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海军发布新北极战略
2021年01月15日  |  来源:远望智库技术预警中心  |  阅读量:2970

2021年1月5日,美国海军部长、海军作战部长和海军陆战队司令共同签署发布了题为《蓝色北极:北极战略蓝图》(A Blue Arctic: A Strategic Blueprint for the Arctic)的新北极战略,阐述了美国在未来20年将如何整合运用海上力量,准备应对更具通航条件和战略价值的“蓝色北极”,以有效开展竞争并维持对其有利的地区力量平衡。

该战略称,美国是一个海洋国家,也是一个北极国家,美国的安全、繁荣和北极重要利益正日渐紧密地与北极域内外国家联系在一起。美国的北极利益只有在遵守既有国际规则、确保北极地区和平与繁荣的前提下才能得到保障。但未来几十年,海冰迅速消融与北极航道通航条件持续改善,将使美国在北极地区面临包括从自然环境变化到航行与资源开发难度降低,再到中俄经济军事活动增加并试图改变北极治理机制等多方面的复杂挑战。特别是北极地区“快速上升的威权主义和修正主义倾向”,将削弱美国应对风险挑战的能力。因此美国海军部门强调,为了维护美国的北极利益、确保北极地区的持久和平与繁荣,“是时候写下我们部门历史上的又一伟大篇章了”。

该战略以美国2017年《国家安全战略》、2018年《国防战略》、2019年《国防部北极战略》和2020年12月刚刚出台的《海上优势:以整合的全域海军力量取胜》为指导,同时参考了2019年美国海军《北极战略展望》和海岸警卫队《北极战略愿景》的相关内容。该战略列举了四个目标:遏制挑衅和阻止恶意行为,维护战略通道和海洋自由,加强现有和正在形成的联盟和伙伴关系,保卫美国免受攻击。为此,美国海军部门将从三方面着手“采取更加果断的行动”:一是保持在北极的长期存在,包括建立北极常驻海军部队,加强北极演习和行动,有效整合海军、海军陆战队和海岸警卫队力量,统筹各个舰队行动等;二是强化北极合作伙伴关系,包括加强与其他军种、政府部门、盟友伙伴的信息共享,扩大北极合作规划,加强协同作战能力等;三是建立更强大的北极海上力量,包括推进海军人员、装备、技术、基建等方面的现代化,创新作战理念,教育和培训北极军民力量,统筹基础设施与部队发展投资计划等。

总体看,此次美国海军部门出台新北极战略,是美国在“战略焦虑期”应对大国战略竞争、维持军事优势的又一具体举措。纵观其目标、理念、内容等,无不体现了特朗普政府在军事安全领域一贯的“以实力求和平”“以中俄为敌手”“以竞争为手段”等理念主张。近年来,美国国防军事部门以2017年《国家安全战略》和2018年《国防战略》为纲领,出台了多份具体领域的战略文件,其中就包括2019年《国防部北极战略》。按照计划和要求,美国防部领导的陆军、海军、空军、海军陆战队和太空军五大军种需对《国防部北极战略》进行细化落实,因而海军部门出台该战略属于完成既定任务,此前美空军部门(包括空军和太空军)也于2020年7月发布了首份北极战略。这三份北极战略都从战略竞争逻辑出发,大肆渲染炒作中俄“北极威胁论”,主张通过增强军事存在、提升作战能力、加强与盟友伙伴合作等,重塑美国在北极事务中的竞争优势和领导地位。

与美国海军部门此前的北极战略相比,新北极战略呈现两个显著特点。一是强调协同合作。这首先体现在该战略由美国海军和海军陆战队联合签署发布(这两个部门对海军部长负责),而此前这两个部门的北极战略文件一般都是分别发布。从内容看,该战略更强调加强多军种(主要是与美国土安全部所属海岸警卫队)、跨部门、与盟友伙伴的合作,这与几周前美海军、海军陆战队和海岸警卫队联合发布的《海上优势:以整合的全域海军力量取胜》可谓一脉相承。二是突出中国威胁。该战略把中俄并列为美国在北极地区的主要威胁,虽然顺序上是俄在前中在后,但从篇幅看中国部分几乎是俄罗斯部分的两倍,即俄罗斯部分用了10行,中国部分用了19行。内容上,对俄罗斯主要称其北极军事活动威胁地区安全,对中国则强调持续增强的经济、科技、军事、外交等综合影响,称中国“意在控制主要海港和重塑北极国际规则秩序,威胁北极国家和该地区人民”。

美国海军部门新北极战略的出台,拼上了美国军种北极战略“拼图”中的关键一块,将对北极地区安全形势产生深刻影响。一是加剧北极军事化势头。近年来,美俄关系持续紧张,俄罗斯不断加大在北极地区军事部署,引起美国警觉和担忧。海军部门是美国在北极地区开展行动的主要力量,其强硬姿态和“远大”目标将进一步坚定俄罗斯捍卫北方安全的意志和决心,进而使美俄在北极“军备竞赛”上越陷越深。二是制造北极国际力量分野。美国竭力渲染中俄“北极威胁”,同时表示要加强与盟友伙伴的北极合作,意在塑造身份认同,形成不同阵营。美国海军部门新北极战略提出“蓝色北极”,字面意思虽然很明了,但参考“蓝点网络”(Blue Dot Network)计划的命名涵义,其深层用意可能是在强调“海洋”与“大陆”、“清洁”与“污浊”、“民主”与“威权”的对立。三是影响“冰上丝绸之路”建设。美国海军部门新北极战略提到:“中国将北极视为‘一带一路’建设的关键一环”,鉴于当前美国对“一带一路”的警觉和对北极地区的重视,自然会大力阻挠“冰上丝绸之路”建设。进一步看,在中美战略博弈背景下,按照美国将“亚太战略”发展到“印太战略”的逻辑,其未来可能将“印太战略”进一步升级为“印太北战略”,加大北极方向力量部署,实现“三洋联动”遏制围堵中国。

纵观特朗普政府的4年任期,其在北极问题上可谓“低开高走”:前两年基本“悄无声息”,2019年起动作不断,留下了美国近几任总统里最丰富的“北极遗产”。不过,这些“遗产”多是“倒行逆施”的产物,即特朗普政府对气候变化持怀疑、反对立场,在气变、环保等当前北极最急迫的问题上几无建树甚至有所倒退;同时强调大国战略竞争并将北极视为“大国的竞技场”,其北极政策实践多体现在军事安全领域。拜登上台后,美国在北极问题上将向气变、环保等“正道”回归,且会奉行多边主义,重视北极理事会等国际机制的作用。但中美战略竞争态势不会变,美俄关系也难有转圜,拜登政府不会放松对北极这个“战略新疆域”的争夺,只是在议程、策略等方面进行调整。出于对中国军事实力快速提升的忌惮,以及目前美国北极实力大大落后于俄罗斯的不安,拜登政府可能在很大程度上继承特朗普政府的“北极遗产”,继续提升北极军事力量,加强北极军事部署。因此,未来一段时期,包括美国海军部门新北极战略在内的多份北极战略仍会发挥指导作用并被遵照执行,相关动向值得关注。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