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力:“一带一路”倡议下中国南海整体应对思路调整
2018年12月26日  |  来源:国关智库  |  阅读量:6674

 本次会议的组织者主要是想讨论南海相关问题。所以我就直接进入南海问题本身,以及与其相关的海洋权益话题。我的发言内容包含五个部分。第一部分简要阐述“一带一路”以及习时期中国的对外关系。第二部分是关于南海和一带一路之间的关系,紧接着第三部分是关于现阶段对待南海问题的相关政策。第四部分会探讨中国这些政策的影响和结果,然后在最后的第五部分,我将会提出基于新思维(new thinking)的一些政策调整见解。

             

第一部分,习作为中国领导人的这一时期,他对于自己在政治层面的展望有哪些?主要有两个方面。即在内政层面实现中国梦,同时在对外层面实现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目标。为实现这两个目标他提出了多方面的战略构想,这些战略构想中最重要的是三大发展战略。在2016年8月17日举行的推进“一带一路”建设工作座谈会上他明确提到,“一带一路”建设、京津冀协同发展、长江经济带发展是“十三五”时期和更长时期三个大的发展战略。其中后两个对内,第一个是对外。时间有限我不展开,直接提出一个总结,即:“一带一路”是习时期中国外交的顶层设计,中国外交应服务于“一带一路”建设。

第二部分,在“一带一路”战略构想下,周边外交(neighboring diplomacy)在中国外交中将居于优先地位,一些指标显示自2016年以来周边外交政策的重要性已经超过了大国外交。而针对东盟的外交又是周边外交中的重点。因为,六条丝绸之路经济带(以下简称“陆丝”)中的两条中南半岛地区,两条海上丝绸之路(以下简称“海丝”)都经过南海,而东盟本身在海上丝绸之路的建设过程中居于枢纽地位。也就是说,从整体提升空间而言,中国-东盟合作大于其他周边次区域,在经济与文化合作方面更是如此。如果我们认定经济与文化合作是“一带一路”建设的重心,则可以认为,东盟地区是“一带一路”建设的重点地区,更事关海丝建设的成败。 

                

关于南海问题,最近一段时间我正在进行“一带一路”五年评估全球访谈。已经做了将近二十个案例,涉及八个国家,其中大部分是东盟国家。从这些访谈中发现,南海问题在东盟国家眼中被视作中国外交的一个试金石。困难在于,中国的南海研究界对如何应对南海问题并没有形成共识,包括:中国在南海的利益到底是什么?其在国家利益中的位置?如何维护与获得这些利益?等等。

1 2 3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