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小涓:中国最有希望成为数字服务贸易大国
2020年09月10日  |  来源:《中国发展观察》  |  阅读量:1813

“数字服务贸易,是未来服务贸易最有前途的一部分。”全国人大常委、中国行政管理学会会长、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院长江小涓9月5日在2020年中国国际服务贸易交易会“服务贸易开放发展新趋势高峰论坛”上表示,数字服务贸易作为推动全球化的新动力,它会使商品贸易中的服务含量迅速增加,全球价值链中的服务部分迅速增加;使不可贸易的传统服务业转变为可贸易的数字服务业;它能创造出更多新的全球化的服务形态,这些服务形态在没有数字技术的时候是不存在的。

第一个层面,数字技术会使制造业贸易中的服务含量快速增加。江小涓以设备服务为例,以前出口一台大型设备到国外,我们就卖这台设备的价格;现在做设备出口,里边包含一定剂量的服务,利用这些服务可以做远程监控,做远程维修,当设备有闲置时间的时候还可以把数字设备匹配到其他需要的地方,这就是远程数字资产管理。所以我们在卖这台设备的时候,其中包含了多种多样的服务在里边,看上去是这台设备的贸易价值,其实里边的服务含量是持续增加的。再有,国内非常好的全球研发平台,可以把全球各种各样的设计人员聚集到平台上,当国内任何一家企业有设计研发需求的时候,就可以在平台上发布,然后迅速组织起全球资源来做研发。目前,大概有九类生产性服务贸易都可以搭载在商品贸易中向全球出口。所以,数字化会使全球商品贸易中间的服务含量迅速增加。

“数字贸易不仅使全球商品贸易中的服务含量增加,还会极大地促进全球产业链的安全性和稳定性。”江小涓说,生产性产业链中,某个关键环节的缺失可能导致整个产业链的断裂,但是生产性互联网平台的搭载,会把产业链变成产业的网链,当一个链条端点断裂时,平台可以通过智能化手段自动匹配可能的供应商或需求商,重新把链条迅速搭建起来,并迅速恢复产业链的稳定性。

第二个层面,传统服务业大多是不可贸易的,而数字技术可以让这一切发生巨变,并可提供全球性的线上服务。比如传统教育必须是现场教学,传统会议都是线下模式,传统体育要有运动场合等等。数字技术的介入,实现了全球教学、远程会议、智能体育,可以在任何地方搭建平台,将全球各地的参与者联系在一起。

第三个层面,就是有些服务原本是没有的,有了数字技术后,这种服务贸易出现了,而且它天生就是全球化的。一类是类似于现在大家都知道的淘宝、京东这样一些平台,但那是消费者平台,现在出现了面向全球生产者服务的平台,比如猪八戒网。在数字技术的支持下,这种面向全球生产者和消费者的服务平台成本低、规模大,而且它提供服务的速度和多样性都是传统服务无法比拟的。这种天生的全球性的网络平台,也会大大增加服务贸易的数量。

“中国最有希望成为数字服务贸易的大国、强国,因为中国在数字服务贸易中有突出的优势。”江小涓指出,一是中国拥有庞大的人口规模,接入互联网的人数远超过任何一个国家,数字服务业在国内市场就能同时获得规模经济和竞争效应的双重优势;二是拥有一大批竞争力强的企业,这些企业基本都是全球有名的大型数字企业,有这样的企业做基础,再加上不断地创新,一定会带动大量服务贸易的出口;三是有强大的产业基础,在全球非常有竞争力的制造业加上数字技术,再加上大量的服务贸易,就会带来很大的增长空间;四是中国具备支撑大的生产者数字平台和消费者数字平台的能力,庞大的制造业加上庞大的客户群使得这个平台能够迅速发展而且多样化地存在。

“过去的40年,我们的制造业得益于全球化,成为全球有竞争力的产业。今后我们的数字服务贸易一定是全球最具竞争力的产业,我对这一点毫不怀疑,充满了信心。”江小涓说,中国愿与世界各国携手,共同完善和发展数字贸易国际规则体系,为全球服务贸易大发展作出更大的贡献。

“服务贸易开放发展新趋势高峰论坛”由商务部、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和北京市人民政府共同主办,国研智库承办。

江小涓,全国人大常委、中国行政管理学会会长、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院长。)

回到顶部