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民旺:大选前的印巴冲突如何在印度国内引发新“战斗”?
2019年03月13日  |  来源:澎湃新闻  |  阅读量:3691

2月14日,在印控克什米尔首府斯利那加以南的普尔瓦马地区爆发的自杀式袭击事件引发了此后印巴两国一连串的冲突。袭击事件初起时,印度国内各党派似乎展现出暂停内争、一致对外的姿态。印度总理莫迪在推特中“强烈谴责这种卑鄙的袭击”,表示部队人员是不会白白牺牲的。反对党国大党主席拉胡尔·甘地也向遇难者表示哀悼。

近日,这种“兄弟阋于墙,外御其侮”的景象已不复见。印度的执政党和反对党又开始如袭击发生前那样彼此互相抨击。所不同的是,现在他们有了新的议题:围绕印巴冲突的种种问题。外交问题成为正在全力以赴向即将到来的大选冲刺的两大党派新的蓄力点。有专家直言印度两党围绕印巴冲突的互相攻讦,是一场“为了选票的战斗”。


五年来两党势力的消长

在普尔瓦马袭击事件发生前,印度国内基于大选需要的政治造势早已如火如荼。2017年12月,拉胡尔·甘地正式接任国大党主席后,抓住莫迪“废钞”等政策造成的后遗症而穷追猛打,几乎是“鸡蛋里挑骨头”,任何议题国大党和印人党都能够“互相找茬”。借着印度经济滑坡和卢比贬值造成的困难,拉胡尔更是打击莫迪政府的痛处,承诺如果当选会免除贫穷农民贷款,提高农产品价格,增加就业等举措。这些策略取得了明显效果。2018年12月11日公布的印度五邦选举结果中,国大党一举取代印人党执掌拉贾斯坦邦、中央邦和切蒂斯格尔邦,印人党则空手而归。这种趋势给莫迪的印人党敲响了警钟。

莫迪很懂得选举政治。特朗普上台之前,莫迪可能是大国领导人中“推特治国”的先行者。他懂得印度这个国家和这个阶段的特点:印度50%人口的年龄低于25岁,65%人口的年龄低于35岁(到2020年,印度人口的平均年龄仅为29岁)。受网络和社交媒体影响,加上政治环境的“宽容”,反精英、反建制的民粹主义论调早就已经在南亚蔓延开来。印度社会传统正在慢慢改变,作为一种“准规则”的种姓制度的影响也逐渐减弱,“王侯将相,宁有种乎”正为年轻精英所认同。

于是,莫迪的选举策略就是攻击国大党是“甘地王朝”,拉胡尔则“含着银汤匙出生”,努力将拉胡尔打造成纨绔子弟的形象。莫迪的论调,加上选民对曼莫汉·辛格两任总理期间贪腐不断的厌烦,促成了印人党在2014年下院选举中,543个席位中获得了压倒性的282个席位。

可是,经过五年时间执政,莫迪个人魅力已经退却,“莫迪旋风”早就停摆,“古吉拉特模式”也不再如此吸引精英。拉胡尔·甘地在政治游戏中也成长起来。最明显例子就是,2018年7月20日印度下议院开展辩论,决定是否对总理莫迪进行不信任投票。辩论期间,拉胡尔·甘地对莫迪一顿狠批后,走到他身边说:“你可以骂我,但我一点都不恨你。这才是印度人应有的表现。”随后,他还给了莫迪一个“熊抱”。


袭击事件与莫迪的“反击”

普尔瓦马袭击事件给了莫迪一个“天赐良机”。莫迪给印度军方授权,让他们可自主决定何时、何地以及以何种方式做出回应。2月26日凌晨,12架印度战斗机越境对巴基斯坦境内一处“穆罕默德军”训练营地进行了打击。尽管这一举动颇为冒险,但是据称消灭了300多名恐怖分子,一下子平复了印度社会对普尔瓦马袭击事件的情绪,印度各地人们走上街头进行庆祝。当天下午,莫迪对群众的讲话中也宣布,“我可以向你们保证,印度是安全的”。

自然,对于莫迪政府采取这样“顺应”民心之举,拉胡尔·甘地也得有所表示,他在推特中向勇敢的印度空军和飞行员表示祝贺致敬,当然是不会夸莫迪政府的。

只是,数小时后画风突变。2月27日清晨巴空军在其领空击落两架通过克什米尔印巴实际控制线侵入的印度空军战机,并抓获了一名落在巴控克什米尔地区的印度空军飞行员,立刻让莫迪政府陷入无比尴尬的局面。为了“敦促”反对党别趁机“落井下石”,莫迪在2月28日的选举造势活动中称,“巴基斯坦的做法就是想要分裂印度,敌人试图破坏印度的稳定。”“所有印度人都应该像墙一样,像石头一样屹立不倒。”“今天,整个国家是一个整体,与我们的士兵站在一起。”言下之意,国大党别上巴基斯坦的当,这时候咱们应该同仇敌忾,一致对外。


