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利欧最新长文:中国大周期及其货币
2020年09月25日  |  来源:学习俱乐部  |  阅读量:482556

9月18日,桥水基金创始人瑞·达利欧(Ray Dalio)在他的领英(LinkedIn)主页上发布了2万字长文《中国大周期及其货币》(The Big Cycle of China and Its Currency)。这篇文章是The Changing World Order系列的最新更新,达利欧以一个海外观察者的角度,针对中国近年的改革与发展给出了思考。

本文剖析了中国的历史更替脉络,以及中国人的思维方式、运作方式,并着重分析了从1949年到现在的中国崛起之路。达利欧将中国崛起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为1949年至1976年的基础建设,第二阶段为自2008年之后冲突的出现与全球化的终结,第三阶段为2012年至今的成为世界大国之后的时期。

“自1985年左右以来,中国一直在管理汇率和利率。”达利欧分析认为,实施健全的货币政策,建立适用于借款人和贷方的良好信用体系的关键是,使该货币不会相对于其他主要货币、商品和服务价格产生任何大的上升或下降。

下文是一个相对简洁的中文译版,来源为天风晨曦交易视点

前言

有不少人告诉我撰写这篇文章的风险,因为美国正与中国进行着某种摩擦与角力,双方都情绪高涨,所以当我说中国的好话,许多美国人会生我的气,当我谈到有关中国的批评时,中国人会生我的气。双方不认可我一些观点的人会迁怒于我,媒体上的许多人也会歪曲我的话。

但是,我不能因为担心遭到报复而不敢公开发表我的观点,因为美中关系太重要且极具争议,对于了解中美两国的人而言这个议题都是难以回避的。对我而言,不诚实地谈论这种话题会有损我的自尊。

9月24日,星期四,我将发布本章的后续章节,该章节涉及美中关系。与过去的前几章不同,该章讲述的是现在这两个国家之间正在发生的最重要的事情。如果您发现有关中国历史的这一章很有趣,那么您会发现下一章更是如此。

我现在正在传递的是我最新的知识更新迭代成果。我的学习过程是通过我的直接经验和研究来学习,写下我所学到的东西,向聪明的人展示它,然后让他们批判它,以便对其进行压力测试,然后探索差异,再进一步发展它,一遍又一遍,至死方休。

因此,这项研究是我迄今为止36年来所做的结果。它并不完善,是非对错还未被充分检验,它是为了帮助我们共同找出正确的事物而提供给您使用或批评。

本章是关于中国和迄今为止的中国历史的。它的目的是传达中国人的来历。接下来的章节是关于美中关系的,这是前两章和本章所涵盖背景的延伸。

背景

尽管我不是中国文化和中国治理方式的专家,但我在过去的近40年中与中国有着许多直接的经验,我对中国进行了广泛的历史和经济研究,并且拥有美国和全球视角。因为我需要在实际运行的宏观经济方向上下注,这个视角让我获得了巨大成功。这使我对中国过去以及目前的状况有一些不同寻常见解,这可能对那些没有相关经验的人有所帮助。

更具体地说,我在这里传递给您的观点来自于我过去36年与中国人就中国和世界问题(主要是中国和世界的经济和市场)进行交流以及进行大量研究所获得的经验。通过我的自身的经验,加上对中国的经济和市场的学习了解,我学到了很多关于中国文化的知识,以及中国治理模式的运作方式以及它几千年来的发展:比如家庭礼序、儒家思想还有新儒家思想,以及历代统治者的为政得失。

当我说“中国文化”时,我指的是这些典型的中国价值观和经营方式,我在自己的经历和研究中一遍又一遍地看到了这一点。例如,从我的亲身经历中,从他们的经验中可以发掘出中国是如何拥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愿意。

在过去的两年中,我还研究了中国历史,这是我研究帝国及其货币的兴衰的一部分,目的是总结出关于帝国兴衰更迭的普世规律,并帮助我理解受历史影响很大的中国人,是如何思考的。我在研究团队的帮助下进行了深入研究,并与世界上一些最博学的中国、美国和非美国学者以及从业者进行了相互验证,从而完成了这项研究。

尽管我对自己直接接触过的人和物的印象有充足的信心(这使我对我对华人的主张比在本书前文中对荷兰和英国帝国的主张更加确定),我当然无法完全把握自己没有直接接触过的人和环境。因此,我对它们的想法更是一种基于广泛研究后的推测。

在我与中国36年的经验中,我认识了许多中国人并保持着比较亲近的联系。与我经历过的美国一样,我也经历了中国的最近一段时期的历史。最终我相信我对美国和中国的看法都是正面的,我会尽力在这里传达他们。

我敦促那些没有在中国花费大量时间的人摆脱对旧的“中国”的刻板印象,并回顾那些偏见的政党经常描述的情景,这些政党也没有在那儿花了很多时间,因为他们错了。我敦促您与在中国工作了很多时间的人一起,对所听到或阅读的内容进行交叉验证。

顺便说一句,我认为盲目和近乎暴力的忠诚以及媒体扭曲阻碍了人们对不同的观点的周密探究,这是我们时代的一个可怕标志。

明确地说,我没有意识形态倾向,也不做意识形态方面的选择。例如,我不会根据是符合美国、中国还是我自己的思想信念来选择美方或中方。我很实际,就像医生一样,医生通过逻辑来对待事物,并且相信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方式是会行之有效的。我对历史的研究以及对因果关系的思考使我对有效的方法产生了信念。

在本书开始时,我认为对使国家富裕起来最重要的是17种不同的衡量标准,而在我经常提到的8种衡量标准则更为狭窄。因此,当我看中国时,正是通过这些因素来判断中国。我也尝试通过他们的眼睛看他们的情况。我唯一能做的就是乞求您的耐心和开放态度,因为我与您分享了我学到的东西。

在本章中,我们将探讨中国的悠久历史和思想文化的诞生,我们将简要回顾它从1800年代初的卓越无比到20世纪初的微不足道的衰落历史,并且我们将更仔细地研究它起于毫末到与成为当今世界领先大国的兴起,并有可能在未来几年内成为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

在前面的章节中,我们看到了荷兰人,然后是英国人如何分别成为最富有和最强大的储备货币帝国,然后在由一个普世的因果律驱动的周期中变得相对衰弱。然后,我们看到了美国如何在相同的原型因果率驱动下,按照相同的周期性模式广泛取代英荷两国,成为世界主导性帝国。我们看到了在它的八个主要领域中,有些领域先起后衰(例如,教育,经济竞争力,世界贸易和产出的份额),有些依然卓越(创新和技术,储备货币地位,金融市场中心),以及其他一些领域(例如,货币和债务周期,财富/价值/政治周期等)如何在美国演变。

1 2 3 4 5 6 7 8 9 10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