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利欧最新长文:中国大周期及其货币
2020年09月25日  |  来源:学习俱乐部  |  阅读量:81661

2013年以来,改善中国的债务管理,继续创新和发展技术。如图所示,中国现在在贸易、军事、创新和技术方面处于领先地位,而且中国在这些领域的相对实力正在迅速增长。尽管中国在世界市场上具有高度经济竞争力,但中国在这一领域的改善速度正在放缓。与此同时,在储备货币和金融中心方面,中国仍处于落后地位。

虽然这些指标具有广泛的指示性,但并不精确,因为这些力量都无法精确衡量。例如,就教育体系的力量而言,尽管我们的指数以相当快的速度上升,但它未能完全反映中国的相对进步,因为这一指标是由平均教育水平和总教育水平组成的。下面的表很好地说明了这一点,表中显示了这个索引中一些最重要的统计数据。如图所示,虽然中国的平均教育水平远低于美国的平均教育水平,但中国的高学历人口总数明显高于美国。

例如,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专业的大学毕业生总数大约是美国的三倍(见下表)。与此同时,我们有理由相信,中国教育的平均质量水平并不高,尤其是在大学阶段。例如,只有一所中国大学——清华大学(排名第36)进入了世界前50名,而美国有29所大学。这张图表列出一些指标,这些指标中,中国平均水平低于美国但总量高于美国,原因是中国的平均发展水平较低,中国的总人口是美国的四倍。这在很多统计数据中都有体现。这些力量的衡量只是泛指性的,而不是精确的。

1800至1949的衰退

简单讲,19世纪中国衰退始于a)中国最后一个封建王朝(清朝)走向腐朽与衰弱b)同时,英国和其他西方资本主义国家走向强大,并且使得本国资产阶级殖民主义者显著的控制了中国的经济活动c)同时,在大量债务无法按时偿付的情况下财政与货币体系失灵,大量印钞导致币值与债券价值迅速崩溃d)大量国内起义与内战相继爆发。[14] 当各种主要力量都开始相互导致衰退时,自1840年持续至1949年的猛烈的大周期衰退开始了。1945年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绝大多数外籍人士相继离开中国(除了香港与台湾),同时一场在中国大陆的内战最终决定了国内财富与权力的最终分配。

这一长达100多年的大衰退——在中国亦被称为“耻辱的世纪”——是一个由许多典型问题相互交织、逐渐自我导致化衰退并最终导致大周期衰退的经典案例。在这一经典的大周期衰退案例中,后续重新回归上升阶段来自新的领导人重新掌控局面,巩固权力,在继承先人成就后,开始构建新的后续发展所需的初始架构。

从更具体的角度看,在19世纪初,英属东印度公司和其他跨国商贩在巨额利润的诱惑下从中国进口茶叶、丝绸和陶瓷销售回国。但是,英国当时并无法提供任何中国需要的商品,因此只能用全球的通用货币银元来进行贸易。英国人原有的银元储备快速耗尽,并最终导致他们开始尝试从印度向中国走私鸦片以换取用于同清朝进行官方贸易的银元。清朝政府很快开始阻止鸦片走私,并导致了1839-1942年第一次鸦片战争。

在科技遥遥领先的英国海军面前,清朝军队溃败并被迫签订将当时中国主要贸易口岸(主要包括上海、广州和香港)交给英国和其他战胜国管辖的一些列条约,并最终导致清朝政府将北部一部分领土割让给沙俄,和现在被称作台湾的地区割让给日本。清政府向西方列强大规模举债以用于镇压内部叛乱,最终带来了大量的欠款与赔款。特别是b义和团运动(1901年中国人反抗西方列强的运动)为清政府带来了巨大的负债——约1.7万吨银元——需要清政府长达40年才能还清的债务。西方列强利用自身控制的口岸获取高额关税以保证清政府能偿还债务。在第一次鸦片战争后,清政府在极度缺乏金融资源的同时,耗尽财政储蓄以镇压频频出现的国内动乱。

当1)清朝政府缺乏领导力,2)金融资源严重不足,3)频繁的国内动乱严重削弱生产力、减少人口、消耗金融资源,4)对抗外部入侵的西方列强再度消耗金融资源并减少劳动力,5)经历一些破坏性巨大的自然灾害等因素同时出现并相互强化时,“耻辱的世纪”由此产生。

