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以骅:特朗普政府上任以来的宗教与中美关系
2019年03月06日  |  来源:复旦宗教与国际关系研究中心   |  阅读量:17567

2018年的中期选举再度说明美国主要宗教团体政党偏好的某种“固化”,即与此前几届中期选举一样,白人福音派或重生派基督徒以大比例支持共和党众议员候选人,而无宗教归属者、犹太教选民以及其他宗教徒(如穆斯林、佛教徒、印度教徒等)则以大比例支持民主党候选人。天主教徒在2018年对两党的支持几乎持平,民主党略微领先,在2010和2014年以高出15和9个百分点的大比例支持共和党,而2006年则以高出11个百分点的大比例支持民主党,这再次证明其为美国最大的摇摆宗教选民团体。

选后民调同样表明,经常参加宗教活动的选民比不经常或不参加宗教活动的选民更倾向于投共和党候选人的票,而在美国人数逐年萎缩的基督教福音派比人数逐年增长的无宗教归属者或无宗教者拥有更高的投票率,如无宗教归属者或无宗教者在美国成年人中的比例从2000年的14%增至2016年25%,但他们在全体选民中所占比例只从2000年的9%增至2016年的15%,在2018年虽又增至17%,但仍低于其人口比例;而白人福音派在美国成年人中的比例从2012年的20%降至2018年15%,但他们在2012年以来的4次中期选举和大选的选民占比却有小幅上升,分别为24%、25%、26%和26%。

根据2018年中期选举的结果,我们从宗教视角对特朗普政府余下任期以及宗教对中美关系的影响作以下分析:

从国际层面来看,特朗普政府上台以来在国际关系领域的一系列彰显其所奉行的重商主义、现实主义、单边主义、双重标准和唯美国独尊的举措,包括退出一系列国际组织和条约(如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和《巴黎气候协定》)、针对穆斯林国家的旅行禁令、阻止难民进入美国和建造边境墙、实行贸易保护主义和发动贸易战、宣布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在国际上散布和默许种族主义和宗教歧视言论等,严重损害了美国在国际上尤其在第三世界国家的公信力,使美国在国际舞台上所持续扮演的所谓人权和宗教自由卫士形象大打折扣。

从国内层面来看,在2018年美国中期选举中民主党大胜的“蓝色潮”并未出现,却出现为数众多的女性和少数族裔候选人参选的“粉红潮”和“穆斯林潮”,其中最有代表性的是有100多位美国穆斯林在本次选举中竞选公职。据美国伊斯兰关系委员会的报告,这次共有创纪录的55名穆斯林成功当选从州到联邦的各级政府和议会职务,其中表现最抢眼的是当选为美国历史上头两位国会穆斯林女性议员的伊尔汗·奥玛尔(LLhan Omar)和拉希达·塔莱布(Rashida Tlaib),她们同为民主党候选人,分别来自明尼苏达州和密歇根州。美国土著妇女和同性恋候选人胜选的也不在少数,这不仅表明民主党的身份政治选战策略的成功,也反映了美国人口构成和宗教发展的长期趋势。关于美国宗教是否正陷于长期和缓慢的衰退一直是富有争议的命题。有学者根据2018年年初以来50多项关于美国宗教的调查得出结论说:“目前宣称有宗教归属的人士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少,而那些宣称没有宗教归属的是美国增长最快的群体。”如盖洛普机构在2018年4月的一项调查发现,1955年时有71%的美国人归属于新教教会,而在2017年这一比例已下降为不到47%。目前作为特朗普选民基础的白人福音派支持共和党的投票率已经达到峰值,而以大比例支持民主党的无宗教归属者以及宗教不活跃者的投票率仍有潜力可挖。尽管在预测和决定政治选举结果方面经济通常是更为重要的因素,但就宗教对政治选举的影响而言,时间显然并不在共和党一边。

从中美关系层面来看,目前美国两党及府会已就涉及我国的所谓宗教问题形成共谋并且频频出手施压。早在1997至1998年美国国会辩论给予中国贸易最惠国待遇时,所谓“中国宗教问题”就因宗教新右翼的策动而成为上述经贸辩论的热门议题,这些势力大打宗教牌为美国对华经贸战略助攻,并直接促使国会通过“1998年国际宗教自由法”。目前这一将经贸问题与所谓宗教问题挂钩的故伎又在重演,而美国在涉及西藏和新疆等我国主权议题上的挑衅,更加大了两国冲突的可能性和突发性,使中美关系面临严峻考验。


简短结语  

在当前中美关系的大背景下,宗教作为中美人文交流载体的空间和有效性正在缩小,而宗教作为两国关系冲突点的可能性正在加大。然而与两国经贸冲突一样,中美在宗教领域的博弈不应动摇我国坚决维护改革开放40年来在宗教领域所取得成果的决心,也不会放慢我国坚持宗教中国化和法治化方向,继续推进宗教领域改革开放的步伐。在宗教对外关系领域,我们应更充分地运用多边舞台和国际组织等友好交流和发声渠道,以更主动积极的姿态来展示我国的宗教政策和实践,进一步树立我国切实维护宗教自由的国际形象,并且使对外宗教交流成为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重要组成部分。 

本文为《宗教与美国社会(第十八辑)》(2019)代序,作者系复旦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特聘教授、上海高校智库宗教与中国国家安全研究中心主任、上海市人民政府参事转载仅用于学术研究与人文交流若有异议请及时告知,以便做适当处理。

1 2 3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