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晓东、刘冰冰:区域数字经济协调发展的实现路径
2021年12月28日  |  来源:社科院工业经济研究所  |  阅读量:3628

问题的提出

作为一种新型的经济形态,数字经济以其渗透率高、发展迅速等特点,对各产业产生了重大的影响。一方面,数字经济在推动产业结构升级、实现产业链的最优强度和推动经济的高质量发展等方面起着不可替代的作用;另一方面,区域间的数字经济发展水平,也因各区域要素禀赋、政策等方面的差异,呈现出区域数字经济发展水平高低参差的现象,同时反过来也会对区域协调发展重大战略的实施产生影响。因此,实现区域数字经济协调发展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但是区域数字经济协调发展并不是指各区域数字经济发展质量的同质性和发展水平的一致性,而是强调各区域优势的释放和区域间发展差距的缩小,通过构建区域间协同发展和优势互补的发展机制,推动区域数字经济协调发展格局的形成。影响区域数字经济协调发展的因素有哪些?如何实现区域数字经济协调发展,进而带动区域协调发展,是我们需要重点研究的课题。

区域数字经济发展不平衡性分析

(一)数字经济发展水平指数构建

根据数字经济范围界定,结合省级数据的可获得性,本文从数字基础设施水平、数字技术应用水平和数字创新水平三个维度将数字经济指数分解,共包含14个二级指标(表1)。首先采用极差法对指标进行标准化,之后运用主成分分析法获得指标权重,采用线性加权的方法获得各省市分年度的得分,最后采用归一法得到标准得分,鉴于标准化之后数字经济指数较小,不利于省份之间的比较,所以将归一法获得的数据乘以100,得到最终的数字经济指数。 


表1 数字经济指数评价指标体系 

  • 数据说明:选用了2013—2019年30个省和直辖市的数据。数字基础设施发展水平主要涵盖移动设施、网络设施等;数字技术应用水平主要选取了互联网技术应用水平和通信技术应用水平;数字创新水平主要包含企业的创新研发能力和成果转化水平等。

(二)省域数字经济指数分析

本文立足时间和空间两个角度,对各省市的数字经济指数进行分析。首先分析各省市(区)年平均数字经济指数的大小;之后根据测算的各省市(区)平均数字经济指数划分数字经济区域,比较不同区域数字经济发展程度;最后分析各省市(区)数字经济指数变化程度。

1.2013—2019年各省市(区)数字经济发展水平

图1 各省市(区)年平均数字经济指数

由各省市区年平均数字经济指数(图1)可知,数字经济发展水平最高的是广东,其次是北京、江苏、浙江,排名最后的是青海、甘肃和新疆。广东的数字经济指数为10.32,新疆为0.88,说明省市之间数字经济发展水平存在较大差距,存在“数字鸿沟”现象,并且从中大致可以得出数字经济发达的地区与经济发达区高度吻合的结论,即东部地区数字经济发达,西部地区数字经济欠发达。根据所测的数字经济指数将30个省市(区)划分为三大区域:数字经济发达区、数字经济较发达区和数字经济欠发达区。 

表2 2013—2019年数字经济发展水平划分

由2013—2019年数字经济发展水平(表2)可知,我国数字经济发达区的数字经济指数高,而欠发达地区的指数低且各省份之间的差距较小,均集中在1.5左右。我国平均数字经济指数为3.33,只有9个省市高于全国平均水平,并且数字经济较发达区的省市基本徘徊在全国平均水平的附近,而欠发达地区的数字经济指数只有全国平均水平的一半。虽然我国部分省份数字经济发达,但是数量较少,而较多省份仍处于数字经济欠发达水平。我国数字经济发展水平存在明显的空间差异,数字经济欠发达地区由于基础设施不完善、本地市场需求狭小以及缺乏周边数字经济发达区的辐射带动作用,整体上较难实现突破性的发展;数字经济发达地区由于拥有完善的基础设施、高质量的人才、充裕的资金、有力的政策支持和庞大的市场需求等,数字经济发展受多方力量驱动,整体发展势头和水平都较高。

2.2013—2019年各省市(区)数字经济指数变动分析

图2 各省市(区)数字经济指数变动分析

由各省市数字经济指数变动情况(图2)可知,相较于2013年,2019年发达地区的数字经济指数变小,较发达地区和欠发达地区的数字经济指数有所上升,说明区域间数字经济发展水平的差距在缩小。另外,由各年份的数字经济指数可知,各省市(区)数字经济发展水平排名较稳定,也说明要实现数字经济水平的突破性发展,在短时间内是较难完成的。数字经济水平欠发达区域若想实现突破性发展,需同时考虑多种因素,且数字经济产出的回报周期偏长,需拉长年份进行进一步研究。 

表3 三大区域数字经济分指数的情况

从数字基础设施分指数(表3)来看,2019年数字基础设施指数在三大区域的变化存在明显差异。数字经济发达区的数字基础设施指数平均下降约为1.27,较发达区域为-0.33,欠发达区域为-0.14,说明三大区域的数字基础设施水平的差距在逐渐缩小,这得益于各省市(区)为发展数字经济而加强数字基础设施建设的成果;在数字技术应用指数方面,三大区域指数平均变动为0.85、0.54和0.42,区域指数变动幅度的差距十分明显,数字技术应用水平在发达区域的上升幅度最快,在数字经济欠发达区域上升最慢,可能的原因是数字经济欠发达区域无论在经济实力、科技水平和对外开放程度等方面,都缺乏有利于数字经济发展的环境;从数字创新指数来看,三大区域的指数平均变动为1.18、0.77和0.4,差距同样明显,由于数字经济欠发达区域的数字基础设施力量薄弱,又缺乏推动数字经济发展的有利条件,从而导致区域整体的数字创新水平较低。

1 2
分类: 2021 媒体评论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