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明礼:货币权力与美欧竞争
2020年10月21日  |  来源:《世界政治研究》 2020 年第三辑总第七辑  |  阅读量:6458

问题在于未来,如果中欧货币合作的趋势持续下去,随着人民币实力的不断增强,以及可能的美国经济实力相对下滑,人民币国际化迟早将引起美国的警惕。而欧洲作为美国的战略盟友,在货币问题上支持美国的竞争对手,可能引起美国的不满。欧洲是否会因为美国而放弃与中国的合作?这一点很难预计,届时会有复杂的博弈,这是美欧双方币权竞争中的一个潜在冲突点。

(3)最可能的态势

展望未来,美欧之间的币权竞争将呈现愈加激烈的态势。有学者认为,冷战结束后,世界发展进入虚拟资本主义阶段,“西方”的概念消失,美欧矛盾的焦点就在于货币霸权的争夺。在以往的美欧币权竞争中,欧洲几乎都是输家。美国加州大学经济学家巴里·埃森格林认为,欧元要想在国际舞台上挑战美元,以下两种情况必须出现其一:第一,欧洲对主权的态度必须改变,必须向更深层次的政治一体化发展,需要发行欧元债券;第二,美国经济政策出现重大失误,导致其他国家失去对其货币的信任。就这两方面看,二者并不是没有发生的可能。

就第一种情况而言,此次金融危机和债务危机已经成为欧元区进一步深化一体化的催化剂。金融危机后,面对美元打压,欧洲自知在内部机制缺陷没有弥补的情况下,并无还手之力,因而在应对举措方面,基本上都是围绕着机制建设展开的,另外还有诸多筹划中的规划,包括法国提出的“欧元区政府”、欧委会主席等提出的“五主席报告”等。虽然这些机制建设不会一蹴而就,但较债务危机之前已经进步很多,欧元区已经走上“通往财政联盟的不可逆转的轨道”。荷兰政治经济学家玛德琳·赫斯莉认为,债务危机给欧洲带来的不仅是风险和挑战,同时也是改革和发展的契机。

从第二种情况看,美国经济出现重大失误的可能性不能排除。希腊、西班牙、葡萄牙等国家发生的危机说明,政府赤字时间越长,所支付的利息就越多,债务越滚越多。有一天,投资者可能醒悟,并得出结论:这些债务不可持续,美国政府支付的利息不过是“庞氏骗局”,美国政府将压低债务的价值,于是开始大规模抛售证券,力争在通货膨胀之前抛出所有的头寸,进而导致美元急剧贬值。从历史经验看,这一场景的发展并不是渐进式的,而是突变式的。

我们前面所说的竞争边界仍然存在,美欧币权竞争虽然会日趋激烈,但突破边界引发全面政治对抗的可能性还是较小。作为货币霸权国家,美国对唯一的竞争对手的一举一动都会加以关注。欧元区任何在欧洲之外建立有组织货币集团的尝试,都会引起美国的警惕。尤其是涉及美元的传统势力范围,比如拉美和东南亚地区。基于此,尽管很有诱惑力,欧洲最可能的是对自己的行为加以限制,避免与美国发生直接对抗。

总之,美元和欧元的竞争是相对温和的。在全球市场中,两者的竞争将持续激烈,双方都会竭力增强自己货币的吸引力。但在政府间关系层面,市场竞争这一“低政治”领域的竞争,尚不至于演变成“高政治”领域的外交对抗,主要是因为欧洲并不急于挑战美国。尽管双方意愿可能是好的,但错误计算的可能性总是不能排除的,欧洲在中东推广欧元有可能走得过远,在是否支持人民币国际化问题上,长远看也可能产生矛盾。币权竞争无疑将会持续,但双方都会竭力避免失控。最可能的是相互克制,限制地缘政治的紧张程度。

(刘明礼,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欧洲所副所长、研究员。) 

1 2 3 4 5 6 7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