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乾:印度和巴基斯坦加入上合组织的能源诉求与合作前景
2020年10月20日  |  来源:上海合作组织新观察  |  阅读量:4792

二、印度和巴基斯坦加入上合组织的能源合作需求

根据对印巴两国能源行业现状的分析看出,由于能源自给率低,经济发展又需要大量进口化石能源,使这两国都迫切需要通过国际合作保障能源供应安全。而印巴周边的上合组织成员国俄罗斯、中国和中亚国家,以及作为上合组织观察员国的伊朗和长期伙伴国土库曼斯坦,能够在资源、通道、投资和政策协调等方面与印巴进行对接。总体而言,印巴加入上合组织,可以促进油气资源供应的保障,在油气管道建设方面得到其他成员国的协助,在能源政策协调方面,也可以通过上合组织的平台进行进一步的交流和沟通。

1. 保障能源供应

上合组织成员国中的俄罗斯、哈萨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上合组织的观察员国伊朗,以及与上合组织及其成员国有传统友好关系的土库曼斯坦均是世界上重要的油气出口国;同为上合组织成员国的塔吉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则能够出口部分电力。由于能源资源丰富且地理位置更便利,上合组织中的大部分国家是地处南亚的印度和巴基斯坦理想的能源进口来源。但目前印巴传统的能源进口来源地主要还是中东国家,为了进一步保障能源供应安全,实现进口来源的多元化,印度和巴基斯坦自然而然将上合组织国家视为重要的潜在能源合作对象。

为保障国内能源供应,印度很早就开始进行海外油气项目投资。印度国有的ONGC Videsh是印度国家油气公司下属专门进行海外投资的子公司。该公司主要在俄罗斯、非洲(尼日利亚和苏丹)和拉美(委内瑞拉、哥伦比亚和厄瓜多尔)进行投资。由于同属新兴经济体和人口大国,印度的海外油气投资始终将中国石油公司视为对标对象。印度方面一直希望通过并购或者参股的方式进入中亚的油气上游项目,但在2005年的哈萨克斯坦PK项目和2012年的卡沙甘项目中,印度都未能战胜中国公司。印度方面认为,在与中国的竞争中,中国与中亚国家政府的关系更紧密,更能够得到当地国家石油公司的协助,这与中国很早就在上合组织框架内与中亚国家进行从安全到经贸的各领域合作密不可分。因此,上合组织被印度视为拉近与中亚国家关系的重要平台。一些印度学者认为,印度加入上合组织的主要任务之一就是推进上合组织能源俱乐部的建设,从而获得更多的资源保障。

相对于印度,巴基斯坦缺乏海外油气投资能力,更加注重油气和电力进口贸易。巴基斯坦一方面积极参与进口能源的大型项目,比如从中亚至阿富汗、巴基斯坦的CASA-1000输电项目和土库曼斯坦-阿富汗-巴基斯坦-印度(TAPI)天然气管道;另一方面同俄罗斯天然气工业公司和诺瓦泰克公司进行合作,积极采购俄罗斯的LNG,分散从中东进口LNG的风险,实现供应来源的多元化。

2. 建设能源项目

印度和巴基斯坦的能源工业均存在油气资源量和产量较少、国内能源基础设施设施薄弱、缺乏油气进口管道和亟待建设LNG终端、需要新建和改建炼油厂和发电厂等问题。这些问题都需要通过能源项目建设来解决。

目前印度和俄罗斯、巴基斯坦和印度都进行着大规模的能源投资合作。比如中资在巴基斯坦建设港口和发电站,以及在“中巴经济走廊”框架下的大量合作项目。俄罗斯在印度建设库丹库拉姆核电站,俄罗斯石油公司在印度投资炼油厂,以及印度参股俄罗斯的萨哈林一号项目和万科油田项目等。这些合作既是上合组织国家能源合作的典范,也为上合组织国家的能源合作增添了新的动力。

需要强调的是,能源项目的建设不仅需要资金,还需要资源、技术、组织管理能力等的综合配套。首先,上合组织国家内部不缺资源和市场,而且资源和市场能够进行有效的匹配。其次,资金金融方面,上合组织已经成立了自己的上合组织银行,加上中俄印共同参与成立的金砖国家银行、中国倡议成立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IIB),以及中国为落实“一带一路”投资而成立的丝路基金,完全能够为上合组织国家的能源合作提供稳定的资金保障。第三,俄罗斯、中国、印度等在油气勘探开发、炼油化工、核能技术、风电和光伏太阳能,以及节能和提高能效等方面拥有较为先进的技术和装备制造能力。第四,中国拥有强大的基础设施建设能力和大型工程的组织管理经验。因此,在上合组织框架下,完全可以实现多边的大型能源项目的建设投资。

从分布上看,这些能源项目不仅分布在资源国,也分布在需求国。印度和巴基斯坦不仅可以通过上合组织国家的能源合作保障能源供应,也可以实现本国能源工业的现代化,通过对炼油厂、发电厂和国内油气资源开发等项目的投资,进一步带动经济的发展。

