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玉刚:欧洲的方向性困惑与不确定性焦虑
2019年04月30日  |  来源:《人民论坛-学术前沿》2019年03期下  |  阅读量:16555


内容提要  

全球金融危机爆发以来,欧洲陷入了战后最为严重的危机。难民危机考验了欧洲自认为很重要的一系列价值。欧盟成员各国不但当前面临很多棘手挑战,对未来发展也很迷茫,不知方向所在。法德轴心未能提出激励大家勇于闯关的一体化深化方案。欧洲一体化下一步走向哪里,内部共识凝聚非常艰难,而分散化的挑战则越来越难以应对。欧盟与一些东欧成员国产生了价值上的根本性分歧,英国“脱欧”开启了逆欧洲一体化的模式,欧洲一体化的不确定性加剧。欧洲对外关系也面临多方考验,美国成了欧洲不确定性的一个重要来源。欧俄关系地缘竞争化,中东又成为大国竞逐的中心,欧洲在这两个地域都明显呈现战略能力不足。


参加完2019年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年会,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前副总裁朱民写了篇手札《在达沃斯20年从没见过达沃斯是如此焦虑和不安》,指出今年的会议普遍焦虑,整体情绪不安,“一切都在变化,四处弥漫着不确定性,2019年好像正孕育着什么,好像又不明确”。达沃斯可以说是欧洲情绪的晴雨表,当前的欧洲也深陷普遍的不安和焦虑,欧洲所熟悉的秩序和价值已荣光不再,自信流失,与此同时,对于未来会怎么样,应该朝什么方向走,欧洲很迷茫,不知所措。可以说欧洲陷入了二战结束以来最为严重的一次危机,虽然没有大的战争与动荡,也没有其他特别重大的事情发生,但总觉得处处不对劲,处处存在问题,同时又不确定问题的性质、根源,更不用说拿出解决问题的办法。这里,说欧洲当前面临的挑战是二战以来最为严重的并不为过,因为这次挑战是综合的,从内政到外交,从经济到社会,从制度到文化,无不陷入其中;还因为这次挑战让人觉得没有什么好的解决办法,找不到出路,似乎唯有等待各种利好因素一并出现,才能挺过这一难关。

纵观近些年来欧洲遇到的各种问题,非法移民、一体化、对外关系可以说是比较集中地反映了其面临的诸多挑战,它们表现出来的是某一方面的问题,但表面之下却与其他许多问题有关,也牵动了其他问题的爆发。


一、非法移民折射欧洲价值困惑

大规模非法移民涌入欧洲,给欧洲的应对、安置和处理带来了严重的挑战,这说明欧洲所信奉的价值观和治理模式并没有被认同,也没能取得原本所预期的效果,还连带引发了许多相关社会问题。

欧洲曾把自己界定为规范性力量(normative power),认为欧洲的力量来自于其吸引人的价值规范,与美国军事强权不同,吸引他国追随、效仿是欧洲力量发生作用的主要方式。不过,自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以来,欧洲引以为自豪的价值不仅没有照亮别人,反而点燃了自己。

1 2 3 4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