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翠红 张若扬:“技术主权”和“数字主权”话语下的欧盟数字化转型战略
2022年05月11日  |  来源:政治学与国际关系论坛  |  阅读量:2918

21世纪的第二个十年被称为第四次工业革命飞速发展的“数字十年”,以5G、云计算、工业互联网等为代表的数字技术是这次革命的核心动力。数字技术的发展与应用不仅对于提高经济增长速度有重要意义,而且对新产业革命与全球经济的发展具有重要的引领作用。一国对前沿数字技术的掌握,不仅意味着其国内经济结构将会大幅改变,而且预示着它在未来全球价值链中的位置也会显著上升。

当前在数字领域,美国以其先发优势牢牢占据全球互联网价值链的顶端,中国则依靠后发优势培育了自己的互联网巨头,并在部分数字领域掌握了一批尖端科技。但在这重要的数字十年中,欧盟不仅同美国的差距越来越大,而且相对于中国等新兴经济体的优势也在逐渐缩小。在中美战略竞争的背景下,欧盟在数字领域的相对落后和对外依赖不仅限制了其战略自主性空间,也增加了其数字资源的安全风险。在数字领域的国际格局发生深刻变化、欧盟对数字领域的安全、发展和权力诉求日益迫切的背景下,通过“数字化转型”提升国际竞争力、实现可持续发展和战略自主便成为欧盟在下一个十年的重要目标。为此,欧盟在近两年来陆续推出了一系列以追求“技术主权”和“数字主权”为旗号的数字化转型战略和政策文件,如《塑造欧洲的数字未来》、《欧洲数据战略》、《欧洲的数字主权》、《2030数字罗盘》计划等。

欧盟在数字化转型问题上的道路选择和战略设计不仅决定未来欧盟在数字领域的国际定位,也会对欧盟与其他大国之间的关系,尤其是中欧关系产生深刻影响。基于此,本文在立足欧盟数字化转型的一系列战略文本和已有实践的基础上,重点研究以下问题:过去鲜少在欧盟层面强调的“主权”概念为什么会出现在其数字化转型战略中?“技术主权”和“数字主权”的概念是如何同欧盟数字化转型的具体行动计划结合起来的?这一政治话语下的欧盟数字化转型战略具有怎样的特点和意义?对主权话语的强调又将对中欧在数字领域的合作产生什么影响?

类似“技术主权”、“数字主权”或“数据主权”的主权概念重新出现在欧盟官方话语和数字化转型的战略文件中,既是欧盟近年来频频提及的“战略自主”和“欧洲主权”等思想在数字领域的延伸,也是一直以来欧盟在数字领域尤其是网络空间的主权诉求的概念化,是欧盟政治家为在日益激烈的地缘政治竞争中保持自身行动能力而提出的更为灵活的概念工具和话语体系。三者的提出是基于主权原则在网络空间多元的适用场景和领域,其核心关切或侧重点有所不同,但又有所联系,共同旨在强化欧盟在数字领域的决策能力、政策执行力和国际影响力。

在具体的政策层面,欧盟的“技术主权”和“数字主权”等话语分别指向制度层面的规范性权力(制定和影响技术标准和管理规则的能力)、技术层面的自主技术能力(独立开发和维持关键技术的能力)和观念层面的文化软实力(欧盟数字治理的意识形态的影响力)。在此基础上,欧盟通过完善监管和规则体系、加强数字自主能力建设和宣传欧盟的治理理念来塑造其独特的数字化转型之路。其数字领域的主权理论建立在个人权利的基础上,因此在观念上强调以保护个人权利来彰显欧盟的数字主权。同时为应对内外部压力,欧盟的数字化转型战略不仅强调对外要捍卫欧盟整体在数字领域的战略自主权,还强调要在欧盟内部加强协调、扩展欧盟机构的政策权限空间和提高欧盟成员国凝聚力。在手段上,欧盟不再仅仅满足于制定数字领域的标准,而是试图通过扩大“技术政治势力范围”来投射更多地缘政治力量,以加强自主技术能力为导向的产业政策便成为其转型战略的核心措施。与之相配合地,欧盟的数字化转型战略也通过对主权的强调强化了国家在数字空间治理中的作用。

欧盟在数字化转型问题上的道路选择和战略设计不仅将决定未来欧盟在数字领域的国际定位,也会对欧盟与其他大国之间的关系产生深刻影响。对于中欧关系而言,在“技术主权”和“数字主权”政治话语下,欧盟推动数字化转型的决策活动将区分不同领域和层面对中美进行两边下注,但在数字技术标准、安全供应链、数字贸易和投资等关键数字领域,欧盟更加重视同美国的协调;主权话语所反映出的政治逻辑的加强也推动了欧盟在处理中欧关系时经济关系政治化的倾向,安全、人权和民主价值观等相关问题将成为中欧数字关系中的焦点问题;与此同时,在推动数字化转型的经济理性和政治逻辑的双重作用下,欧盟加深对华经济合作与部分数字领域加速对华经贸“脱钩”的行动将同步进行,中欧在数字领域的双边竞争也存在日趋激烈的趋势。

在“技术主权”和“数字主权”话语下制定的数字化转型战略是欧盟应对数字时代挑战的重要发展战略。不论其数字化转型能否成功,欧盟“技术主权”和“数字主权”等政治话语的提出和数字化转型战略的实施,已经影响了欧盟在制定对外政策时的战略考虑,并将对欧盟的对外关系乃至国际格局产生深刻影响。中国应针对其发展态势制定长远预案,在中美战略竞争中审慎地认识欧盟追求所谓主权乃至战略自主的行为,一方面,可以在欧盟重点关注的绿色发展、平台治理和反垄断领域拓展双方合作的空间,努力维护经贸合作在中欧关系中的压舱石作用;另一方面,对于欧盟以主权之名实施的保护主义措施和部分数字领域同中国技术“脱钩”的倾向,中国也要做好应对准备,继续在国际层面坚定支持和践行多边主义和对外开放,反对孤立主义和保护主义的倾向,为全球数字经济发展、数字产业和供应链的稳定和全球数字化转型做出贡献。

图片

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蔡翠红教授在海外访学时的留影

(蔡翠红为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教授,博士生导师,上海美国学会会员,国际关系博士。张若扬为复旦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博士研究生)

分类: 全球治理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