3. 协调能源政策

能源政策的制定和实施是一个国家经济发展和能源安全的重要保障。由于能源禀赋的多样性,上合组织各国的能源政策既存在合作的空间,也存在较大的分歧。对于印巴两国,上合组织这个多边平台能够在能源政策协调上发挥更大的作用。

能源政策协调主要包括三个方面。首先是上合组织国家能源政策的竞争性问题。比如印度和中国同为油气进口大国和海外油气投资大国,存在很强的竞争性;又如巴基斯坦和印度,在油气进口通道上的合作受到两国外交关系对立的影响。其次是多边能源项目合作的问题。比如CASA-100项目和TAPI项目串起了上合组织的多个国家,而规划中的俄印油气管道可能经过中亚或者中国,这些涉及多国的能源项目不可能仅凭双边谈判进行。第三是一些涉及共同利益的全球或地区能源治理的问题。比如中印同为亚太地区的油气进口大国,在消除“亚洲溢价”,甚至建立亚太的能源进口国协调机制方面存在共同利益;又如俄罗斯、中亚和中国、南亚地区在多边能源合作中的供需平衡、技术标准、融资条件等。

可以认为,印度和巴基斯坦由于其能源政策的特殊性,以及这两国之间关系的问题,其加入上合组织后给上合组织国家的多边能源合作带来了更大的挑战。因此,上合组织能源俱乐部应该发挥更大的作用。一方面,在能源俱乐部仍作为无固定职能的非正式交流平台的条件下,应努力提高其在信息交流、商务谈判、政策沟通和学术研讨等方面的平台作用,搭建起上合组织各国,特别是同印巴这两个新成员的联系;另一方面,积极探讨能源俱乐部的未来前景,赋予其部分具体职能,以提升上合组织在全球能源供需平衡和全球能源治理中的作用。

三、印度和巴基斯坦的能源合作项目与前景

印巴两国正在实施多个能源合作项目,这些项目包括油气管道建设、LNG供应和终端建设等。这些项目旨在满足印巴的能源需求,对地区经济发展有重要的促进作用,但也受到地缘政治和地区安全形势的影响,部分项目进展缓慢。这些项目中,部分已经有上合组织成员国参与,部分有未来参与的可能。

1. 油气管道建设

目前印巴规划和已经付诸实施的油气进口管道主要有两条,分别为伊朗-巴基斯坦-印度天然气管道(IPI)和土库曼斯坦-阿富汗-巴基斯坦-印度(TAPI)天然气管道。

IPI管道,即从伊朗进口天然气,经巴基斯坦到达印度的管道。该管道的雏形是上世纪50年代就已经提出的“波斯管道”。到1989年,印度和伊朗提出伊朗-巴基斯坦-印度天然气管道计划构想,并获得三国政府的积极回应。伊朗和巴基斯坦1995年开始进行项目谈判并签署了初步协议,管道从伊朗南帕斯气田至巴基斯坦卡拉奇。1999年,伊朗与印度政府达成协议。此后各方还就天然气采购价格等问题分别达成了协议。按照规划,IPI项目设计运输能力为每年220亿立方米,可提高至550亿立方米,管道从伊朗气田出发,终点为印度德里,总长超过2000公里。但该管道的建设却始终缓慢。一方面,在美国制裁伊朗的背景下,印度2009年以购气价格和安全形势为由宣布退出项目;另一方面,巴基斯坦在管道建设上也受到美国压力,此外在资金、建设能力和国内安全形势方面也无法保障管道建设。伊朗目前已经建设完全了该管道伊朗境内段,正在极力呼吁巴基斯坦方面尽快完工。

TAPI管道总长为1814千米,起点为土库曼斯坦的复兴气田。TAPI管道土库曼斯坦境内长214千米;阿富汗境内长774千米,经过埃拉特省、法拉省、赫尔曼德、尼姆鲁兹省和坎大哈省;巴基斯坦境内长826千米,穿过俾路支省和旁遮普省;管道终点位于印度旁遮普州法齐尔卡区。TAPI天然气管道设计输气能力为每年330亿立方米。其中印巴各获得140亿立方米,阿富汗为50亿立方米。项目基础设施总造价为100亿美元。由于该管道能够绕过中俄分流中亚的天然气资源,受到美国的支持。亚洲开发银行和伊斯兰发展银行也为该项目提供融资咨询和贷款。目前,TAPI管道土库曼斯坦段已于2017年底动工建设,阿富汗段和巴基斯坦段在勘查筹建阶段。TAPI管道目前存在的主要问题首先是阿富汗和巴基斯坦的安全形势不稳定,当地没有足够的力量保障工程建设。此外,该项目面临一定的融资困难,并未获得足够的信贷支持,建设进展缓慢。

1 2 3 4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