由此,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这段历史是如何塑造中国人的观念——例如,马列主义视资本主义为一种允许企业通过帝国主义追求利益最大化的体制(通过控制和压榨其他国家——正如英国和其他西方列强在中国的所作所为),满足资产阶级富人并压榨无产阶级劳动者。毕竟,在过去的100多年里,这真实的发生在中国;而且1935-1940年的世界也正处在“富有的资本家”同“穷苦的劳动者”之间的激烈对抗中。这种对于资本主义的看法同我个人的看法存在巨大差异,但二者都是正确的。因为我身处的资本主义制度给予了我和绝大部分我了解的人,包括全世界的移民在内,巨大的机遇——美国是一个公平也充满机遇的地方,一个人可以学习、贡献并获得无限制的回报。

我成长于一个工薪阶层家庭,并且一直欣赏并钦佩那些一同拼搏进取、创造价值的人以及那些同员工一起奋斗来实现个人理想并最终造福社会的创业者们。当我从个人视角和他人视角同时审视资本主义时,我意识到开放的思想和充分思考后产生的分歧是通往真理的必经之路。这驱使我去了解马克思主义,并让我从哲学的角度更好的理解其拥护者。

进入马克思列宁主义

我渴望从中国人的视角来看待马列主义,我意识到作为一个对经济学感兴趣的资本主义者,我需要更好地理解它。这促使我更仔细地研究它,改变了我对它的看法。如前所述,在我研究它之前,我假设马克思主义是一个功能失调的资源分配系统。在这个系统中,理论上“各尽所能,需求分配”,但由于缺乏创新和高效的激励机制,无法产生很多产出。我没有真正理解什么是辩证唯物主义,我没有意识到马克思是一个杰出的人,他的思想值得我们更好地理解。理解这种哲学很有吸引力的过程促使我更深入地研究马克思的著作。

马克思最重要的理论/体系是关于进化是如何发生的。这就是辩证唯物主义。“辩证”是指对立的事物如何结合在一起并产生变化,“唯物主义”是指一切事物都有一种物质的(即物理的)存在,并与其他事物以一种机械的方式相互作用。马克思鄙视那些与现实没有联系的理论,那些不能产生好的变化的理论。所以我想知道马克思,一个非常注重实践的人,认为哲学只能通过其产生的成功和失败来判断,用他的辩证唯物主义方法完善共产主义的运作方式。

简而言之,辩证唯物主义,即马克思的产生变化的体系,是一种观察事件演化,并通过观察和影响对立的矛盾来影响事件发展进程的方式。矛盾促使了斗争,当矛盾被解决,进步就出现了。马克思的意思是它适用于一切。在资本主义和共产主义的冲突中所体现的阶级之间的冲突和斗争,只是众多此类冲突中的一种。

到目前为止,这听起来对我来说是正确的——比如,1)矛盾/对立会产生斗争,而产生这些冲突、反思这些冲突并努力克服它们是一个进步的过程,并且2)“阶级”之间的斗争表现在资本主义和共产主义之间的冲突上。你们可能还记得,我认为冲突产生斗争,冲突和斗争产生进步,我认为阶级之间的冲突(即“有”和“没有”)是推动历史的三大最重要的力量之一。你会记得,研究历史之后我相信帝国兴衰背后的三股最强大的力量是1)货币/债务/资本市场周期,2)财富差距/机会/政治周期,和3)挑战现有力量的外部力量周期,这有点类似,不过我相信总共有17个重要因素。无论如何,我不认为马克思关于辩证唯物主义的这两点是错误的。

用他的话说,或者我的,在1930 - 45年期间这些力量都在下降/冲突阶段的周期里,导致世界各地的革命和战争,以及资本主义和共产主义这两大意识形态的冲突,从而形成了20世纪的格局。马克思所指的这些力量是影响中国的重要事物。正如往常一样,这些衰落的力量退出历史舞台,新的国内和世界秩序开始出现。更具体地说,这场外部战争于1945年结束,随后世界新秩序的建立,外国军队离开了中国大陆的大部分地区。然后,中国发生了内战,这场内战在1949年结束,并产生了一个新的国内秩序。假设你身处1900- 1949年,想象自己读马克思的著作。你会有所感悟。

1 2 3 4 5 6 7 8 9 10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