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天毅 邓浩:​从白俄罗斯申请加入看上合组织新一轮扩员
2022年08月24日  |  来源:世界知识  |  阅读量:2511

7月15日,上海合作组织(简称“上合组织”)秘书长张明在北京举行新闻发布会,透露白俄罗斯已经向上合组织正式提交成为成员国的申请。种种迹象表明,上合组织正进入新的扩员期,并随着白提出申请呈现加速态势,这也意味着上合组织的国际威望和影响力进一步上升。

2022年7月29日,上海合作组织外长会议在乌兹别克斯坦首都塔什干举行。

加入上合组织是白俄罗斯一贯愿望

2009年6月,在上合组织叶卡捷琳堡峰会上,白俄罗斯与斯里兰卡一道成为该组织首批对话伙伴。2015年,白获得上合组织观察员国地位。此次白递交申请,是其一贯意愿的体现,同时也是白面对新形势作出的战略抉择。

近年来,美西方不断向白施压制裁,使白战略安全环境不断收紧。美西方不承认2020年白总统选举结果,在该国挑起“颜色革命”,企图颠覆卢卡申科政权。2021年,因白方逮捕支持白反对派的记者致使一架客机迫降,随后美国、欧盟对白实施多轮经济制裁。今年以白允许俄军通过其领土进入乌克兰实施“特别军事行动”等为由,西方国家把白与俄绑在一起进行严厉制裁封锁。在此背景下,白加紧向上合组织靠拢,意在缓解来自美西方的战略压力。成为上合组织成员国有利于白摆脱不利的国际处境,扩大战略回旋空间。

今年以来,欧亚地区动荡再起,不稳定因素明显上升。哈萨克斯坦发生“一月事件”,2月乌克兰局势升级,随后塔吉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国内接连发生局部骚乱,加之美国不断搅动地区局势,试图在上合组织成员国所在地区策动“颜色革命”,白安全面临严峻的考验,加入上合组织有利于改善其周边安全环境。

从经济上看,白意图通过加入上合组织打破西方对其经济的封锁,摆脱发展困局。伊朗正式成为成员国后,上合组织成员国面积约占地球陆地面积近四分之一,人口总数约占全球总人口的44%,GDP总量占全球经济总量的四分之一,这代表着巨大的市场容量和发展潜力。上合组织拓宽了白进入亚太地区的通道,在欧亚经济联盟的辅助下,将增加白的出口市场和进口来源。

上合组织新一轮扩员背景

20世纪90年代前半期,为了解决苏联解体后的遗留问题,中国与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四国达成边境地区相互信任和裁军协议,促成了1996年“上海五国”机制的建立。上合组织是在“上海五国”机制基础上演变而来,于2001年6月成立,创始成员国为中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六国。

2001~2004年是上合组织的起步发展阶段,其工作重心聚焦于内部建设。2004~2017年,上合组织处于内部建设和对外扩大并进发展阶段。2004年6月,上合组织在创始成员国基础上启动了观察员机制。同月,蒙古国在上合组织塔什干峰会上获得观察员国地位,标志着该组织扩大进程开启。2009年,上合组织正式启动对话伙伴机制。2017年上合组织阿斯塔纳峰会决定给予印度和巴基斯坦成员国地位,上合组织完成首次扩员。

2021年9月,上合组织杜尚别峰会启动吸纳伊朗为正式成员国的法律进程,正式接纳埃及、卡塔尔、沙特阿拉伯为对话伙伴,标志着新一轮扩员的肇始,白申请成为成员国是这一轮扩员进程的一部分。截至2022年6月,上合组织共有八个成员国、四个观察员国、九个对话伙伴。乌兹别克斯坦作为2022年轮值主席国,将于9月在撒马尔罕举办上合峰会。此次峰会期间,伊朗将签署加入上合组织义务备忘录,有望于2023年正式成为成员国。

据张明秘书长介绍,上合组织在扩员问题上遵循协商一致原则。俄罗斯一直积极推动白参与上合组织的合作,白成为上合组织对话伙伴和观察员国都是在俄担任轮值主席国期间完成的。不仅如此,俄一直积极主张扩员,近期俄学者也频频发声呼吁面对西方不断加强的对抗攻势,上合组织应持续推进扩员进程。

在当前形势下,吸收白加入有助于俄以上合组织为依托对抗西方,也有利于俄拉紧与欧亚经济联盟和集体安全条约组织成员国的关系。同时,白与上合组织中的中亚国家或同为集安组织成员,或同为欧亚经济联盟成员,与中国建立起全面战略伙伴关系。在印度、巴基斯坦加入上合组织后,白曾利用参加上合组织峰会契机主动与两国领导人会晤,以此拉近双方关系,为其加入上合组织创造了有利条件。当然,从以往情况看,随着扩员,上合组织内部在如何化解分歧、扩大共识、增强合作效率等方面也将面临挑战。

继续扩员意义非凡

上合组织新一轮扩员加速与国际和地区形势急剧变化密切相关,也是新形势下上合组织吸引力、影响力扩大的必然结果。

从全球范围看,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加速演变,全球治理碎片化加剧。美国固守冷战思维,不断强化同盟体系,以意识形态为线大搞阵营对抗和大国对立,导致全球治理进程严重受阻,使联合国、二十国集团等全球治理机制运转蒙上阴影。上合组织自成立以来,始终践行“上海精神”,主张互信、互利、平等、协商、尊重多样文明、谋求共同发展,走出了一条不同于西方的新型多边合作之路,因而对越来越多的国家产生了吸引力。

从地区层面看,上合组织成员国所在的欧亚地区是一个在全球治理中相对滞后、治理赤字比较严重的地区,该地区存在多种治理机制、方案,竞争色彩浓厚,甚至呈走向激烈对抗之势,而乌克兰局势升级导致地区治理更加碎片化。上合组织奉行大小国家一律平等、协商一致的合作原则,尊重成员国独立主权和领土完整,不干涉内政,不谋求建立军事集团,最大限度凝聚了各方共识并兼顾各方利益,调动了成员国合作的积极性,从而得到地区国家广泛认可。

经过20年发展,上合组织提出并践行的“上海精神”“新安全观”“不结盟、不对抗、不针对第三方原则”等已被证明是正确和极富远见的。同时,上合组织在维护地区安全方面表现卓越,其打击“三股势力”(指暴力恐怖势力、民族分裂势力、宗教极端势力)和进行反毒合作,成为地区的“稳定器”,为地区国家经济发展创造了良好条件。可以说,在很大程度上,正是因为上合组织的存在,中亚地区才有了今天的稳定局面,而没有在独立后“中东化”。在当前欧亚安全形势不断恶化下,上合组织的维稳作用将更加突出。

放眼未来,上合组织将以新一轮扩员为契机,进一步加大参与全球和地区治理的力度,在构建新型国际关系和人类命运共同体中发挥更加重要作用。

(李天毅为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研究实习员,邓浩为中国上合组织研究中心秘书长、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研究员)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