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蒂格利茨:贸易并不是最终的目的
2019年03月28日  |  来源: 智库头条  |  阅读量:9620

很多年前,在南部非洲国家一个总统问我一个问题:我们要不要和美国签订自贸协定?当时我也知道,这个总统本身是一位医生,当医生要签署一个声明,也就是说你得保证不会作恶。我说,你既然是医生,既然已经签了这样一个协议,就不应该和美国签FTA,因为所谓自由贸易并不是真正自由的,是管制贸易的。美国对真正的自由贸易没有任何兴趣,他们真正感兴趣的是受管理的自由贸易协定。我只是拿这个例子来说明一个情况。

当我们在谈论世贸组织改革的问题时,有一些是大家都会想到的老问题,也有一些是新的问题,这些都需要我们解决。我在这里跟大家一起讨论一下这些问题。

对于我们一部分人来说,非常关切的一个问题是世贸组织的专家组问题。我认为,世贸组织专家组运作非常好、非常公平公正,几乎世界上所有人都能够接受它的裁决,除了特朗普。他认为,只要这个专家组最后的裁决结果不利于美国,就一定是不公平的。但我并不认为,作为一个法庭,应该按照特朗普的想法那么做。作为一个法庭,应该依据证据进行裁决。

世贸组织专家组面临一个问题。因为美国拒绝批准新的专家组法官,而现在这些法官有一部分要退休了,所以到今年年底的时候,很有可能世贸组织专家不能正常运作了,因为进行的专家人数已经达不到世贸组织规定的最少人数。所以,我的观点是,我们不应该允许发生这样的事。我们该做的是,世界上其他国家要继续推进提名新的法官。如果美国拒绝批准新的提名,当然,在未来谈判当中可能会有问题,尤其涉及到美国和其他国家的公平问题。如果跟美国人作贸易,风险更大,因为他们不遵守世贸组织的裁决。

我的观点是,一个基于规则的多边贸易体系非常重要。我们不能因为个人,或者某一个国家的原因,使得这样的多边贸易体系受到破坏。为什么我呼吁包括中国在内的一些国家继续推动提名新的专家组法官,因为我们也可以先用我们提名的专家组法官,美国如果要加入或者回到专家组当中去,也是欢迎的。

此外,我还跟大家讲三个老问题、三个新问题

老问题之一是知识产权。创新毫无疑问非常重要,我完全赞成皮萨里德斯的观点,任何创新都是基础研究,需要国家政府投资,改变世界的DNA发现。事实上,基础研究需要由政府推动,私营部门进一步追加投资,然后得到广泛的应用。所以,我们必须建立某种体制或者机制来为基础创新提供激励。

专利事实上是一套非常糟糕的系统。它是一套垄断系统,是一种允许你来扭曲市场、扭曲经济的垄断系统。在十九世纪的时候,我们面临一个集中问题就是,家里都有烧碳的烟囱、壁炉,烟囱有时候会着火,把房子烧掉。他们想了一个办法,让小孩从烟囱里爬上去,把烟囱清理干净。对这些孩子来说,是非常可怜的,他们因为吸入煤碳灰而早逝了。后来发明了机械清理烟囱的装置,通过市场专利的做法来推广,价格非常高,只有有钱人才用得起,很多小孩还得无辜地死去。他们把这个发明技术进一步推广,任何人只要付得起专利使用费,能够最终拿回投资研发的成本,大家就可以使用。事实上,对于这些新技术、新发明,需要有专利以外的更好的系统来进一步传播,我们必须找到一个新的视角、建立一个更好的推动创新的体制。

并不是说,知识产权保护得越好、越严,创新就会越多。事实上,创新最重要的是研究。这些过于严格的专利保护会阻碍知识的传播,而知识恰恰是我们做基础研究的重要信息来源。事实上,我们应该进一步加强贸易和服务的流动,而知识产权正在阻碍全球服务和贸易流动。我们非常理解大家这么做是为了保护知识产权,或者鼓励创新,但事与愿违。必须强调的是,知识产权体制的细节必须得到非常高度的重视。我们要保护知识产权,更要关注其中的细节。比如,在TPP协议当中,加拿大黑霉公司创始人反对TPP的原因是,TPP知识产条款会让大的公司受益,让他这样的小的加拿大公司处于不利的境地。所以,他坚决反对TPP。

还有其他人也反对TPP,尤其涉及到体重医疗、健康医疗方面的条款。美国选择退出TPP,TPP其他成员认为,TPP除掉了IPP和知识产权内容以外,包括医疗健康领域的内容还可以继续推进,因为这些IPR的内容,是美国医疗产业坚持要求放进去的。所以,新的北美贸易自由贸易协定在国会通过的时候,包括制造业在内的领域也希望能够进行大的修改,但是,在投资领域并没有很多协议。

一般情况下,投资作为一个条款,并不是一个主要的关注点。但美国贸易代表坚持一定要在和欧盟的谈判中加入投资,这并不是为了法治,而是为了管制。因为一旦有了这些规定,必须有一个补偿机制。例如,如果每一包香烟的包装都要标明吸烟有害健康的标志,这种管制措施是有效的,吸烟的人数下降了。但是,起诉事件也增加了,因为有的公司会通过销售让别人上瘾的香烟来增加销量。中国也有类似的情况。大概在100多年前,为了校正贸易不平衡问题,英国政府向中国出口。当时中国向英国出口很多东西,却不想向英国进口任何产品,所以英国想通过鸦片扭转贸易不平衡的问题,不过中国并不希望进口鸦片。从商业角度来说,鸦片是非常好卖的商品。但是,对一个国家国民的健康来说,鸦片是非常危险的。英国通过两次鸦片战争打开了中国的贸易大门,所以美国说,他们有权在世界各地销售有毒的产品,但这是不可接受的。我们需要投资的协定,中国和很多国家都在进行投资双边协定,但在谈判过程中一定要非常地小心,一定要关注到健康卫生,以及经济的增长,还有很多其他问题。我认为,贸易保护是非常危险的。

还有一个比较老生长谈的问题,是世贸组织是否要进行改革?这个问题和倾销有关。倾销就是以低于成本的价格销售产品。这似乎很荒谬,但为什么他们会倾销?这是掠夺性定价,这样可以打败你在市场上的竞争对手。一旦你成为垄断者,就可以在未来提高你的价格,用以弥补倾销过程中的损失。但是,很多国家现在采用的是双重标准。在国内很难打赢一个倾销的案子,但是国际上,很容易赢得一个倾销的案子。这种双重标准并不是因为经济学原理不同,而是因为体制不同,或者规则不同,这需要进行改革。其中,中国就被视为非市场经济,这对于中国很不利。中方加入世贸组织的时候,在一段时间之后不被视作非市场经济体,但是到现在还是这样,因此,我们要进行改革。

1 2 3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