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源华、韩常顺:后疫情时代的国际秩序调整与中国周边外交
2021年04月12日  |  来源:当代世界  |  阅读量:6619

内容提要:新冠肺炎疫情引发世界性大灾难、大破坏、大震动,导致国际体系出现“领导缺失”,全球治理机制遭受重创,全球化进程受到冲击,“东升西降”格局加速变化,大国关系面临重组。这些变化给中国周边外交带来了新挑战和新机遇。面对后疫情时代周边外交的新情况,中国应着力构建“周边卫生健康命运共同体”,制定适应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大战略,强化周边经济合作机制建设,努力维护周边海域和平稳定,坚决反对美国干涉台海事务,继续大力推进“一带一路”建设等,确保中国和周边国家合作成为支撑“中国梦”早日实现的坚实基石。

新冠肺炎疫情引发世界性大灾难、大破坏、大震动,导致国际秩序出现重大调整,也给中国周边外交带来了新挑战和新机遇。中国必须全面评估、精心筹划、趋利避害,提出中国周边外交的应对方策,确保中国和周边国家良好合作成为支撑“中国梦”早日实现的坚实基石。

疫情冲击下国际秩序演变的新趋势

新冠肺炎疫情的全球暴发,冲击了美国主导的国际体系,重创全球治理机制,削弱全球化进程,推动“东升西降”格局变化,大国关系面临重组。

第一,国际体系出现“领导缺失”。面对史无前例的疫情,西方联盟没有发挥出应有的领导力。世界第一强国美国自身抗疫不力,不仅没有引领全球抗疫斗争,未能成为提供全球抗疫物资的大本营,反而四处抢夺抗疫物资以及新冠疫苗专有权和优先使用权。美国由此被指责为“现代海盗”,导致其国际形象和战略信誉受损,全球领导力迅速下降。

第二,全球治理机制遭受重创。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后,美欧国家疫情管控效率低下,暴露了西方国家治理机制的内在缺陷。面对国内政治压力和总统选举需求,特朗普狂妄推行“美国优先”政策,越来越表现出焦虑、自私和独尊的心态。在全球抗疫关键时刻,美国停止向世卫组织提供资金,宣布退出世卫组织,对全球治理机制造成重大冲击。

第三,全球化进程受到冲击。新冠肺炎疫情的大流行导致民粹主义与“本国优先论”盛行,破坏了世界各国团结,对全球化产生重大负面影响。美国强制推行对华全面“脱钩”政策,强迫他国“选边站队”,重创国际产业链,致使全球化进程遭遇“寒潮”。

第四,“东升西降”格局发生变化。疫情大流行导致全球经济停摆和金融市场震荡。世界经济面临大衰退和大萧条,对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产生了不可低估的负面影响。“东升西降”格局的“东”,从泛指以金砖国家为首的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的广义概念变化为包括中日韩在内的东亚地区的狭义概念,“世界中心东移”可能加速。

第五,大国关系面临重组。疫情暴发后,美国抗疫表现不佳,成为全球确诊病例和死亡人数最多的国家,迄今未见疫情好转拐点,国际领导力明显下降。中国在抗疫过程中遵循和维护国际体系和规则,积极支持联合国、世卫组织等国际组织,充当了引领国际合作抗疫和为各国提供大量抗疫物资的重要角色,国际影响力有所上升。美国不能接受这一新态势,借疫情拼命“甩锅”和污名化中国,并对中国全方位打压。中美战略竞争将重塑大国关系,对未来国际新秩序产生深远影响。

1 2 3 4
分类: 全球治理 2021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