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家栋:2022年中印关系如何调整?
2022年03月26日  |  来源:中印对话   |  阅读量:3809

近年来在中印边境发生的一系列事件让两国关系出现了较大起伏。需要看到,虽然中印关系在过去几年中遭遇困难,但尚未在根本上改变两国关系的基本属性,也没有形成持续性下滑的趋势,仍然处于可控制、可逆转的状态之中。当前,改善关系不但是双方共同的迫切需求,客观上也具备了一定的契机。

Border clashes between China and India in recent years have caused tensions in bilateral ties. Despite uncertainties in the Sino-Indian relationship, neither did the nature of bilateral relations change, nor will tensions continue deteriorating. Disputes between the two countries are still controllable and manageable, and hopefully their relationship can return to the state of normalcy soon. At present, improving bilateral ties is not only an urgent need of both sides, but also has a certain opportunity. 

当前,中印关系的领域更加宽广,不同领域之间的联动关系也更加密切。

1988年,印度总理拉吉夫·甘地对中国进行了历史性访问,中印双方同意通过和平友好方式协商解决边界争端,同时积极发展其他方面的关系。从那以后,是否解决边界争端不再是中印关系发展的前提条件。

从客观上看,当前中印关系已经与1988年大为不同,双方的边境管控能力都显著上升,两军从在边界地区的时空错位式管控加偶然相遇,转变成同时空管控加常态化相遇。中印的经贸关系也更加密切,中国成为印度的最大贸易伙伴。

另外,中印两国还历史性地在海上相遇,两国同时追求海洋大国身份,使得两国在太平洋和印度洋的互动日益频繁。这些都使得低水平时代的1988年原则变得难以为继。

一个领域的中印关系上升到一定高度,一定会对其他领域产生影响。中印关系从几根相互孤立的支柱,变成一座由不同支柱相互支撑、相互影响的大厦。这种新形态的中印关系,在不同领域之间将更加具有联动性,但也将更加具有稳定性。

2022年3月7日,十三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在北京人民大会堂新闻发布厅举行记者会,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就“中国外交政策和对外关系”相关问题回答中外记者提问。谈及中印关系,他表示,两国应“彼此做相互成就的伙伴,不当相互消耗的对手”。(摄影/ 新华社记者金立旺)

中印两国是搬不走的邻居,两个强大的邻居之间不竞争是不可能的,也不符合最基本的政治规律。但是,中印两国仅仅是国际体系中两个较大的行为体,还没有进行全球性战略竞争的能力,仍然有比双边战略竞争更加重要的战略利益和发展目标。因此,中印两国都有迫切的需求,去改善当前的两国关系。

中印两国要着力发展两国之间的战略共识。中印都主张国际格局多极化和民主化,都希望改变西方主导的国际秩序,都希望在这一过程中提升自己的地位。良好的中印关系将更有利于实现目标。

中印都认为和平对话是解决两国边界争端的唯一可行选择,都希望调整并提升中印关系。为了扭转中印关系的下滑趋势,习近平主席和莫迪总理还开创了领导人非正式对话机制。这些努力清晰表达了两国领导层改善关系的意愿,为未来的中印关系重启准备了条件。

双方应提升对话等级,建立与两国实力和地位相对称的战略性对话机制。目前,中印之间有一些重要的对话,尤其是边界争端领域的特别代表对话机制和军长级会谈机制,但这些对话机制议题单一,不能满足中印关系战略性、互动性提升的新现实,双方需要一个更高层级、更宽领域、更可持续的战略性对话机制。

在过去,薄弱的中印关系并不影响两国的核心利益,但现在形势变了,一方面,中印两国的崛起和双边关系重要性的提升,需要更高层级的关系机制;另一方面,随着其他大国间关系的迅速发展和调整,中印关系的落后性更加显著,提升双边关系的水平对两国都有利。

2021年11月13日,《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第26次缔约方大会圆满落幕。近200个缔约方在最后时刻通过的《格拉斯哥气候公约》,首次明确“逐步减少煤炭”。(图片来源于网络)

要积极开发两国关系中的合作面。边界争端的敏感性,会使人们容易忽视中印之间的合作面和共同利益。事实上,中印两国在气候变化议题和国际金融秩序改革议题中的利益一致性仍然存在。

在2021年《格拉斯哥气候公约》表决进程中,印度环境和气候部长布彭德·亚达夫紧急提出,要把“逐步淘汰”煤炭改为“逐步减少”,以反映“新兴经济体的国情”。这是符合中国等新兴经济体利益的。另外,中印两国在金砖机制、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新开发银行和上海合作组织中的合作仍然在继续。中印之间这些重要、迫切但低调的合作,很容易在舆论场上被敏感、次要、不迫切的冲突性议题所掩盖。

中印双方需要缩小思维方式之间的差距。对于边界争端与整体中印关系发展之间的关系,由于两国的文化和政治制度差异,中国与印度之间的思维方式是相互颠倒的:印度认为解决边界争端是全面改善中印关系的前提;中国则认为只有中印关系全面提升,才可能真正解决边界争端问题。结果,中国习惯于在宏观、战略关系层面发力,印度则经常纠结于具体的分歧和问题,做不到相向而行。中印两国都有必要调整自己的思路,持中而行。

总之,在国际格局的变迁中,中印两国都在调整自己的对外关系,双边关系的调整只是其中一个部分,两国和平解决争端的共识仍然存在。作为最大的邻国和新兴经济体,两国维护合作为主、竞争为辅的关系形态,是有益的,也是可行的。

(本文作者张家栋为复旦大学南亚研究中心主任,复旦大学一带一路战略与国际安全研究所教授。)

分类: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