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强:从反恐到大国竞争,中情局转向
2021年08月19日  |  来源:环球时报  |  阅读量:2511

有西方媒体近日披露,美国中央情报局准备建立一个独立的“中国任务中心”。这是拜登执政团队试图用冷战方式开展所谓“大国竞争”的新举措。除了将中情局的恶名再次烙在未来的美国对外政策之上,目前看不出此举能够给新冠疫情影响下的世界和平稳定和经济复苏发展带来什么积极作用。如果这个中心得以成立,倒是进一步坐实了美方打着“竞争”旗号遏制打压中国的卑劣行径,因此值得高度警惕。

中情局原有十多个任务中心,大都按照地理区域设置,如欧洲和欧亚大陆中心、非洲中心、东亚及太平洋中心等等。特朗普政府时期,中情局不顾美国情报界的反对之声,一改往日做法,专门顺着特朗普的小心思设置了“朝鲜任务中心”,中情局长蓬佩奥也一步登天被提拔为国务卿。这一模式有可能被蓬佩奥的继任者复制。现任中情局长伯恩斯出身职业外交官,擅长中东和俄罗斯事务,曾担任过奥巴马政府的副国务卿,其在争取中情局长职位的提名听证会上就曾顺着国会一众政客的喜好大肆渲染来自中国、俄罗斯和朝鲜的所谓“威胁”。显然,在中情局现有架构上,另行设立一个专门针对中国的任务中心,就是伯恩斯试图献媚白宫以谋求个人更大发展的重要“成绩”。

表面上看,中情局主要负责美国对外情报搜集,长于谍报、战略技术侦察和情报信息处理。作为美国重要的国家级情报机构,中情局在“9·11”事件之后的美国一系列反恐战争中发挥了重要作用,特别是在击毙本·拉登的军事行动中,其情报信息搜集处理能力令人印象深刻,可谓“直接碾压”了美国其他十多个情报机构。此次中情局计划调整架构,是对美国情报机构由“反恐”战略转向“大国竞争”战略的率先响应。按照伯恩斯的设想,“中国任务中心”将会在全球布点,这也意味着刚从阿富汗反恐战争泥潭中狼狈抽身的美国政府将继续为中情局投入海量资源,这是专注反恐和国土安全的其他情报机构可望而不可即的,中情局也因此能顺势保住在美国情报体系中的特殊地位。

如果中情局只是一家单纯搜集情报的机构,也不至于像今天这样臭名昭著。除了蓬佩奥自己承认的“撒谎、欺骗、偷盗”之外,中情局还大搞绑架、暗杀、贩毒等,打着搜集战略情报的幌子随意干涉他国内政,手法卑鄙恶劣。冷战时期,中情局到处扶植代理人、贩卖“和平演变”,阿富汗陷入长年动荡与内乱就与中情局的活动脱不了干系。可以说,主导美国在阿富汗事务的并不是军方,也不是国务院,而是中情局。这家“情报机构”不仅一手操办阿富汗的历次选举,还收买地头蛇、豢养军阀为自己办事,完美阐释了美国不择手段、不计后果的做派。显而易见,破坏他国稳定、实施政权更替才是中情局真正的强项,而成立所谓“中国任务中心”的背后图谋也昭然若揭。

目前外界尚不清楚“中国任务中心”具体将如何运作,按照中情局的惯用手法,对华心理战、扶植异见势力、制造并利用社会热点燃点和爆点事件这三板斧是少不了的。伯恩斯说,这个新机构将会提前配置精通中国事务的情报分析人员和技术专家。具体如何配置,配置在哪里?美国驻香港领事馆有上千雇员,在美国驻亚洲各地领事馆中人数最多,香港“修例风波”背后就有中情局的影子。而美国耗资2.5亿打造的美国在台协会新办公地址,号称能容纳五六千人,估计也将为转向“大国竞争”的中情局提供搭建前沿阵地的场所。台海、南海、新疆、西藏等一切涉及中国国家安全的风吹草动届时都有可能成为刺激“中国任务中心”调集资源插手干涉的兴奋剂。

值得一提的是,伯恩斯在听证会上还专门强调了“伙伴关系”,认为这是美国在与俄罗斯和中国打交道时鲜有的优势领域。目前尚不清楚以“五眼联盟”为核心的中情局铁杆伙伴会不会仿照调整自己的情报体系架构,但其中一些国家早已开始炒作来自俄罗斯和中国的威胁。伯恩斯这边以“干涉美国大选”为借口,将俄罗斯列为中情局明确目标,英国情报部门那边就以驻俄使馆工作人员身份为掩护,积极接触俄罗斯反对派人士;伯恩斯这边鼓吹煽动“中国是美国最大的单一地缘政治威胁”,澳大利亚情报机构那边就放风炒作所谓“数百万中共党员的渗透”……这一系列动作绝不是偶然,说到底,就是以美国为首的一些西方国家试图用冷战时期对付苏联的办法,打着情报搜集的幌子,对主要竞争对手实施新一轮渗透、破坏。

从新中国诞生以来,中情局就没少对华搞渗透、破坏。今天,美方一些人一心要捡拾冷战垃圾,好像事事、处处贴上冷战标签,就可以阻挡中国和平发展的前进脚步,其结果只能是“苍蝇碰壁”。

(作者是国防大学研究员。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本平台观点。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