俄罗斯、塔吉克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签署了建立新的区域性国际组织——上海合作组织的宣言。因此,十分感谢研讨会组织者,使我们有机会走访逸兴亭,六国元首曾在凉亭里挥手迎接上合组织的诞生。

20年前建立上合组织的历史性决定,是积极促进和平与共同发展、深化睦邻友好伙伴关系、增进地区相互尊重和信任气氛的重要一步。

不是主导支配,而是平等协调

记者:“上海精神”是上合组织的灵魂,您怎么理解?

诺罗夫:上合组织的一个重要特征在于,它是少数几个最初完全以多边伙伴关系形式建立起来的综合性国际组织之一。

而且,这一模式在《上海合作组织宪章》中被确定为一个基本特征,并规定加强本组织成员国之间的互信、友谊和睦邻关系,共同应对全球挑战,在预防国际冲突及其和平解决方面进行协调,共同寻求解决21世纪将出现的问题。

本组织内部的伙伴关系是一种积极的合作互动,其基础是共同确定利益趋同的领域,共同和各自的意见同等重要,同时充分维护和尊重伙伴关系主体在内政和外交政策中的独立性。

形象地说,不是按照等级划分排座次,而是基于相互理解。上合组织伙伴关系的关键要素,不是主导和支配,而是平等和协调。

从不同角度考虑上合组织的决策制定,同样重要的是要牢记宪章中“上海精神”这一关键概念——互信、互利、平等、协商,尊重多样文明,谋求共同发展。

这些独特的原则,理所当然地被视作上合成员国合作演进的关键,它们的合作已成为区域相互协作的新模式。

6月24日,诺罗夫与在沪参加上合研讨会的代表在西郊宾馆逸兴亭合影。20年前,上合组织六国元首在凉亭聚首,并迎接上合组织诞生。

“上合声音”越来越被重视

记者:上合组织成立20年来,为地区带来什么?

诺罗夫:上合打击“三股势力”、贩毒、有组织犯罪、保障信息安全等领域的多边合作机制,已经成型并得到检验。

首先,我要说的是2004年在塔什干成立的上合组织区域反恐机构,以及主管当局之间的其他专业协作模式。上述工作卓有成效,得到了包括联合国秘书长在内的高度认可。

上合组织还特别注意确保阿富汗的和平与稳定。通过加强上合组织阿富汗联络小组的工作,探索如何支持和实施一系列项目,包括执行相关路线图,为这个饱受苦难的国家带来社会经济的振兴。

共同维护国际信息安全,已成为新的重要合作方向。其主要内容是2020年发布的《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元首理事会关于打击利用互联网等渠道传播恐怖主义、分裂主义和极端主义思想的声明》,以及关于保障国际信息安全领域合作的声明。

毫不夸张地说,上合组织是在信息安全领域推动国际努力的火车头。它在联合国发挥关键作用的情况下,力求制定信息领域各国负责任行为的规制和原则。

我还要指出,2015年批准的《上海合作组织至2025年发展战略》旨在落实上合组织的创新计划,以应对世界的急速变化以及随之而来的新挑战、新前景。根据该战略,上合正在实施经济、金融、投资、贸易、农业、运输等各项领域相互协作的发展方案和长期规划。

扩大科技合作、人文交流方面的工作仍在继续,卫生和旅游领域的相互协作也在推进。

上海合作组织提供了一个范例,证明不同文化和民族传统的国家不仅可以共存,还为融合各种价值取向、进行跨文明对话、建立以协同和互利为导向的文化交流创造了有利条件。

20年来,本组织成功地建立了世界上最大的国家和区域利益协调机制之一,在各领域务实合作,重点是确保政治稳定、加强安全、扩大经济协作、共同发展和人民繁荣。

今天,上合已成为一个有影响力的组织,其声音在国际舞台上越来越被重视,越来越多国家正努力与之合作。组织涵盖从东欧、波斯湾到中亚和南亚的18个国家,拥有成员国、观察员国和对话伙伴国。

上合组织建立并不断改善与其他国家、国际和区域组织的伙伴关系。这不仅增加了上合组织本身的权威,也使上合在国际和地区层面与其他组织的相互协作成为可能。

以上这些,使上合组织在就全球问题发表立场、做出评估和提出解决方案时,具备额外的分量和价值,尤其在当前国际局势动荡、新冠疫情严峻的情况下。

目前,从知名政治家和专家口中,都能听到这样的评价:上合在较短的历史时期内,当之无愧地跻身具有权威性和影响力的国际组织之列,成为保障安全、稳定和可持续发展的积极因素。

同样获得积极评价的,是上合在建章立制以及八个成员国开展对话方面所取得的成功。印度、哈萨克斯坦、中国、吉尔吉斯斯坦、巴基斯坦、俄罗斯、塔吉克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定期对话,它们被称为“欧亚八国”。

2020年以来,新冠肺炎疫情对上合组织国家构成严峻考验。面对这一普遍威胁,各国团结一致,在抗疫方面相互给予巨大援助和支持。上合作为抗疫合作的有效平台,人们对其需求也显著增加。

上合组织始终以《上海合作组织宪章》和《成员国长期睦邻友好合作条约》为指导,在开放、不结盟、不对抗、不针对第三方的基础上构建起建设性伙伴关系。上合组织成为国际关系民主化进程中的领导者,也为国际关系健康发展注入了正能量。

今天,饱受地区冲突影响的世界在上合组织中看到一种政治对话和务实合作的新理念,为促进进步和安全而考虑共同利益。

新型国际组织的典范

记者:在全球治理面临挑战、世界格局复杂变化的情况下,上合面临何种挑战?

