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沁:纯数据分析,美国民调到底准不准,拜登民调领先能保证胜选吗?
2020年10月31日  |  来源:界面网  |  阅读量:4055

而剩下唯一能够左右选情的就只剩一州——宾夕法尼亚。该州选情在剩下的摇摆州中最为接近,且选举人票够多。那么宾夕法尼亚是否能够翻转呢?最近一周在宾夕法尼亚进行的各项民调显示如下:

 

除了InsiderAdvantage之外,其他的民调都显示了5以上的民主党领先优势(InsiderAdvantage本身也是一个很“有名”的民调,有兴趣的的话可以去搜索下他们以往的风评和预测结果)。因此,拜登在宾夕法尼亚州仍然保持了5%以上的领先,即使扣除截距,也还没到转投特朗普的地步。

那么,这个领先在大选前会不会消失呢?从以往数据看,非常难,但这是美国大选,而且是一次投票人数会是以往两倍、首次有大量选票通过邮递方式来寄送的选举,发生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也是有可能的。

结论:

首先,民调并非不可用,用民调来解释大选结果,拟合优度高达98.3%。4年前的民调之所以遭遇滑铁卢,主要是来自-3.76%的截距,它导致民主党领先不到3%的摇摆州最终都输掉了大选。

其次,导致非零截距的原因有很多,但民调方法的改进会逐渐消除这些截距。从2018年中期选举结果看,民调的截距下降到1.47%,且对摇摆选区的预测相当准确——95个民调差距在10%以内的选区,有86个选区都预测对了,剩下的9个还是偏向了共和党的预测错误。

再次,在一个比较大的截距假设下——假设民调质量仍然保持2016年的状态,那么拜登将以279对259票赢下大选;在一个比较小的截距假设下——假设民调质量与2018年类似,那么拜登将以334对204票获得压倒性胜利。

最后,特朗普是否可能会获胜?还有一线希望。

首先,民调的质量必须和2016年一样毫无改进。当然,我不太相信这种事情会发生,民调公司也是要赚钱的,没必要为了一点意识形态跟自己过不去。

其次,最后一周内,特朗普必须逆转宾夕法尼亚的选情,将拜登的领先优势降低到2%甚至更低。历史上该州从未在一周内对这两人有过3%上下的选情变化,且宾夕法尼亚是拜登的故乡。除了2016年以外,候选人在出生州还是会有一些优势的,一般的黑新闻很难对选情造成太大伤害——得特别黑的黑新闻才行。

如果以上两个条件都满足,特朗普才有可能获胜。

(陈沁 ,数联铭品首席经济学家,毕业于复旦大学,曾任教于复旦大学经济学院。)

1 2 3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