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立坚:叠加效应触发股市深度调整 供应链回暖成稳增长关键
2022年04月29日  |  来源:复旦发展研究院   |  阅读量:1797

市场预计美联储大幅加息,沪指今天失守三千点大关,港股失守两万点大关,台股也大跌超过四百点,创半年新低。投资市场出现了怎样的情绪波动?在当前国内外局势影响下,中国又要如何实现全年5.5%左右的增速目标?复旦发展研究院金融研究中心主任孙立坚教授受凤凰卫视《华闻大直播》栏目邀请对相关问题进行解读。以下内容由发展研究院根据采访内容及孙教授增补内容编辑而成,供读者参考。

1.在俄乌冲突的阴霾之下,市场预期美联储大幅加息,沪指失守3000点大关,深指大挫6.1%,港股失守两万点关口,主要承受国内外局势哪些因素的压力?这体现了投资市场怎样的情绪波动?

孙立坚:虽然降准实施的当天出现了大跌,验证了金融市场“利好出尽便是利空”的规律,但我们看到外盘也出现了较大的跌幅,比如说在美国市场,因为新公布的企业财报表现不利,市场出现了股市上的调整。另外,美国的通胀压力还在不断上升,美联储鹰派的意见逐渐成为主导。所以加息节奏加快,也可能给市场带来资金流动性减少的压力。当然,俄乌冲突给全球经济带来的不确定性,也是不容忽视的原因。所以造成我们今天国内市场的较大调整还是受到在全球资本市场蔓延的情绪的影响,再加上,受疫情冲击,我们新公布的一些经济数据指标也呈现出疲软的状态,而且,主要机构资产配置的同质化和变现时间窗口的类同性等,这些因素形成了叠加效应,致使中国资本市场出现较为深度的下调现象。

2.除了股市之外,汇市人民币表现也压力比较大。人民币沽压加剧,背后主导因素有哪些,这给投资市场带来哪些风险和挑战?美元兑人民币本周若继续快速上行,您预计官方会否在短期内发出牵制人民币快速贬值的讯号?

孙立坚:实际上人民币汇率贬值的现象是持续了几天的,这主要还是由于疫情的影响,物流受阻使得出口受到一些负面影响,再加上外部投资环节中,跨国企业投资放慢,这些都会带来人民币需求的减弱,使得我们曾经在疫情期间能够支撑人民币需求、支撑币值稳定甚至升值的出口的好的基本面出现逆转。

另外,我们也看到,中国执行了负面清单的承诺,加大了金融市场开放的力度,前期大量进入到中国股市和债市的资金,因为美联储的加息和利差效应的收缩,再加上今天中国资本流动的便利性增加,也出现了在负面事件冲击下,资金调整的迅速加大,继而人民币抛售和外币流出的现象,这也造成了人民币贬值的短期压力。

从未来来看,投资者无论在刚刚谈到的股市还是经济基本面的指标上,都会受避险情绪的影响。那么我们也要充分地注意到市场因为避险情绪的加大,就会对流动性强、盘子大的资产有一种偏好。那么很显然,美元主导的国际货币体系符合这种偏好,资金的回流出现在美债的市场是一个短期的现象。所以,我们也会关注国家的外管政策,在人民币贬值的时间窗口,央行采取提高外汇准备金的措施来干预市场贬值的预期,抑制造成对人民币需求减少的投机力量的产生。但是近期政府强干预的可能性不大(其工作重点还是放在释放过去被动升值的压力,保出口),不过未来可能会强化资本管理。

3.现在经济数据体现出了国内经济阶段性下行的一些压力。但是另外一个方面,我们看到疫情也是在多点散发,很多地方都面临着社会面清零的目标,一边是稳控疫情,一边要发展经济,那您觉得中国要如何做到两者兼顾?另外,目前有哪些行业面临着比较大的压力呢?

孙立坚:现在对于疫情的不确定性和疫情治理方式的不断探索优化的调整,实际上需要一定的时间,才能产生实质性的效果,那么当前的主要抓手还是在于针对“点对点”疫情的快速蔓延和程度较深的特点,如何加强居家隔离,如何提高疫苗接种的普及率,以及新的药品在“点”上的切入,这种防范手段可能比我们现在这种集中式的核酸检验和隔离措施的效果更好。这样的话,就可能尽快恢复物流的通畅,使得我们的供应链能够得到销售回款的强化,恢复其运转机制,从而稳定就业,让老百姓的收入增长得以改善,让我们能在复杂的内外环境下,提升内循环消费和投资的力量。目前,物流行业、零售行业、消费品相关的制造业等受影响更为明显。中小企业因此受到的压力更大,我们今天在兼顾疫情管理的可持续发展空间中,要寻找经济稳增长的突破点,刚刚提到的物流就是带来供应链回暖的一个非常关键的环节。

4.人民银行降准生效,给市场增添怎样的动力?内地一季度经济稳步增长,在当前国内外局势影响下,中国要如何实现全年5.5%左右的增速目标?

孙立坚:我们看到这个降准,尽管市场预期可能的力度还要更大一些,但是它事实上起到了释放金融机构流动性的作用,可能比产生5300亿资金的效果更为明显。刚才我们也看到了利率降息的空间,由降准带来了降息空间的扩大,这是我们要关注的一点。但是我们也要注意到今天降准带来的仅仅是金融机构的流动性,而在经济基本面上,如何用好积极的财政政策去提升政府最后一公里的采购,盘活物流,通过疫情的有效管理方式来带动企业发展,尤其是要提高中小企业的生存能力,因为中小企业直接关系到民生问题。这样的话,我们的就业和收入增长也有中小企业这样一个巨大的市场基盘来确保,如果我们能改善民营企业的生存环境,让民营企业专精特新的转型尽快常态化,走上可持续发展的轨道的话,尽管我们处于疫情下压冲击下,中国全年度经济增长5.5%的目标在后期发力的情况下还是能够实现的。

另外,中国今年稳增长的目标得以实现的关键,就是守住供应链,强化供应链,它是居民收入增长和消费提升的源泉,也是保就业、稳金融的重要前提,做好这一点,再跟进跨周期投资的这盘大棋,即用好产业数字化、产业绿色化的新动力,那么,5.5%的年增长目标在回归常态后还是可以实现的。关键是未来这个目标一旦实现,就是伴随结构优化的增长,它提升了可持续发展的空间。

分类: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