诺罗夫:不难看出,上合组织正在一个充满争议的国际环境中庆祝成立20周年。积极的内容不断被排除在全球议程之外,几十年来保障世界战略稳定的多边机制遭到破坏,国与国之间的对抗性进程不断增加,国际社会分化为对抗性集团的趋势正在显现。事实上,我们正在谈论破坏二战后发展起来的国际关系架构的企图,该架构曾经非常有效地实现了最初目的——防止新的全球冲突。

在国际格局发生深刻变化的背景下,多极世界的形成显然已成为现实。任何人企图无视它,声称自己是“唯一合法的决策中心”,都不会使现实问题走向解决。要解决问题,就需要在主要国家的参与下进行相互尊重的对话,并考虑到国际社会所有其他成员的利益。

这意味着无条件地依赖普遍公认的国际法准则和原则:尊重国家主权平等,不干涉内政,和平解决争端,承认各国人民决定自己命运的权利。

上海合作组织作为新型国际组织的典范,能够依靠有效的多边区域合作机制团结一切力量,实现保障和平与可持续发展的任务。组织成立之初就不针对任何国家或集团,这一点在2001年6月15日的宣言中特别指明。

上合组织的成立是为了共同应对创始国所面临的非军事性的新威胁和挑战——恐怖主义、极端主义、分裂主义、宗教问题、毒品问题等。上合组织形成了一种替代单边主义和集团政治的积极方式,声援维护和加强国际关系的“联合国中心”架构,人人享有平等和不可分割的安全,并通过和平谈判解决分歧。

目前,上合组织作为多极世界形成进程的积极参与者,各方对它的需求有所增加。如果没有上合的参与,很难想象建立一个有效的全球和区域安全与合作架构。

今天,考虑到上合组织在复杂形势下肩负的责任,组织正处于一个全新的发展阶段。安全威胁日益严重,包括国际恐怖主义、贩毒、各种混合战争和气候变化。此外,网络犯罪的规模显著扩大,更多地利用信息技术和社交网络招募青年、使其激进化,对恐怖分子的资助也在增加。

激烈的区域冲突也没有停止。上合组织外部边界和周边地区的军事—政治局势正在升级,种族间和宗教间的矛盾正在加剧。与此同时,现有的预防性外交和解决冲突机制已被证明效果不彰。

世界经济关系的政治化,以及在改革现有国际贸易和金融机构方面缺乏重大进展,对世界经济的可持续发展构成严重风险。新冠疫情大流行导致贸易和经济联系急剧减少,产量下降和失业增加,对上合地区发展产生极其负面的影响。

非传统安全威胁,包括与传染病和其他跨界风险有关的威胁,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被视作对全人类的威胁。结果,当新冠病毒出现时,世界付出了巨大代价。在这方面,公共卫生、生物和环境安全问题应该成为本组织活动的最重要方面。

投资与金融合作有潜力

记者:展望下一个10年,上合组织又有哪些机遇?

诺罗夫:本组织内部有一个共识:积极发展经贸联系、加强国家和人民之间的人文交往,能够为维护地区安全稳定提供重要支撑。只要看看国际市场的不利形势和全球日益增长的保护主义,就会清晰地意识到上合组织的共同努力是多么必要。

鉴于此,在上届峰会期间,批准了执行《上合组织至2025年发展战略》的行动计划,重点是在疫情后迅速恢复上合国家的经济。上合国家在经济和一体化能力上的成功结合,将为联合国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提供助力,实现提高福利和人民生活水平的首要任务。

上合组织国家之间的投资合作潜力巨大。目前的现实问题是如何在建立金融机构方面有所加强。在机制建设方面正在加紧工作,包括为上海合作组织项目提供资金支持,建立上合组织开发银行等。进一步发展上合组织金融合作的最佳载体,可能是研究如何逐步过渡到相互使用本币结算。

今天,上合组织形成了产生质的飞跃的先决条件,其特点是在诸多领域合作效率提升,包括政治、安全、经济、人文关系的发展、更多参与本地区事务和全球治理进程,等等。

未来10年将是国际关系不断变化的时期,也是发展中国家地位增强的时期。本组织成员国愿加强伙伴关系,加强所有与本组织目标一致的其他国家、国际组织的伙伴关系,共同应对挑战和威胁,促进建立一种国家间交流的文化。这种文化以公平正义的最高价值为基础,使大国和小国都能和平自由地发展。

本组织将始终保持开放,与所有愿意在坚实、不可动摇的国际法基础上寻求利益平衡的各方进行坦诚对话。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