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有华 何韵:“后脱欧时代”的英欧贸易谈判及其影响
2020年11月09日  |  来源:《当代世界》2020年第10期  |  阅读量:3281

内容提要:英欧双方按照“脱欧”协议需在2020年底前达成一项贸易协定,否则过渡期结束后,双边关税将根据WTO贸易“最惠国待遇”原则相应增加。目前英欧谈判在协议类型、监管一致性、捕鱼权、金融市场准入以及争端解决机制等问题上存在重大分歧,加上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双方年内能否达成相关贸易协定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而延长过渡期则面临立法和预算摊派两方面的障碍。贸易谈判是“后脱欧时代”英欧双边关系谈判的重要内容,其结果对英欧、中英经贸关系都会产生重要影响。

2020年1月31日,英国正式脱离欧盟,英欧双方需要在11个月的过渡期内就贸易问题达成一项协定,否则过渡期结束后英国将再度面临“无协议脱欧”。目前英欧谈判立场存在巨大分歧,且面临谈判时间短、否决行为体多、双方立场不灵活以及谈判技术难度大等多重挑战。英欧谈判的结果将影响中英贸易谈判、离岸人民币业务以及双边汇率和出口,中国需及早作出准备和相应部署。 

英欧贸易谈判的背景与分歧

英欧关系进入过渡期后,尽管英国仍然留在欧盟单一市场和关税同盟内部,欧盟的大多数政策仍然适用于英国,但英欧关系已发生实质性变化。英国不再是欧盟的成员国,如要逆转“脱欧”,英国需要根据《里斯本条约》第49条重新加入,同时英国无权参与欧盟的相关决策,在欧洲理事会涉及英国事务的讨论中只有列席权而无发言权。过渡期英欧谈判的内容也由“脱欧”谈判变为双方未来关系的谈判,而贸易谈判则是其中最重要的内容。

根据“脱欧”协议,如果过渡期内英欧双方无法达成一项贸易协定,那么过渡期结束后双边贸易将完全由世贸组织(WTO)原则支配,这意味着双边关税将由零自动调整为给予WTO任意第三国成员(Any Third Country)的关税税率,即所谓的“最惠国待遇”(Most Favoured Nation Treatment),同时面临其他非关税贸易壁垒。欧盟27国是英国最大的贸易伙伴,英国也是欧盟第二大出口市场和第三大进口市场。贸易协定对于维持英欧贸易关系具有重要意义,而对英国则尤其重要。根据联合国贸易与发展会议估计,如果不能达成协议,WTO规则下英国对欧盟出口将减少14%。此外,英国金融服务业也将失去在欧盟自由开展业务的“单一牌照权”(PassportingRight)。正因如此,英欧贸易协定对于避免双边关税和非关税壁垒,维持英国经济的长期稳定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2020年2月,欧盟与英国分别发布了各自对未来双边关系的立场文件,这两份文件反映出双方在一些议题上存在较大分歧,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综合性协议亦或单一协议。欧盟寻求与英国就贸易、渔业、安全等达成一揽子协议,而英国政府则希望先达成综合性的自由贸易协定,尔后就渔业、交通、能源、安全等问题分开进行谈判。正因此,欧盟公布的谈判协议草案只有一份文件,而英国除公布《英国与欧盟综合自由贸易协议》草案(Comprehensive Free Trade Agreement Between the United Kingdom andthe European Union)外,还公布了9份其他协议文件的草案,涉及渔业、民航、能源、司法合作等问题。英国这一先综合后单一的协议谈判策略,目的是避免部分国家以贸易谈判为筹码迫使其在其他领域作出让步。

第二,监管一致性(Regulatory Alignment)。尽管欧盟和英国都明确表示希望实现“零关税、零配额”的自由贸易,但欧盟方面认为实现此目标的前提是双方在产品安全、劳工标准、政府补贴、环境保护等方面有高度一致的规则和标准,即监管一致性。监管一致可以保证双方企业在公平的环境下进行竞争,而如果英国在环保、劳工、政府补贴等方面的标准低于欧盟,则会使欧盟企业处于竞争劣势。欧盟因此提出英国需在今后继续遵守欧盟的市场监管标准,而这明显与英国寻求的主权独立初衷相悖。英国政府已经明确表示过渡期结束后英国将不再遵守欧盟的标准和法律。目前来看,监管一致性将成为英欧达成自由贸易协议的主要障碍之一。英国甚至可能放弃零关税和零配额的目标,而通过支付有限的关税来避免继续遵守欧盟的规则和标准。

