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玉军:未来10-15年俄罗斯国家发展前瞻
2021年11月23日  |  来源:上海全球治理与区域国别研究院   |  阅读量:5057

一、影响俄罗斯发展的主要因素

任何一个国家的发展都不仅仅取决于自身的战略规划、内心想象和政策宣示,更重要的是取决于一系列客观的约束条件。未来10-15年,俄罗斯的发展前景受到世界发展大势与俄内外形势互动的双重影响。
首先,世界新工业革命加速发展,国际经济秩序正在重塑,全球产业链重新配置调整。这将对俄罗斯在世界经济体系中的地位和作用产生至关重要的影响。

其次,全球能源转型全面推进,传统能源产业面临多重挑战,传统油气生产国和跨国公司都在主动或被迫转型。尽管2021年夏秋之季欧洲的“能源荒”又让俄罗斯有了一次回光返照式的强势表演机会,但“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俄罗斯无法扭转全球能源转型的大趋势。

第三,国际安全局趋于紧张,既给俄罗斯带来了借乱取势的机会,也带来了诸多安全风险。一方面,中东、中亚的局势给俄罗斯带来地缘战略机遇,同时俄美重启战略稳定谈判,试图共同塑造新的国际军控规则;另一方面,安全风险也如影随形。比如,俄罗斯在里海—地中海地区面临土耳其在多重挑战。在军事上,尽管俄罗斯在不断借各种机会展示其在装备现代化方面取得的成就,但全球军力对比正在加速变化。美国的军费开支是俄罗斯的10倍,中长期看,俄罗斯无力维持冷战时期那样的对美战略平衡。俄罗斯之所以不断地“秀肌肉”,恰恰是因为看到了未来其面临的严峻挑战,恰恰是要引起美国的重视,迫使美国坐下来与俄谈判,以俄美共商的国际军控规则约束未来的大国军力竞争。

第四,大国战略竞争重新激活,中美成为大国关系矛盾主轴。但俄与美欧的关系难以全面好转,俄在“后苏联空间”也面临诸多挑战,乌克兰、摩尔多瓦等国与其渐行渐远,其他原苏联国家也对其离心离德。

第五,俄罗斯面临多重内外压力,维系现政权长期执政是当局的核心关切。而营造一个“强国”形象是调动民粹主义,转移民众对经济衰退、政治僵化关注的重要手段。

二、未来10-15年的俄罗斯发展前景首先,俄罗斯在苏联解体以后的去工业化进程仍在延续,与此同时它并未赶上第四次工业革命浪潮

未来10-15年,随着全球能源转型,作为经济发展、财政收入甚至政治稳定重要支柱的能源产业也面临多重挑战。与此同时,俄罗斯的科技潜力总体而言不断萎缩,后续发展动力受限,参与全球经济、金融及气候治理的能力明显不足。

其次,政治治理呈现疲态,各层级官员腐败有增无减。而随着经济、财政资源趋于紧张,各利益集团的争斗会呈现出上升趋势。政治参与更加受限,社会冷漠日益弥散。莫斯科卡内基中心最近的报告认为,高度的政治冷漠,阶层流动固化、对不断恶化的环境的逆来顺受正成为俄罗斯社会的“新常态”,而社会冷漠将引发其他系统性危机。

第三,俄罗斯的人力资源形势将进一步恶化。一方面,人口数量下降的趋势未得到有效控制。另一方面,知识和财富精英加速外流。国内人口的民族、宗教构成也呈现出令俄罗斯高层担心的趋势。

第四,外部环境难见明显改观。近年来,尽管俄罗斯通过俄格战争、克里米亚危机、出兵叙利亚等军事行动达到了特定的地缘政治目标,但受到了美欧的强力制裁,后苏联空间大多数国家也对俄离心离德。未来10-15年,这一趋势难以明显改观。

尽管俄面临诸多挑战,但其仍将是国际体系中难以忽视的变量。未来10-15年,有三个问题值得关注:一是俄罗斯将积极运用混合战争手段,借助国际和地区体系转型过程中的紊乱达成自己特定的地缘政治目标,它所带来的冲击是值得高度关注的;二是尽管美俄关系难以全面改善,但是俄罗斯仍将积极谋求改善对美关系,并积极调动中美俄三角关系,借助中美冲突缓解自身压力;三是在2024年之前,俄有可能做实俄白联盟国家,一面营造强国形象,一面刺激2024年总统大选行情。而在2030年总统大选之前,后苏联空间的其他“被冻结冲突”有可能再次暴燃。

从大历史的角度看,大国雄心与实力不足之间形成的张力是决定俄罗斯发展前景的关键因素。回顾以往,大起大落是俄罗斯历史发展的重要特征,每一次对外扩张的失败和受挫都会引发俄罗斯国家发展的重大转折。未来10-15年,最广泛意义上的停滞——从经济萧条到社会冷漠,是俄罗斯最大概率的发展前景。基本可以确定,到2036年甚至在2030年,能源转型、经济停滞、政治僵化、领导老迈等危机可能集中爆发,俄罗斯可能迎来重大的历史性转折。

(冯玉军,复旦大学教授、国际问题研究院副院长。)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