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玉刚:中国是新兴全球体系的积极推动者和塑造者
2017年09月11日  |  来源:国际人民网  |  阅读量:13353



  当前,国际格局演变正进入关键阶段,新的国际政治经济秩序正在加速形成。由西方单方面主导的国际体系遭到严重冲击,共商共建的全球体系正成为新的时代潮流。中国是新兴全球体系的积极推动者和塑造者。

  冷战结束以来,国际关系发展进入深刻调整期,尤其是在进入冷战结束的第三个十年之后,调整和变化的速度加快,其影响越来越具有全局性和根本性。国际关系的变化与调整表明,现有国际体系难以反映国际力量对比的深刻变化,国际格局演变进入关键阶段,新的国际政治经济秩序加速构建。中国是新兴国际关系力量的重要组成部分,中国的持续发展以及中国提出的倡议和贡献的智慧与方案,积极深刻地影响着国际体系的转变和国际新秩序的构建。

西方主导的国际体系 遭遇严重冲击

  近代以来,西方长期主导国际体系发展。冷战结束一度被认为是西方的全面胜利,历史就此“终结”,美西方自由民主秩序“一统天下”。然而,事实上,“全面胜利”的时候往往也是危机开始的时候。20世纪90年代的民族冲突,以及进入21世纪后的恐怖主义威胁和全球金融危机暴露了西方主导的国际体系存在严重缺陷。与此同时,国际关系新因素在冷战结束后不断孕育并发展,越来越汇集成重要的变革性力量。

  经济是秩序的基础。进入21世纪以来,西方发达国家经济体逐步丧失作为世界经济增长动力引擎的地位,美国国内生产总值占全球的比重已从冷战结束后的30%多下降到目前的20%多。与之相比,新兴市场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比重不断提高,其国内生产总值占全球的比重已达到一半,对全球经济增长的贡献率则已超过80%。为西方世界经济中心地位提供理论支持的自由主义经济秩序,在推动冷战后的经济发展中失灵、失效,去管制、自由化等举措难以激发经济活力,无法对越来越脱离实体经济的资本市场形成有效管制。从过去二三十年的历史进程来看,西式的自由主义经济改革没有使发展中国家取得经济成功,反而导致东南亚、东欧、北非等地一些国家纷纷陷入经济危机。美利坚大学的阿米塔•阿查亚教授在其新作《美国世界秩序的终结》里指出,不仅美国霸权业已终结,美国领导的自由主义霸权秩序也走向了终结。

  经济实力地位的下降导致美国承担国际责任的意愿和能力明显下降。除地缘政治竞争外,美国对遏制气候变暖、国际减贫等推动全球性问题解决的参与和承诺明显动力不足,对国际多边机制的热情明显下降。2017年6月2日,美国总统特朗普认为,应对气候变化的《巴黎协定》有损美国就业,对美国不公平,遂宣布美国退出《巴黎协定》。特朗普宣布美国退出《巴黎协定》的决定,完全不讲作为世界最大经济体的国际责任,毫不掩饰美国利益至上。美国不仅对全球性的多边协议缺乏兴趣,而且对本来就是美国主导构建的小范围多边安排也已失去兴趣。当前,美国贸易保护主义抬头,国际主义明显淡化,对全球性议题和机制的热情明显消退。

  西方国家的国内秩序并没有因重心回归而理得更顺。相反,自2016年以来,西方政治中的“黑天鹅”事件频发,英国公投脱欧,毫无从政经历的特朗普赢得美国大选,法国大选极右势力迅速崛起,这些都属于西方政治运行正常条件下不应出现的情况。阿米塔•阿查亚指出,“特朗普的胜利让民主名誉扫地。”  国内政治和地区秩序都出了问题。西方政治出现的“黑天鹅”事件对其社会制度敲响了警钟。西方政治暴露的内在缺陷反映出,其对复杂现代社会的管理越来越不适应,随之流行起来的民粹主义、“后真相时代”等思潮反映了西方政治制度和政治驾驭能力的不足。

  地缘政治危机频发是国际关系变化加速的体现。近年来,中东北非等地区的一些国家都不同程度地爆发了动荡和危机。之所以如此,很多是由西方自由主义经济秩序所推动的政治经济转型造成的。一方面,西方自由主义秩序难以在当地生根;另一方面,原有的传统秩序在转变过程中已遭到破坏,社会失序,政治陷入混乱。外部势力进一步在这种秩序转变中插手干预,为了促成转变不惜制造事端,扩大事端,这当中暴露出的破坏性远远大于建构性。英国脱离欧盟也不亚于一场地缘政治震荡。它作为一个缩影暴露了欧洲在应对债务危机、难民危机和恐怖主义威胁等问题上存在深刻的内部分歧。

  从经济到政治,从国内到国际,失序成了西方新近讨论的一个主题词。 这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西方主导的秩序的失范已是很多人共同的看法。国际社会需要考虑如何管理国际体系的变革,以及建立怎样的既符合国际社会利益、又顺应历史发展趋势的国际体系。

1 2 3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