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立坚:亚洲各国央行将如何应对货币贬值压力?
2022年06月25日  |  来源:复旦发展研究院  |  阅读量:1954

近段时间以来,亚洲主要货币纷纷下跌。今年日元兑美元汇率已经跌超18%,并刷新24年以来最低水平,周三韩元和菲律宾比索双双跌至十余年来的最低位。本周,复旦发展研究院金融研究中心主任孙立坚教授接受了《全球财经连线》的采访,就亚洲各国央行将如何应对货币贬值压力问题做出解读。

基本面脆弱的亚洲经济体面临冲击

《全球财经连线》:日韩汇率持续贬值,对亚洲经济和金融市场将带来怎样的影响?亚洲新兴市场会发生大幅的外资流出吗?

孙立坚:本次日韩汇率的贬值,并不是反映东亚经济活力的减弱。美国当前通胀的压力,使得美联储调整长期执行的、非传统的宽松货币政策,因此今天出现了“量价齐缩”的效应。所谓“量价齐缩”,即回购协议开始增加,为防止经济过热,将大量市场资金收回。另外,利率水平也出现了向上的调整,导致非美货币出现贬值。

金融开放度高的区域贬值效应更大,比如日元处在国际金融市场的重要位置,成为全球金融资本套息交易的重要标的。由于具有低息成本优势,投资者在日本融资,并在外汇市场购买高息货币美元,利用利差的短期效益获得财富的增长。

这种抛压导致日元目前完全偏离了基本面,而金融资本过度追逐美元的投资价值,又增加了美元的泡沫,进一步导致非美货币的贬值。

所以在这样的环境下,东亚要思考其金融开放度。如果不采取有效的资本管理措施,会导致东亚危机再现。当初的东亚危机,虽然是东亚(经济)本身存在问题,但也有强大的触发点,即资金向成熟市场国家回流,这是压倒东亚经济的“最后一根稻草”。

今天基本面存在问题的东亚国家可能会面临这场冲击,而基本面相对稳定、资本管理有效的国家,包括中国在内,币值的稳定不会受到美联储加息的过度影响。

日本或维持宽松货币政策

《全球财经连线》:亚洲各国央行将如何应对?日本央行会一直对日元放任不管吗?

孙立坚:日本曾有“亚洲国家避险港湾”之称,但在目前全球经济遭受冲击的压力下,市场认为美元流动性最好,是更有利的避险工具,使得日本想要使大量资金稳定在本国外汇市场困难重重。日本央行认为,(导致日元下跌的)美联储加息、地缘政治不稳定等都是短期因素,而且日本经济的基本面和美国是不对称的,美国经济已经出现了过热,而日本经济正在恢复当中,如果今天跟随美联储调整利率,造成的日元泡沫将给日本疫情后的旅游产业、制造业出口的竞争力带来严重影响。

长期以来,日本分析自己处在一个日元升值的环境中,使自身萧条了二三十年的经济发展结构,以及日元带来的通缩和结构性问题,要通过宽松的货币政策解决。所以只要还没出现日元贬值、日本股市大跌以及日本企业的业绩下滑三者叠加的情况,我认为,日本央行就不会放弃今天宽松货币政策的思路,不会跟随美国调整利率。但是韩国和其他东亚国家不具备经济基本面相对抗跌的能力,货币也不是世界货币,所以稳定性可能极具挑战。

事实上,韩国和其他东亚国家,都已顺应美国加息预期,在前期加息,这是被动的利率调整。从这个意义上来讲,日本是比较特殊的不加息国家,但是其他国家可能在美联储加息的环境中,面临更大挑战,即基本面恶化、企业业绩随着资金回流和金融市场波动而承压,所以这些国家,会为捍卫国家稳定而被动加息、防止资本大规模流出。所以包括韩国、日本以及东南亚国家都面临着两难的选择:不加息,可能因开放度高资本外流而导致经济基本面恶化,加息,可能会使刚刚复苏的、脆弱的经济基本面,因为利率成本的提高面临挑战。

孙立坚为复旦发展研究院金融研究中心主任

分类: 全球治理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