第三,捕鱼权。欧盟的共同渔业政策(Common Fishery Policy)允许欧盟成员国渔民进入其他欧盟成员国水域捕鱼。过渡期结束后,英国将恢复其领海主权,并根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拥有距海岸200海里的专属经济区,其他国家公民在专属经济区捕鱼将受到严格限制,而这将给挪威、法国等依赖北海捕鱼的国家渔业带来重大损失。为此欧盟将允许其成员国赴英国专属经济区捕捞作为双方达成贸易协定的前提。而英国方面则认为这种安排侵犯了其领海主权,并认为捕鱼谈判应该与贸易谈判分开。此外,欧盟希望就捕鱼问题达成永久协议,而英国则希望达成年度协议以便未来可以根据具体情况再行调整。 

第四,金融服务的市场准入。尽管英国提出希望与欧盟达成“加拿大式的贸易协定”(Canadian Style Agreement),但加拿大与欧盟的自贸协定并不涵盖服务业。金融服务业占英国2018年GDP的6.9%,对英国经济意义重大。过渡期结束后,英国将成为“第三国”,其金融服务业也将失去在欧盟境内开展业务的“单一牌照权”。欧盟认为其有权单独决定给予英国金融服务业何种市场准入的“等同待遇”。而英国则提出通过协商与结构化的流程来维持其金融服务业在欧盟市场开展业务的权利,避免出现英国金融公司在欧盟开展业务需要同时申请两块牌照及遵循两套标准和规则的情况。

第五,争端解决机制。一般情况下,贸易协定双方会成立独立的争端解决机构,其仲裁结论对双方有法律约束力。但欧盟提出,涉及欧盟法律的争议还需交由欧洲法院裁决,因为如果双边贸易争端涉及欧盟法律解读问题,那么欧洲法院作为欧盟法律的最高释法权威,当然有权就贸易问题进行仲裁,并且裁决对双方都有法律约束力。而英国方面则认为,“脱欧”后英国的法律系统完全独立于欧盟,当然也不需要再接受欧洲法院的仲裁。

新冠肺炎疫情的暴发使英欧在年内达成贸易协定的可能性大幅降低,延长“脱欧”过渡期则 成为避免新“无协议脱欧”的唯一选择。图为2020年6月15日,英国首相约翰逊(左二)在 英国伦敦首相府与欧洲理事会主席米歇尔、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欧洲议会议长萨索利 举行视频会谈。(图片来源:新华社)

英欧贸易谈判面临的挑战

除实质性的分歧外,英欧贸易谈判还将面临时间短、否决行为体数量多、技术细节复杂和双方缺乏灵活性等因素限制。

第一,谈判时间短。目前,世界上贸易谈判平均时长为48个月,而有欧盟参与的则更长。欧盟—加拿大自由贸易协定谈判耗时7年,且不包括服务贸易。格陵兰地区在1985年退出欧洲经济共同体时仅就渔业一项与欧盟谈判就花了3年时间。然而,根据现有“脱欧”协议,除非英欧双方就延长过渡期达成一致,否则双方需要在11个月内达成一项贸易协定。即使英欧双方都有意愿速战速决,但要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达成贸易协定的可能性仍然很低。

第二,否决行为体数量多。除英国外,英欧自贸协定需欧盟27个国家加上挪威、冰岛、瑞士、列支敦士登等4个欧洲自贸协会成员国一致通过。这些国家诉求不一,挪威等国明确将自由捕鱼作为贸易谈判的前提,波兰等劳务输出国则希望保证劳工在英工作的权益,瑞士、荷兰等国在英国金融服务业市场准入问题上则较为强硬。他们中任何一个国家都可能使英欧自贸谈判大幅延迟甚至搁浅。

第三,谈判缺乏灵活性。英国自1974年加入欧盟就未单独进行过自贸谈判,无论是谈判人员的数量、经验还是专业程度都远不如欧盟,这使其谈判时可能缺乏灵活的外交手腕。而欧盟作为一个巨大的官僚机构,在谈判内容、目标拟定、情况披露、立场红线等问题上都需遵循严格的程序,这使其在谈判中必然继续照章办事而缺乏灵活性。在英国和欧盟都无法灵活变通的情况下,英欧谈判要在短期内达成一项协定将会非常困难。

1 2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