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军:走向国家现代化——经济发展的视角
2023年05月21日  |  来源:复旦大学  |  阅读量:4759

现代化永远在路上

从改革开放前人均GDP不到200美元,到如今总量约18万亿美元的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中国对于“现代化”的理解正随着经济发展的脚步与时俱进。

“现代化永远在路上。”张军说,“上世纪七十年代时,我们说要实现‘四个现代化’,五十年过去了,这个目标早已实现,今天我们提出的目标,对现代化的要求更高。”

根据“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到2035年,中国将基本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中国的发展程度要接近一个中等水平的发达国家的水准。对此,张军这样解读:“按照世界银行的定义,上中等收入和高收入国家之间的分界线是人均GDP达到12500美元。而按照我国2035年要基本实现现代化所提出的要求,是要人均GDP达25000美元到30000美元,比高收入门槛翻一番还多。按照这个目标,中国需要在未来十年保持年均4.5%到4.75%的经济增长速度。”

张军认为,想要预判中国未来经济的发展趋势,就必须先看看中国经济过去三十多年高速发展背后的原因。

务实主义的作风,是中国经济持续发展的政治保障

在过去短短三十多年时间里,中国走过了西方几百年工业化和现代化的发展历程,这一经济奇迹背后的原因引起了许多经济学家的兴趣。二十世纪下半叶,亚洲“四小龙”(韩国、新加坡、中国台湾、中国香港)的崛起,也让当时的许多学者感到困惑。

从中低收入一跃成为中高、高收入国家,东亚地区的经济发展现象,按照先前西方经济学界的主流理论是无法被预测或解释的。

“如果要在这些成功者中找最相似、最共同的发展特点,那就是对外贸易的依存度普遍比较高,特别是出口的依存度。”针对这些经济体得以快速增长的原因,张军总结道。不论是亚洲“四小龙”的崛起还是日本明治维新后的工业化进程,都见证了进出口占国民生产比重的持续上升。“通过可贸易部门的扩张,后发国家得以和发达经济体紧密联系起来,利用它们的技术、资本和市场来发展自己的经济。”

中国的经济发展奇迹也遵循着类似的路径——从改革开放初期开办经济特区,到上世纪八十年代末提出在沿海地区实行“两头在外、大进大出”的外向型发展战略,再到本世纪初中国正式加入世贸组织,中国在加快对外开放,深化国际经贸合作的道路上适时调整、不断前行。

“当一条路走不通、难以为继时,我们就会主动调整,动脑筋改变现状。这种务实主义的作风贯穿着改革开放以来的四十多年,这是中国经济能够持续发展的政治保障,也恰是很多国家不容易做到的地方。”张军说。

中国需要战略上的调整,但是底层逻辑不能有颠覆性变化

在出口引导战略下,中国积累了大量的物质资本和人力资源,在干中学中获得快速的学习效应,出口产品的技术含量有了长足进步。2010年,中国取代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

而如今,中国经济进入新时代,面对内外部客观环境的巨变,下一步应当怎么走?

在过去,中国的贸易主要依靠外商投资和出口加工,而现在在很多领域,自主技术和自主品牌崛起,实现了进口替代。“这说明我们的技术水平和制造水平已经达到了世界前列,在国际上与发达经济体的竞争力也大大增强了。在这个基础上,要进一步提高我们出口产品的技术复杂度,我们还面临解决核心技术‘卡脖子’的问题,这是未来中国经济发展的关键领域。”张军认为。

他强调,随着国内生产率水平和经济实力的不断提升,中国深化对外开放的底层逻辑不能动摇,但要将更多资源投入到科技研发和科创领域中,并优化民营企业、外资企业相关政策,进一步激发市场主体活力,让市场机制组织资源的能力发挥更大作用。

(张军为复旦大学经济学院院长、中国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复旦-平安宏观经济研究中心主任)

分类: 产业投资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