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志新:​中美高层巴厘岛会晤,艰难推动双边关系转圜
2022年07月12日  |  来源:中国网  |  阅读量:2079

7月9日,中国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在印度尼西亚巴厘岛同美国国务卿布林肯举行会晤。会谈中,中方指出,中美关系未走出困境且遭遇更多挑战,源于美方对华认知出现了问题,反映出美方的世界观、中国观、中美历史观、利益观和竞争观都出现偏差,因而使其对华政策偏离正轨。中方要求美方认真对待中国提出的四份清单,即要求美纠正错误对华政策和言行的清单、中方关切的重点个案清单、中方重点关切的涉华法案清单、中美8个领域合作清单。美方则在介绍对华政策时提出“六不”,表达出与中方管控风险、开展合作的愿望。这是中美两国高层官员在3月罗马会晤、6月卢森堡会晤之后又一次关键的沟通,将为未来两国元首通话作出重要铺垫。

事实上,早在去年11月美国总统拜登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通话时就作出“四不一无意”(不寻求同中国打“新冷战”、不寻求改变中国体制、不寻求通过强化同盟关系反对中国、不支持“台湾独立”,无意同中国发生冲突)的承诺,然而美方在实际行动中非但没有履行承诺,其言行还有变本加厉的危险趋势。

5月26日,布林肯在对华政策演讲中宣称,中国是“对现有国际秩序最严重的长期挑战”。7月6日,美国联邦调查局长与英国军情五处首脑联合发声,渲染所谓的“中国间谍活动对美英的经济和国家安全构成最大的长期威胁”。此外,6月21日基于新疆存在所谓“强迫劳动”虚假指控之上的美国《防止强迫维吾尔人劳动法》正式生效,美国对华制裁再添一笔。近期,美国商务部还将涉嫌“支持俄罗斯军事和国防工业基础”的五家中国公司列入贸易黑名单。

凡此种种,美方均表现出“说一套做一套”,甚至“说的比唱的还好听”,在实际行动中对华示强、遏制与打压中国的图谋从未停止。近期两国高层的密集交流,也显示双方有意尽快实现双边关系的转圜。

一则,中美关系长期深陷困境,不符合两国根本利益,中美交恶使拜登政府承受巨大压力。如美国新任驻华大使伯恩斯所言,当前中美关系可能处于1972年尼克松访华以来的最低谷,“中美之间似乎有着无休止的竞争”。

始于特朗普时期的对华贸易战已持续四年之久,拜登政府依然无法排除国内保守派的干扰,未能在取消对华加征关税问题上作出决断。而贸易战一定程度上加剧了美国国内的通货膨胀,使经济面临巨大的衰退压力。据统计,5月,美国消费者物价指数同比上涨8.6%,为40年来最快增幅。

而今年是美国的中期选举年,越来越多的美国人指责拜登政府应对通货膨胀与物价上涨问题不力,拜登的支持率目前也已跌至比较罕见的39%。这种形势迫使拜登将遏制通胀作为经济首要任务。7月初,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刘鹤与美国财长耶伦的通话,凸显出当前在宏观经济政策协调、确保全球产业链供应链稳定的紧迫性。

二则,中央军委委员、军委联合参谋部参谋长李作成与美军参联会主席米莱7月初的通话,凸显两军在台湾海峡等区域擦枪走火的危险性切实存在,中美有必要加强沟通,避免战略误判与冲突的升级。

7月5日,美国负责东亚与太平洋事务的助理国务卿康达表示,美方对巴厘岛会晤的目标是“以负责任的态度处理两国之间的激烈竞争”“以便使中美竞争不会升级为误判或者对抗”。事实上,对于美方多次表态期望为中美关系“设置护栏”,中国外交部回应称,中美三个联合公报就是双边关系最好的“护栏”;中国军方也表态称,中方要求美方恪守一个中国原则和三个联合公报规定,停止开历史倒车,停止美台军事勾连,以避免冲击中美关系和台海稳定。

三则,国际形势加速演变背景下,美方改善对华关系的需求有所上升。

当前,俄乌冲突有长期化的趋势,美国同时与中俄两国交恶的局面对美并不利。而且,按照美国战略界的设计,将中国长期推入俄罗斯的怀抱将是美国战略上的最大败笔。因此,此次对话中布林肯介绍美方的对华政策时提出“六不”,即美方不寻求对华打“新冷战”、不寻求改变中国体制、不挑战中国共产党执政地位、不寻求围堵中国、不支持“台湾独立”,以及不寻求改变台海现状,从而谋求中方对美方政策的“理解”。    

与此同时,新冠肺炎疫情持续蔓延,国际能源与粮食危机正在显现,极端气候时有发生,中美在避免世界经济走向衰退、共同应对全球公共卫生危机与气候变化问题上有共同利益。此前,康达亦称应对气候危机、全球卫生问题和阻止毒品的跨国流动将是美方期待的合作领域。也正因为如此,此次会晤中,美方表态对同中方开展合作持开放态度,而两国对加强应对气候变化与公共卫生合作达成共识。

总而言之,巴厘岛会晤是近期中美高层密集交往的重要的一环,双方都认为对话是实质性和建设性的,有助于增进彼此相互了解,减少误解误判,为两国未来高层交往积累了条件。而中方要求美方认真对待的四份清单,将是下一步中美关系能否实现转圜的关键所在。相信随着中美联合工作组磋商取得更多成果,以及两国重启人文议题交流磋商,中美之间的坚冰或许会慢慢消融。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研究所副研究员、博士)

分类: 全球治理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