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欣:小战争、大变局、新风向
2020年11月11日  |  来源:《世界知识》2020年第21期  |  阅读量:1813

很多人都没有预料到,2020年全球新冠病毒肆虐之际,在久未受到关注的纳卡地区,阿塞拜疆与亚美尼亚再次大打出手,成为国际安全领域的焦点。

这是一场小战争,意指三个方面,即,战争规模有限,破坏程度有限,参战国家力量规模有限。纳卡冲突有复杂的历史原因,冷战后两国更是反复摩擦冲突,此次冲突的规模和释放出的能量基本还是集中在争议双方身上。

不过,从历史上看,不乏小战争、小冲突影响大变局的先例。所谓“一叶知秋”,在当下特殊的国际形势下,这场小战争也反映出国际体系的不稳定性和未来军事冲突的新特征。

所谓“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简言之就是国际力量对比和体系格局的深刻调整期,以及全球治理体系的深刻变革期,这其中一个重要的历史时空维度就是现有由美西方主导的自由主义国际秩序面临坍塌,由此牵动多方国际势力寻求自身利益扩大化的“战略良机”,一些国家间的小型冲突或摩擦随时都可能成为大国博弈的爆发点。

21世纪初期,美西方一度在欧亚大陆强势东进,持续侵蚀俄罗斯的传统利益地带。如今,随着美国内外政策陷入混乱和欧盟内耗,欧亚大陆中心地带暴露在大国平衡缺失和力量真空下,愈发刺激土耳其这样的地区强国野心滋长。长年处于历史纷争和宗教冲突带的中小国家容易选择激进战略,或被裹挟、诱导成为“代理人战争”的牺牲品。纳卡冲突的背后,就有俄、土博弈的影子,也有西方借刺激外高加索局势动荡牵制俄罗斯的用心。

更令人担忧的是,一旦这样的小战争、小冲突得不到国际社会的管控或压制,不仅其外溢的政治成本和安全风险将不断恶化地区局势,还将鼓励更多国家铤而走险,毕竟战争历来就是谋求政治利益、激发民族凝聚力的最有效手段,这对于一些处于变革边缘的国家无疑还是有很大吸引力的。

阿亚战争虽规模不大,但仍是现代军事形态演进的风向标。两国爆发冲突后,人们突然发现,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这两个很少听到过的小国,虽然在颇有影响的“全球火力”网站列出的全球军事排名中仅为第64名和111名,却也能开启无人化作战。战斗过程表明,即便先进的防空系统,在对方无人机干扰和轰炸下,也不得不撤离战斗。阵前构建的传统战场阵地,虽还能应对步兵正面进攻,但面对无人机的高空垂直打击,防御指数一下子清零。

再回顾利比亚、叙利亚、也门等早先的战场,无人机作战现已出现不同的“低配”版本,所取得的战果足以撬动战场胜负天平,倒逼军队加速转型。新战争形态的扩散更预示着,传统机械化作战已经成为信息化时代高端战争降维打击的对象,这将给各国现有的战役战术构想和攻防体系带来巨大挑战。因此,纳卡冲突双方的表现也引发正进行军事变革的国家的深刻思索。

同样容易被忽视的,是这场小战争对战争和国际政治伦理的潜在影响。1991年第一次海湾战争拉开了全球媒体时代的战争场面,到了今天,武装冲突顺着信息技术加持的各类传媒实现了实景直播。每个用户在多媒体客户端能随时观看双方的导弹和炮火打击,战争场景如视频游戏般呈现在各类媒体上。人们对新型作战样式的直播津津乐道,反而转移了战争危害和人道主义灾难本应受到的关注。

在无人化战争时代,尤其是在远距离之外的射手,直面战争的精神负担和道德压力明显减弱,而对置身事外者而言,战场上的生死更不过是屏幕上一个个亮点的闪烁或消失,距离血腥战场越远,对生命与和平价值的珍视就越容易淡化。

如果把纳卡冲突放置在欧亚地缘政治板块当中加以审视,它的根源和影响绝不仅仅是国家间领土纠纷那么简单,而是集中反映出该地区持续演进的权力博弈。战后国际政治的一大进步是,国际集体安全机制的强化对遏制国家间战争起到了积极作用。然而面对当前大变局,国际合作基础面临持续减弱的风险,大国影响下的小型“代理人战争”呈现日趋频繁或蔓延外溢的趋势,构成国际安全治理面临的严峻挑战。

(胡欣,国防科技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战略与安全研究所副教授。)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