民意反转,国大党找到了机会

很快,巴基斯坦政府承诺释放飞行员。莫迪政府既“惩罚”了巴基斯坦,显示了强硬,又收获了民意,一切都好得很。只是,战机被巴基斯坦击落和飞行员回国之后,解了恨的印度民意开始反转,逐渐回归清醒和冷静。特别是随着外媒报道,印度越境空袭不过是炸了几个坑,并没有造成什么恐怖分子伤亡。反对党对此就穷追猛打,要印度空军参谋长和国防部长给出具体伤亡数字。印人党的要员们要么说,空袭只是为了给巴基斯坦警告,战场上要核实伤亡数字是很困难的,要大家就别纠缠具体伤亡数字了;要么就像印人党主席阿米特·沙阿一样,咬死说有250名恐怖分子被击毙。至于大家信不信无所谓,反正他自己是信了。

这下子,反对党找到批判由头了:越境袭击让印度国家和军队都要蒙受巨大风险,居然一无所获。反对党集体谴责莫迪领导的印人党,为了选票和支持率可以不惜“牺牲军人”,要将印巴冲突政治化。这就等于批判,印人党将党派利益放在了印度国家利益之上。潜台词则是,印人党并没有在维护国家利益。

对反对党的批评,3月3日莫迪在推特中反驳说:“过去两天的事情恰好又再次证明了我们军队的力量。可悲的是,一些政党开始憎恶我领导下的国家。难怪,当整个国家都在支持我们军队的时候,一些政党却开始怀疑我们的军队。”换言之,莫迪的反驳也是将反对党放在了国家(军队)的对立面。他还继续批判反对党是“特洛伊木马”,对莫迪政府的批判则是在帮助敌人。他称:“这些政党的言论是在帮助巴基斯坦,他们的言论会在巴基斯坦的议会和广播中传播。我想问他们,你们到底是支持,还是怀疑我们的军队?你们是想支持我们的军队,还是想帮助那些侵犯我们领土的恐怖分子?”


“如果我们有阵风”:莫迪变招

3月4日莫迪转而将空战失败的责任归结于反对党。他表示:“如果我们拥有阵风战斗机,那么空战的结果会有所不同”。显然,这是在指责国大党推迟了阵风战斗机的购买过程。

事情的原委大致是,2016年印度与法国达成协议,要购买36架法国阵风战机,原定第一架阵风战机将于2019年交付。但是,2018年8月国大党出来揭露,莫迪政府支付的费用高于与法国政府商定的最终价格,质疑莫迪政府进行了“暗箱操作”,特别是印度要求阵风战机的生产商法国达索公司和印度的本土企业信实集团共同生产这款战机,而信实集团没有涉足过军工和战机制造,其总裁安尼尔·安巴尼又是莫迪的好朋友。随后,法国前总统奥朗德也证实,是莫迪政府向法国达索公司施压,要求其与信实集团合作的,法国没有选择合作对象的余地。这就让国大党抓到了“实锤”。国大党将莫迪政府告上了法院。2018年12月,印度最高法院做出裁决,认为莫迪政府购买阵风战机的交易没有问题。

只是,裁决归裁决,拉胡尔就此抓住不放,要给莫迪抹上搞“腐败”的颜色,他称“莫迪是个小偷”,“从印度空军偷了3千亿卢比……把它给了你的朋友安巴尼。”而莫迪则坚持指责国大党已经损害了国家利益,称“由于阵风协议被政治化,我们继续受到影响,既得利益和政治化严重损害了国家利益”。

当下,反对派与莫迪印人党的辩论仍在继续,辩论议题和方向也仍在发展之中。莫迪最初借势强硬冒险之举,受到了越来越多的质疑和反思,可能让莫迪对巴基斯坦的后续反应更加谨慎。在这一过程中,给外人展示的更多是印度制度内部的微妙运作,以及印度这个“世界最大民主国家”的内政。

(作者系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研究员、院长助理,南亚研究中心副主任。本文仅代表个人观点,转载仅用于学术研究与人文交流若有异议请及时告知,以便做适当处理。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