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逸:美国能否克服对霸权的成瘾性依赖?
2021年08月06日  |  来源:新民周刊  |  阅读量:1029

2021年7月26日,美国常务副国务卿舍曼,在天津花了6个小时,分别和中国外交部分管中美关系的副部长谢峰以及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进行了3个小时会谈。谢峰副部长清晰明了地向舍曼指出了中美关系当前存在的问题,并且给出了两份清单:一份清单是纠错清单,指向上届政府遗留下来的错误政策;另一份清单是重点关注清单,指向本届政府任内对中美关系可能产生不良影响的种种问题;两份清单合计26项要求。王毅外长清晰而明确地通过舍曼向美方传递了中方的三条底线,对中美关系未来如何恢复到良性轨道,给出了中方的解决方案。

本届美国政府的对华战略困境,整体看,有点类似此次东京奥运会上的美国体操名将拜尔斯:一方面,她宣布由于心理问题退出女子团体、个人全能、跳马和高低杠单项比赛决赛;另一方面,又表示将参加平衡木比赛。在得到美国主导的国际组织的特殊许可之后,拜尔斯长期服用右旋安非他命及哌甲酯这两种用于治疗“注意力缺陷多动障碍”,同时也恰巧可以提升体操运动所特需的高度专注力的药剂。不过凑巧的是,右旋安非他命是日本海关禁止携带进入的药剂;哌甲酯,进口超过2.16克就要特殊的文件说明,且作为兴奋剂,禁止个人携带。于是这位在上届奥运会上拿下四金一银的体操名将,到了日本,就因为心理问题,近似没法参加比赛了。

本届美国政府的对华战略发展到现在这个地步,就是因为美国霸权的传统政策工具——政治上的谴责,经济上的制裁,军事上的威胁,均趋向于失效。而很显然,目前看,本届美国政府,暂时还没有学会在真正的尊重和对等的前提下,与中国打交道。

本届美国政府面临的真正考验是,如何为美国这个霸权国,在新的国际形势面前,寻求一种体面的变迁路径。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这个世界未来的主要考验,已经不是传统地缘政治的冲突和挑战,而是类似新冠疫情、气候变化这种真正意义上的全球问题的考验和挑战;所谓国际体系领导权的竞争,即使存在,也不再是竞争谁能够在传统地缘政治的维度“击败”所谓的对手,而是看哪一方能够为解决全球问题提供有效的方案,提供可靠的公共物品,展现出实实在在的领导力。

美国的问题在于,如果继续维持原有的霸权目标不放,不仅意味着美国要击败其认定的挑战者,而且要其他国家继续以某种形式“供养”美国霸权,且是在美国霸权提供公共物品的能力和意愿均呈现下降趋势的背景下。这种诉求,等于要求厂商继续为一个已经被认定有刑事犯罪嫌疑因而失去广告效应的明星继续投送海量资金支持,是违反市场以及主权国家理性的。

从阿拉斯加的安克雷奇,到以狗不理出名的中国天津,本届美国政府没有想明白的一件事情是,美国霸权和美国的国家利益之间,并不一定永远画等号。在美国还具备优势的情况下,谋求美国霸权的体面转身,以更加符合美国中长期利益的方式,构建一个以平等、尊重为基础,以弹性、韧性和包容性为显著特征,能够指向双赢的中美关系,不仅对中国有利,对世界有利,而且对美国自身也更有利。当然,在此过程中,克服对个人以及党派政治利益的过度精算,克服对美国霸权的成瘾性依赖,确实是比较困难的;但对已经开始关注如何在历史上留下自己评价的本届美国领导人来说,这值得成为努力的目标。

无论华盛顿理解还是不理解,接受还是不接受,中美关系已经翻过了新的一页,就像两项清单和三条底线,无论那些欧美英文媒体翻译或者不翻译,都会在那里,推动中美关系走入一个全新的阶段。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