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锦祥:土耳其竭力在美俄之间左右逢源
2022年07月15日  |  来源:世界知识   |  阅读量:480

俄乌冲突爆发后,不少国家都面临选边站队的压力。土耳其作为少数的例外,既与美国和北约保持了密切合作,也同俄罗斯维系了传统关系,成为各派力量均能接受的“第三方”和“传话人”。那么,土耳其是如何在美俄之间左右逢源呢?其真实意图又是什么呢?

2022年6月8日,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访问土耳其,与土外长恰武什奥卢会面。

施展平衡手腕

土耳其是北约重要成员国,去年以来埃尔多安与拜登在北约框架下密切交流,希望在这一军事联盟当中扮演关键作用。2月24日俄乌冲突爆发后,土方很快应乌克兰的请求,依据《蒙特勒公约》封锁了博斯普鲁斯海峡和达达尼尔海峡,不允许俄军军舰进出黑海。这一举动很快受到美国和北约盟友的欢迎,也阻止了数艘俄舰进入黑海参战。与此同时,土继续对乌克兰进行军售,其生产的“巴伊拉克塔尔”无人机对俄火炮系统和装甲车辆构成不小威胁。

土耳其还于4月23日宣布对俄飞往叙利亚的军用和民用飞机关闭领空。这也被西方视作土在关键时刻“选边”的重要信号,俄在中东的驻军因土此举被迫使用更长的经伊朗或伊拉克航线往返叙利亚,不得不消耗更多燃料并减轻有效载荷。也有观点认为,土此举旨在阻止俄将部署在叙利亚的军事力量经土耳其领空抽调至乌克兰战场。

不过,这些举措更多是土耳其作为北约成员国的“必要和义务操作”,其内心并不支持一味打压俄罗斯。近年土俄关系发展平稳,双方都希望弱化以西方为中心的世界秩序,各自在所处地区拥有更大的战略自主性和话语权,这样的共同诉求将双方拉在了一起。因此,土一方面配合美及北约在乌克兰开展统一行动,一方面也竭力保留其与俄关系的关键领域,相应采取了平衡外交措施。

土耳其始终未加入对俄制裁。土方强调其与俄罗斯的经济、能源关系过于密切,不能因制裁而伤害土耳其人民的利益。2021年土19%的外国游客来自俄罗斯,而俄也是土建筑公司最主要的投资选择,土在俄参与了多项大型基建工程。土俄能源合作也很密切,双方正在商洽阿库尤核电站项目,预计2023年正式开工。土俄共建的跨黑海管道“土耳其溪”也是土天然气的重要来源。俄乌冲突爆发以来,土方多次表示支持俄推动卢布结算的举措,并在双边贸易中增加卢布交易,这对卢布止跌回升起到重要作用。

土耳其努力维系与俄沟通渠道,在战争斡旋、金融结算、航运安全这三大层面发挥作用。土从开战以来就积极介入俄乌和谈进程,土总统埃尔多安在与普京总统的多次电话会谈中强调建立信任措施、实现和平机制的紧迫性与现实路径,主要大国也将土视作可向俄“传话”的重要渠道。6月8日,土耳其接待了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的到访。土也正充当着黑海运粮机制的斡旋方,负责组织俄乌土及联合国的“四方对话”,并承诺在护航、扫雷和安全核查方面发挥关键作用。

另外,土在黑海准入问题上也同样拒绝北约军舰,还取消和推迟了一系列拟在土境内举行的北约军演,以避免过度刺激俄罗斯。土也为刚刚正式递交加入北约申请的瑞典和芬兰设置了“准入条件”,扮演了北约新一轮激进扩张的“刹车片”角色。

美俄皆在拉拢

土耳其通过一系列平衡外交举措把自己置于相对主动有利的位置,成为美俄竭力争取的对象。2月底以来,美俄均对其做出部分让步,满足了土在经济、地缘政治、国内政治、民族宗教等多方面的具体诉求。

美近来不断强化与土耳其的军事和经济纽带。美总统拜登4月致函国会,强调向土恢复出售F-16战斗机符合美国家利益,有利于巩固“北约的团结”并阻止土采购苏-57战机等俄制装备。美方也于4月4日正式同意启动“美土战略对话机制”。经济上,美方开始调整其近年支持塞浦路斯、希腊、以色列等国在东地中海建设将土排除在外的油气管道的态度,转而强调有关项目“工期过长”“成本代价过高”,从而减轻了土方的顾虑,有助于修复美土关系。

俄方在争取土耳其方面做得更多。过去几年,俄土在叙利亚、纳卡、利比亚等地区互有攻防,小矛盾、小摩擦不断。但是近期,俄方对土言行极为克制,似乎默许土方在一定范围内扩大其利益空间。土耳其近来明显升级了其在叙利亚的行动,并针对库尔德“人民保护部队”领导的“叙利亚民主军”发起攻击,俄方对此反应平静。土耳其还加快了进入“后苏联空间”的步伐,比如,开始缓和与集体安全条约组织成员国亚美尼亚的关系,强化与部分中亚国家的军事合作。4月22日,土耳其与塔吉克斯坦军方签署军事合作框架协议,这在过去是难以想象的。土也已开始向吉尔吉斯斯坦出售“巴伊拉克塔尔”无人机及其他特种装备和车辆。

在经济领域,俄也做出一些利好土耳其的决策。一是继续向土供应天然气,今年第一季度俄成为土最大的天然气进口来源地。二是取消对土农产品进口的限制措施,此举有助于土方扩大外贸渠道、减少经常账户赤字。三是普京向埃尔多安表示愿与土方加强协调,推动恢复俄乌黑海港口运营,以扩大粮食和葵花油的出口。

在美俄间维持平衡是土耳其外交政策的重要方面。土有意利用俄牵西方在人权、“民主”、价值观等问题上的压力,扩大在中东北非和欧亚地区的战略回旋空间。土同时也深知其与俄存在潜在的地缘政治竞争,更在西亚北非、高加索和中亚地区有着现实的摩擦因素,需要利用美及北约牵制俄。与其他中东国家不同,土有足够的经验和资源搞大国平衡,并能从美俄那里得到让步并开展利益置换,其在此次俄乌冲突应对过程中表现出来的“风生水起”再次印证了这一点。

与此同时,土耳其通过把自己塑造成“调解人”的角色,努力改善国际形象、提升地区影响。近一年来,土已通过数轮“魅力攻势”缓和了与中东多国的关系,此番更是给自己贴上“和平缔造者”的标签。当然,土耳其明年将举行总统大选,而土国内通胀率5月已飙升至73.5%,埃尔多安面临不小的国内治理压力,其有充足的动机推动尽快平抑乌克兰战火,缓解这场冲突连带引发的能源、粮食、经济等危机,为自己连选连任创造良好条件。

(作者为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发展中国家研究所助理研究员。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平台观点。)

分类: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