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心伯:拜登对华政策取决于三重博弈
2021年04月03日  |  来源:环球时报  |  阅读量:3136

      与盟友的博弈

      强化与盟友在对华问题上的协调是拜登外交政策的突出特点。在欧洲是以北约为抓手,在亚洲是以美日印澳四国架构为抓手。华盛顿为了争取盟友的支持与配合,主要打三张牌:一是价值观牌,要求盟友在香港、新疆等问题上随美国起舞,对华施压;二是战略牌,渲染中国军事威胁,要求盟友跟美国一起在南海、台海、东海挑战中国;三是经济牌,要盟友与美国一道,重塑不依赖中国的供应链,加强对华技术封锁和打压,制定针对中国的技术和经济规则。

       美国在对华问题上向盟友打出的三张牌或许多少都会有所斩获,但问题在于,盟友能随美国走多远?在价值观问题上,当下一众盟友积极跟随美国在新疆问题上向中国挥舞制裁大棒,接下来可能还会在香港问题上对华发难,但他们会将各自的对华关系作为这场价值观之战的人质吗?答案显然是否定的。在南海、台海问题上,美国的盟友会定期或不定期派军舰和飞机来报个到,甚至跟美国一起搞些军事演习,但其中能有几个国家准备为此与中国开战?在经济和科技领域,盟友们会出于自身利益考虑加强与美国的合作,但要他们减少或舍弃从对华经贸关系中获得的巨大利益,则是不现实的。

      布林肯日前在欧洲对北约盟友称,美国不会强迫他们在中美之间选边站。这个表态虽然有点此地无银三百两,但也表明布林肯认识到一个基本事实,即盟友出于自身在对华关系上的利益考虑,大多拒绝在中美之间选边站。尽管一些盟友(如英国)在华为问题上迫于美国压力做出了选择,但他们没有也不可能在整个对华关系上跟着华盛顿走。因此美国要打造针对中国的冷战式的地缘政治和地缘经济阵营是不可能得逞的。这就是拜登政府对华打盟友牌的限度。

      三重博弈之下,拜登的对华政策制定不是一个轻松过程。行之有效的美国对华政策取决于目标是否合理、资源是否充足、手段是否可行,而问题的关键是要认识到中国变了、美国变了、世界也变了。世界既不可能回到一超独霸的后冷战时期,更不可能回到两极对抗的冷战时期。如果美国政策精英不能摒弃唯我独尊的心态、零和博弈的冷战思维,不能适应变化的时代和世界,就无法构建一项明智的对华政策,其政策实践也会充满矛盾和挫折。过去几届美国政府在对华政策上留下了不少教训,它能否使当下的决策者变得更聪明一些,且让我们拭目以待。

1 2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