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辉耀:全球化没有消亡,只是不再美国化
2022年05月11日  |  来源:政治学与国际关系论坛  |  阅读量:2048

先是金融危机,而后英国脱欧、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当选美国总统,接下来是贸易战与新冠疫情,乌克兰战争只是引发声称全球化已逝声浪的最新事件。

俄乌战争以来,无论是媒体专栏作家,还是贝莱德集团总裁劳伦斯·芬克(Laurence Fink)、橡树资本联合创始人霍华德·马克斯(Howard Marks)等华尔街知名人士,都认定全球贸易与金融联系不断扩大的时代已经结束。然而,这与我们许多人看到的现实经验不符,尤其是在亚洲。

现实是,世界的联系似乎变得更加紧密。去年,全球贸易创下纪录,达28.5万亿美元,同比增长25%,较疫情前的2019年高出13%。虽然脱钩论不绝,去年美中贸易增长了20%以上,达到6,872亿美元。即使发生乌克兰战争,全球贸易预计在2022年仍将增长,尽管增速放缓。

去年跨境投资也超过疫情前水平,增至1.65万亿美元。尤其是中国,比以往任何时候更融入全球经济。2021年,中国外国直接投资流入量增长三分之一,创历史新高,达到3,340亿美元。今年第一季度,外国直接投资流入量同比增长超过25%。

旅游业复苏速度放缓。自2008年达到顶峰以来,国际贸易占全球GDP比例已经下降。与此同时,全球化也在其他非物质层面不断发展和涌现。

疫情期间,全球月度数据流量飙升,预计到2026年达780艾字节,较2020年增长三倍多。每天有50万新用户接入互联网。

我们比以往任何时候更容易接触到全球范围内的图像和思想。数十亿人正通过卫星图像、平民和士兵的和直播观看被纽约客称为“第一次TikTok战争”的俄乌冲突。乌克兰总统弗拉基米尔·泽连斯基(Volodymyr Zelenskiy)利用数字全球化技术,通过自拍视频博得世界关注,通过Zoom在多国议会发表讲话,这在疫情前是很难想象的。

那么,为何还有这么多专家认为全球化正在消亡呢?某种程度上,他们似乎专注于冷战后盛行的一套以美国为中心的新自由主义全球化理念。

其中一个核心信念是《纽约时报》专栏作家大卫·布鲁克斯(David Brooks)所说的“趋同全球化”——随着诸国变得越来越全球化,越来越发达,它们会变得“更像我们西方国家”。

事实上,正如学者希瑟·拜瑞 (Heather Berry)、莫罗·吉伦 (Mauro F. Guillén) 与 阿伦·亨迪 (Arun Hendi) 在布鲁克斯引用的一项研究中报告中所说,“过去半个世纪,全球体系中的民族国家在许多方面并没有明显地变得更接近(或更相似)。” 全球化并没有导致美国化。

相反,全球化正变得越来越不像美国,而越来越全球化。

2000年以前,美国是全球贸易的掌舵人;而如今,三分之二的国家与中国的贸易都有所增加。自特朗普背弃《跨太平洋伙伴关系自由贸易协定》与世界贸易组织以来,多边贸易自由化的中心已转移到了亚洲。

在全球金融领域,尽管美元仍占据主导地位,但在全球外汇储备中的份额从 2000 年的70% 降至2020年的59%。制裁加速了俄罗斯和其他国家开发美元和SWIFT银行间信息系统的替代品的尝试。

在文化领域,美国流行文化面临着宝莱坞、韩国流行音乐和土耳其肥皂剧等替代文化日益激烈的竞争。去年,最畅销的音乐表演(防弹少年团)和Netflix最受欢迎的节目《鱿鱼游戏》(Squid Game)都是韩国的;全球下载量最高的应用程序抖音(TikTok)和最大的时尚零售商(Shein)来自中国。因此,尽管全球资本流动继续增长,华盛顿、华尔街与好莱坞则相对较少地介入其中。

乌克兰战争粉碎了关于全球化的第二个新自由主义假设,即市场自由化将开启一个和平、繁荣和开放的良性循环,将各国的经济利益交织在一起,直到它们之间的冲突变得不可想象。

这种想法并非完全错误。但它没有意识到连通是一把双刃剑,人们关心的是金钱以外的东西。

正如马克·莱昂纳德 (Mark Leonard) 在《不和平时代》中所写的那样,越来越明显的是,把世界连通在一起的各种联系从贸易到移民、从全球金融到互联网——也可能被武器化,成为冲突的根源。

全球范围内,各国政府越来越关注全球化对国家安全、公民利益与环境的威胁。为了减轻这些风险,使全球化变得更容易接受,许多国家正从华盛顿式的自由放任政策转向更加亲力亲为的“管理全球化”的方法。

欧盟是这方面的先驱,通过了有关跨境流动的新规则如《通用数据保护条例》(General Data Protection Regulation)和即将出台的碳边境调整税。中国的“双循环”模式可以被视为一种管理全球化的形式,力求利用其有利之处,同时减少外部不确定性。就连美国也在推进对跨国公司征收全球最低税等更积极的跨国流动管理措施。

这预示着对全球化采取更加谨慎的方法,考虑到长期的韧性与政治现实,而不是大规模退回自给自足状态。我们已经进入了一个由新力量推动的全球一体化阶段,这个阶段将比以前的阶段更多样化、更有管理。这未必是件坏事。

(作者为全球化智库(CCG)创始人兼理事长)

分类: 全球治理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