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明昊:特朗普若再次当选,加强版“美国优先”将如何影响中国?
2020年09月14日  |  来源:中美聚焦  |  阅读量:2877

从特朗普的演讲及其公布的第二任期施政要点文件看,加强版的“美国优先”将是其第二任期的核心政纲。特朗普猛烈抨击拜登在“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等问题上的立场,将拜登描述为“美国伟大的破坏者”。他誓言为美国民众创造数千万就业岗位,并使美国成为“制造业超级大国”。与2016年竞选时相比,特朗普在“中国议题”上的姿态变得更加强硬,将“攻击拜登”和“攻击中国”相互挂钩已经成为其核心竞选策略。 在近日举行的共和党全国代表大会上,特朗普正式接受总统候选人提名并发表演讲。虽然在白宫从事竞选性质的活动颇受争议,但特朗普仍力图用宏大场面和煽动性演讲获取美国选民的支持。近期民主党候选人拜登在民调支持率上对特朗普的领先幅度收窄,由于共和党支持者不愿在民调中公开政治倾向,所以民调数据或低估特朗普的实际支持率。显然,异常激烈的美国总统选战正在进入新的阶段,不能排除特朗普成功连任的可能性。

在长达一个多小时的提名演讲中,特朗普提及中国15次,并多次使用“中国病毒”这一恶意表述。特朗普称,拜登将美国人的工作外包给中国,支持中国加入WTO,从而给美国带来经济灾难。他指责拜登曾对中国的发展给予积极评价,并吹嘘自己对中国采取了“美国历史上最强硬、最大胆、最有力、最猛烈的行动”。他称,自己的议程是“美国制造”,拜登的议程则是“中国制造”,如果拜登当选总统,中国将会占有美国。

即便拜登在自己的提名演讲中没有直接提及特朗普的名字,但特朗普却毫不掩饰对拜登的敌意。特朗普试图用“社会主义”、“激进左翼”这样的字眼定义拜登和民主党,宣称“美国选民在两个政党、两种愿景、两套哲学或两个政治议程之间的选择从来没有这么清晰明确”。在美国政党政治如此极化的背景下,特朗普也将延续其针对中国的对抗和敌意。换言之,特朗普力图将“中国议题”武器化,以打赢在美国国内日益激烈的“意识形态内战”。

在第二任期,特朗普应会继续推动与中国的经济“脱钩”。在特朗普公布的第二任期十大施政要点中,“结束对中国的依赖”位列第三。这份文件称,要将100万个制造业岗位从中国移回美国;为回迁美国的企业提供减税优惠;向中国外包业务的公司将无法获得联邦政府的合同。

“脱钩”并不容易而且需要付出巨大成本。根据美国银行的研究,如果未来五年外国企业想要从中国撤出,将要承担1万亿美元的损失。特朗普政府第二任期或将采取分步骤的方式,重点推进药品和医疗设备、通讯电子设备、机器人、国防产品原材料等产业领域的美中“脱钩”,并利用回流基金、税收优惠、回迁费用抵扣等方式诱拉美国企业尽快迁出中国。

与此同时,特朗普政府也会采取特别关税等手段对那些不愿离开中国的美国企业加大施压威逼力度。实际上,中国美国商会近期调查显示,84%美企不愿撤离中国,38%企业将保持或增加对华投资。今年以来,埃克森美孚、霍尼韦尔、特斯拉、沃尔玛等美国公司都在扩大对华投资与合作。对此,特朗普政府将从那些承包联邦政府合同的美国企业入手,进一步利用政府资源这一杠杆调动美企在供应链产业链方面远离中国。这种做法将使白宫对中国政府干预经济的批评变得更加虚伪。

在技术竞争方面,特朗普政府也将加大对中国的压力。如果说过去四年白宫主要是从“防守”角度限制中国对先进技术的获取,未来如果特朗普连任,其将更加重视从“进攻”角度加码对华“技术冷战”。特朗普第二任期施政要点明确提出,将实现美国在月球建立永久性载人实验站并将人类送上火星,在5G和新一代无线网络技术方面赢得竞争,在提供清洁水和空气方面“继续引领世界”。特朗普在其提名演讲中重申了这些目标。

1 2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